韩国女权运动影响韩国总统选举结果兼论尹锡悦对华态度让人很讶异

2022-03-16 13:15:45  阅读 1663 次 评论 0 条

wangshangtupian.png

最新一轮韩国总统选举结束,在野党候选人尹锡悦获胜,这人看履历是个纯精英,富二代出身汉城大学法学院毕业,从地方检察官一路做到韩国总检察长,2021年才正式从政,现在不到半年就当上了总统。


尹锡悦获胜的一大助力,就是通过各种貌似亲民而且“反政治正确”的言论,获得了大量年轻选民的选票。在网上可以找到他的很多暴论,被韩国人称为“韩国特朗普”。


其实这人是个人精,非常善于通过自我表现吸引眼球,上台以后的政策很可能和竞选的时候有很大区别。

 

他当选之后,有的媒体说他能赢李在明那么一点,主要就赢在通过反女权获得了很多年轻韩国男性支持,顺便这段时间俄乌战争开打,整个俄罗斯周围的国家亲美情绪爆棚,他又是个铁杆亲美分子,所以占了0.73%的优势。


我上篇讲的是俄乌战争对他的影响,这篇讲女权主义在韩国是一种什么状态。

 

如果不了解韩国男女对立的程度,很容易让人觉得这两个候选人没正事干吗?,都无聊到这种份上了,反女权都拿出来公开说?


原因就是韩国的女权运动,和他们的很多东西一样,疯狂内卷到了一种邪教的地步。闹出了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不但在韩国男性中,连带大量韩国女性,也被弄得身心俱疲,烦的不是一星半点。

 

1

 韩国女权有多夸张


作为一个东亚国家,韩国的保守程度和社会等级制度,比起中日都要森严得多。可以说,韩国到现在,基本还是个父系社会。


各种不平等的程度非常高,不但男女不平等,不同年龄地位之间的男性不平等也非常严重。以前看韩剧,对于动不动“前辈”、“同届”、“学长”相互称呼,一开始只是觉得比较讲究,后来发现在职场大学等地方,韩国论资排辈比日本还严重。高级别和年资对下属和后辈公开的欺压,这种情况下,韩国女性作为弱势群体,不平等的程度可想而知。


在韩国传统文化中,家里女儿会从长辈那里拿到一种叫“银妆刀”的装饰品,是一把银子小刀,说起来是遇到坏人就拿刀自卫,以此来捍卫贞操。不过柔弱女子面对有恶意的男性,一把小刀的作用能有多大?所谓捍卫贞操,就是拿来让女性自杀的。

 

不过最近几十年情况有好转,韩国发展的速度非常快。随着经济发展,韩国的男性劳动力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严重不足。


而且韩国的经济也转向技术和资金密集型,加上教育普及,既然不去工厂干苦力,男女之间在工作上已经没啥差别,女性可以做的工作越来越多。从90年代后期,随着女性收入增加,韩国女性的地位快速增长。

 

虽说女性地位提高,但是韩国到底还是男性主导,很多男性嘴上虽然不说,实际认为女性只能在工作上起辅助作用,“女人专业还是在家里”,这是上世纪末很多韩国男性的想法。


韩国女性在升职加薪等等方面,总是会被同样能力的男性超越,一个两个这样还好说,大量出现这种问题,难免就让人不满。于是争取女性权益的行动在韩国兴起。


也就是传统所谓的女权运动。目的是在职场获得和男性同样的工作回报。如果是家庭主妇,也要求自己的劳动得到尊重。在一开始,这种女权运动在全韩国中上层得到了一致支持。

 

但是事情慢慢就起了变化,韩国女权在二三十年中,出现了严重的极端化倾向。各种牛鬼蛇神都打着维护女权的旗号,在韩国到处活动。


这些组织为了吸引民众,开始了一场快速的死亡内卷。


比如一开始要求同工同酬,然后有人说女性照顾家庭,所以需要给予更多的优待。接着又有人说女性照顾家庭不是天经地义的,宣传男女在家庭里的工作要平等。再然后又说男性依靠天然的强力地位压迫女性,女性要站起来就要团结起来,和所有歧视女性的男人做斗争。然后斗争对象又扩展到所有男性……


就这么跟叠BUFF一样,参与进来的人一个一个比着喊口号,喊得也越来越离谱。斗争范围越来越大,斗争手段越来越激烈。从要求平权,到贬低男性,再到打击男性,最后到了武力对抗的地步。

 

到近年,这场内卷大戏的赢家出现了:一个叫做Megalia的网站。


搞笑的是这事起因是韩国一群男的围攻两个拜金女,女性们为了反击,成立了这个网站,这个网站的思路是加倍反击“厌女症”,然后在“厌男”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这个网站如何描述呢,简单说,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号召韩国女性,一起团结起来干掉韩国男性(物理上的那种干掉)。当然这个目标太远大,暂时还做不到,于是退而求其次,号召韩国女性和男性进行比较不激烈的斗争。


当然他们说的不激烈是自己认为的,在我看来有点吓人。比如积极推广堕胎男婴,在街上公开辱骂路过的所有男性,无故地殴打小男孩,偷拍男性的裸照发到网上,故意诬陷公共场合男性性骚扰,对于认为反女权的人进行骚扰围攻等等。


韩国多次出现了女性控告男性上司或者老板性骚扰,男女双方各执一词都没有其他证据,本着保护弱者的原则,这种情况大多都是男性被认定过错,最少也要三个月的拘役。这种事情发生后,多数人都同情女性,认为这男的有意借着两人独处下手。


但是事后在Megalia这种网站上,出现不知真假的当事女性描述自己如何“打败自以为是的男人”,并把躲过警察盘问的具体细节陈述出来,供别人有样学样。这种情况可就要命了。


此外创新地搞出来了这个手势,到处比划,就算没有右边的文字,大概也猜出来啥意思了吧,当然了,咱们网络上有类似“金针菇”的表述,其实一脉相承:



绝大部分韩国男性觉得这个手势有侮辱性。


这也招致了大量男性反击,一些巨无聊的话题上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2

 韩国男权的反击


随着韩国女权的极端化,韩国男性也开始变得更极端,可能反过来也对,最早确实是男性欺压女性,后来相互加码,现在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


说起来,日本也发生过女权运动,那是日本经济大爆发的80年代早期。也是一地鸡毛,各种现在看起来不靠谱,不过当时经济过热,日本人都疯了。怎么折腾都无所谓,韩国女权早期的各种招数,也都是从日本学来的。


那时的日本女性最早提出“生育自由”。把婚姻定义为对女性的压迫,认为如果不用结婚,不用生孩子,女性能有更有价值的人生。然后在职场上控告性骚扰的大量增加,使得日本的办公室环境紧张。


日本以前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男权国家,一开始仗着女性不敢声张,职场里充斥满了各种性骚扰和欺压,直到后来女性勇敢地起来反抗,差不多类似美国的“Metoo运动”,也就是一个女的控告一个男的对她性骚扰,然后其他有过类似经历的女性一起揭发他,这人轻则身败名裂,重则锒铛入狱。


这本来是好事,不过后来慢慢开始往歪路上发展,日本发生了几次举报,后来被证实是诬告,因为电梯里有摄像头或者某个犄角旮旯有摄像头,无意中替男性解围了,不过绝大部分这类案件既无法证实也没法证伪,社会整体还是偏向女性的。


由于担心被举报,有男性拒绝与女同事坐在一起办公。上司也尽量避免和女下属单独在一起,有的公司宁可多花钱只雇佣男员工,不然一旦被投诉可能在公司就混不下去了。

 

但是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破灭,日本的女权还在,但是女权运动的对立面:日本男性躺平了。宅男一族出现,斗争对象都没了,玩玩游戏看看漫画电视日子也就过下去了,连门都懒的出,认识的女性基本除了家人就是“二次元老婆”。每周和人说十句话就算交际热烈了。


日本女性躺平的程度也向男性看齐,各种日剧和番剧里宅女与日俱增。还有腐女这玩意就是从日本搞出来的,具体是啥我就不描述了,说太具体容易过不了审。

 

不过韩国的情况不一样,日本女权最严重的时候,也就同时交往四个男朋友:一个负责帮忙打车(经济过热时期日本打车属于技术活),一个负责请客吃饭,另一个负责购物消费,还有一个真爱用来结婚(城里人就是会玩)。所谓“车夫、饭票、ATM还有本命”。按照现在看也就是海王,虽然渣了点,但还只是道德层面。

 

不过韩国极端女权,一下子就走到了日本女权无论如何也没达到的高度,发展没多久就嚷嚷要消灭男性,至少消灭一部分,把有八块腹肌人鱼线的长腿欧巴留着,等到他长出啤酒肚开始秃头就消灭。


当然了,上文讲了,韩国这种极度父权的社会,产生这种极端女权也正常,没有奇怪土壤长不出奇怪植物。


多数的普通韩国女性,真的没劲在日常工作生活之外,闲的没事把啥都放男女权上,也没有为了争取女权,一辈子不结婚的付出精神。


同时有一些比较上头的女权人士,真的把和男性斗争当成了个正经事,甚至是人生第一要务。不但把所有韩国男性认为敌人,还把不支持她们的韩国女性认作更可恨的敌人,各种奇葩恶毒的外号都扣上去。


并且也作为自己的打击目标。比如在街上攻击单独带着男孩的妈妈(一般爸爸在边上不敢上,估计怕挨打),以辱骂和泼东西为主;或者在卖母婴用品婚庆用品和童装的商家门口抗议;或者在妇产医院外辱骂孕妇(挑单身来的才敢骂);在婚介和相亲的网站恶意留言,对求祝福的新婚夫妇或者宝爸宝妈留言攻击。


当然了,这只是一部分魔幻现实,很多不敢写,担心没法过审。

 

这种行为,在性质上,基本和ISIS有的一比了。以至于韩国很多人认为,韩国的极端女权已经明显的邪教化和极端主义化了。曾经有Megalia用户说要在韩国最大的妇产医院放火,警察在医院呆了几天,累了个半死啥事都没发生。


于是韩国男性也聚集了起来,目的就是反女权运动,打出来的口号是“平权运动”,以男女平等作为大旗。


如果说日本宅男的行为是“躺平”,韩国男性的搞法可以说是“摆烂”了。当韩国女性提出生孩子男女都要负责,韩国男表示赞同,并同时提出,服兵役也不应该只是男性的事,男女一切平等。


当韩国女性约男性出去吃饭,韩国男性就要求饭钱AA,女性质疑时,男性就以男女平等回答。还有公司组织出游,男员工把行李平均分,让女员工背着和自己一样的登山包爬山。


在这之外,韩国男性反女权还到处主动出击,东京奥运会一位韩国女射箭运动员安山,一人三块奥运金牌,居然因为留短发被网暴,骂她是女权。安山解释自己觉得长头发影响比赛,扎了辫子也不舒服干脆剪了,一再表示自己不是女权,依然被追骂的不再说话了。这种事中国人很难理解,觉得你们至于吗?


韩国人觉得很至于,反正上网骂人又不用负责,于是奥运冠军就这样被无限制网暴。


他们这种行为,无疑又加重了韩国女权锤他们的激情,双方打得难解难分。

 

在正常人看来,这基本就是两伙神经病,然后聚集在了一个叫韩国的地方,一时间斗的棋逢对手。不过手段都是互相泼大粪,让看的人实在提不起兴致。

 

3

 为啥会这样呢?


有人总结韩国这个国家性质:一个三座大山压着的半殖民地国家。


所谓三座大山:第一当然是美国爸爸,七十年下来,美国已经是如同空气一般在韩国无处不在。美国基本就是韩国的皇帝,从武装力量开始,美国人主导韩国的一切。有人说日本战败之后就是美国的儿子,韩国比日本还低一辈。


第二是韩国的官僚体系,这里要说明一下,就是韩国政府本质是为美国管理这个国家的,日韩其实本质类似于“罗马帝国的边疆行省”,有很大的自主权,不过关键问题上一定要服从罗马。


美国在韩国建立了一套稳固的官僚体系,各层级的专业官僚管理国家,这些人形成一个遍布全国的大网,把韩国牢牢控制住。从李承晚到尹锡悦,不管是政变上台的独裁朴正熙,还是“民族斗士”出生的金大中,都是获得官僚体系和美国的同意,才能有资格参加选举的。


其实日本也差不多,日本也是大藏省官僚主导的中央指令型市场经济。


第三个是财阀,因为他们最弱,所以一般人才能够接触到他们,觉得财阀掌握了韩国,而且世界上有两个财阀,中国网络上的财阀和真实财阀。


其实韩国财阀最早来自政府的有意支持,政府让他们合并成巨无霸提高竞争力,到现在不要说和美国爸爸比,官僚体系面前财阀也是渣渣。


所以文在寅上台之后,总统作为六年里官僚体系的最高代表,三星老板李在镕因为被盯上,被抓进去吃了大半年牢饭,在牢里多次认错,表示认怂,最近好像又要进去了。当时办理这个案子的,就是现在的总统尹锡悦。


上篇文章说了,这个尹锡悦本来是和文在寅一伙的,把两个韩国右翼总统送进牢里,又把好几个财阀大佬整的苦不堪言,后来又投靠了右翼,现在当上了总统,所以很多人说的什么财阀控制韩国就是扯淡。

 

说到底,争取女权的大多都是普通人,反女权的男性也都是普通人。之所以极端化,还是源自经济发展减速以及上升通道的狭窄。


面对这种情况,正确的办法是往上看,三座大山如何压迫韩国人的,如果搬开他们会不会让大家喘口气。

 

但是统治阶级是不允许这样的,通过引导,原本女性谋求平等的待遇和福利的女权,变成了向男性发起挑战。而且挑战的不是占了社会大多数财富的三座大山,而是和这些女性一样的普通男性。


对于韩国男性来说,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自己本来日子都不好过,还冒出一群女权说自己“压迫女性”,自己能压迫哪个啊?于是两边就杠起来了。

 

真正占有社会财富大多数的上层,看着普通人互撕。估计不但觉得可笑,而且觉得可悲。


 

就好象大火的《鱿鱼游戏》一样,一群底层男女老少互相杀戮,看不到脸的工具人在维持次序,上层戴着面具的人一边看一边笑,嘴角是鄙夷的冷笑,还有血一般的红酒。


4

 尾声


也正是因为这种严重的性别对立,所以在大选中反复被利用。


现在当选的那个尹锡悦,他还是韩国检查总长的时候,曾经说过韩国有女权主义者,依靠《性暴力处罚法》中对女性的保护,有意诬陷男性,以性骚扰控告对方。这种控告一旦发生,传统上都会支持女性,一旦被诬陷男方很难辩解。而女性即使被抓住把柄,在法律上也难以处罚。


所以在竞选的时候,公开表示自己要在《性暴力处罚法》中设诬告罪,因为他认为大量女性在投诉男性骚扰,本质是没有成本,要拉高成本来遏制诬告。


此外在1 月 7 日,尹锡悦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布一则消息,主张废除保护女性权益的女性家族部,竟然针对两性问题专门设了一个部,韩国估计是仅此一例吧。也正是因为反女权激情高涨,尹锡悦宣布后支持率明显大涨。


李在明本来也反女权,但是他和文在寅一个党,文在寅是强烈支持女权的,导致他的力度不太行。

大选的时候一群韩国年轻人这几年反女权反成条件反射了,这次果断选了那个反女权最冲动的尹锡悦。

大选结束后一看具体纲领,发现“极右翼”的尹锡悦竟然支持有私有化公立医院,公共交通私有化,要放开加班管制,让资本家尽情剥削大家,尹锡悦觉得这样才能促进经济发展。工作时长上限放松到120个小时,要知道,一周总共才168个小时。韩国议员说,二战时,德国集中营的尤太人工作一周才98小时,咱们定为120是不是有点多?

不过极右翼的人觉得这个时长并不多,毕竟朴正熙时代的韩国是怎么崛起的?靠的就是除了睡觉就干活的“铁血精神”,现在大韩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确实是这么说的,尹锡悦觉得韩国已经到了生死边缘),还考虑啥工作时长?比集中营的犹太人辛苦一些有问题吗?

现在不少人选完尹锡悦后很快就后悔了,又请愿重新选一次,不过显然是不可能的。

文末还是要说一句,女权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只是不要极端成韩国女权那样就行。(来源:九边公众号)

本文地址:https://www.tangboke.cn/post/304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李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