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联解体到俄罗斯周围都是敌人这个国家底经历了些啥?

2021-12-20 09:48:37  阅读 992 次 评论 0 条

wangshangtupian.png

后台不少消息让我解释下为啥美国一直跟苏联过不去,苏联都成那样了,GDP还赶不上一个广东省,美国怎么就死活不放手?正好这个话题之前写过,这次大改了一下,稍后可能会做成视频。


今天就讲下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那段历史,给大家解释下俄国的那次战略重心的调整。

1

 为什么是普京


咱们从1999年开始说,因为在1999年之前的俄罗斯一直不太正常。


1999年的普京似乎没太想明白,自己一个圣彼得堡市长,怎么就成了俄国总统热门候选人。


我们在上篇分析过苏联解体,到了1999年,整个俄国基本可以分成这么几支力量:


首先是西方派,也叫自由派,也就是跟西方打得火热,羡慕西方先进科学文化,希望俄国也能跟西方一样,主要包括俄国经济寡头和知识分子们。


图片


寡头们在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私有化中赚的盆满钵满,属于俄国激进改革少数受益人,所以他们非常希望俄罗斯继续西化下去,最好能把法律也确立起来。


这个不复杂,如果俄国成了法治社会,保护私有财产,那他们这些抢劫来的财富就可以一直持有下去,如果一直维持之前的状态,他们这帮强盗迟早会被其他强盗给抢了。

再者,强盗完成了原始积累,最希望的就是制定规则,今后别人再没法走自己这条路。而且希望用规则把自己保护起来,这样就可以免于清算。所以他们非常希望俄国继续深度西化。


知识分子就不说了,在1999年,很多知识分子脑子已经彻底被西方给征服了,以为跟着西方混,人家就会收留下俄罗斯,然后让俄罗斯跟西方一样富有。


奇怪的是,叶利钦本人也是西方派,他和西方打得火热,西方对叶利钦无限的夸奖,不过众所周知,西方扯开嗓子夸某个国家的领导人,这个国家大概率会倒霉。


其次是他们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们,这些人主要是前苏联遗留下来的官僚们,还有类似索尔仁尼琴那样的大喷子,这些人对西方充满警惕,他们怀疑西方不安好心,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担心俄罗斯按照西方智库给的方案走会掉坑里。


对,你没看错,索尔仁尼琴就是写《古拉格群岛》那个,在苏联时代啥都不干,整天变着花样骂苏联,苏联解体后他激情澎湃的骂美国和西方,认为自由主义是这个星球上最垃圾的东西,连苏联都不如,毕竟苏联还有个优点是寿命短。


再次是俄罗斯的强力部门,军方和克格勃这两伙人。俄国和美国差不多,美国是军工复合体,军人和金融寡头在政府里话语权很重,所以他们自己说自己是军队保护着的银行。


同样的,俄国就是一个官僚和军工的复合体,这两伙人的话语权也非常重,苏联后期克格勃头子一度频繁担任苏联领导人就是明证。这伙人有个专业的名称,叫“silovik”,字面意思是“强人”,一般特指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这玩意就是克格勃的衍生品),内务部等特务部门出身的高官。


最后一拨力量,最重要却也是最无关紧要的一帮人,也就是俄罗斯刁民们,几乎没人管他们,但是他们却有最终的决定权,非常暴躁,惹怒了可是要屠掉沙俄13万贵族枪毙沙皇全家,军队弹压都不好使,毕竟军队也来自人民,第一个站出来闹事的就是军队。


所以在1999年,叶利钦经历了10年来的各种艰辛后,身心俱疲,准备退休不干了,退休前不得找个接班人嘛,毕竟他的第二任任期还没满。


能接任总统的候选人很多,但是能同时被上述四方势力同时接纳的,只有普大一个。


西方派一直把他当自己人,因为他就是那伙人给提拔的,七寡头之一的别佐列夫斯基当初力荐普京,普京才从一个圣彼得堡地方官员直接进了中央,而且正是別佐列夫把普京拉入了叶利钦的小圈子,他们几个平时聚在一起喝伏特加看二人转,关系好的不得了。


叶利钦自己也看上了普京,也是因为普京是自己一手提拔,而且普京这人非常看重“忠诚”,之前顶着压力出手救过自己的恩师,所以叶利钦觉得普京将来应该不会反攻倒算。这个倒是真的,他们克格勃在这方面非常讲究,大家注意下,现在在俄国蹦跶的很凶的那个美女候选人,也是普京恩师的闺女,一度甚至鼓吹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要是别人像她那样折腾,早就。。。。不多说了,你们都懂。



俄罗斯的民族主义者们也能接受普京,因为普京自己就是俄国官僚出身,担任过圣彼得堡市的市长,官僚们觉得普京是自己人,尤其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经济最好的地区,那里是普京发迹的地方,那里的官僚们更是无条件支持普京。


在普京执政后,大批圣彼得堡的官僚得到了提拔,比如当初的圣彼得堡副市长办公室主任的谢钦(副市长就是普京自己),到现在都是俄罗斯最炙手可热数一数二的大红人。



此外军方和克格勃,他们也认为普京是自己人,毕竟普京有漫长的克格勃间谍的生涯,普京执政后,大批的前克格勃特务进入了权力核心,也就是我们上文说的silovik。


最重要的是,俄罗斯的人民也认可普京,俄罗斯那十年点太背了,一直在走下坡路,诸事不顺,但是担任总理的普京还是顶着巨大压力咬着牙在车臣打赢了一场反分裂战争,尽管代价巨大,并且一屁股麻烦,但是俄罗斯人认为也勉强能接受,大家都觉得车臣就是俄国最后的边疆,一步不退,打死也不退,谁能保住车臣谁就能得到俄罗斯人民的支持。


所以多方妥协下,1999年12月31日,身心俱疲的叶利钦宣布不干了,让当时担任总理的普京接任自己。普京在上台当天签署了第一个总统令,永久赦免了叶利钦家族,并且表示永不追责,然后他入住克里姆林宫,俄罗斯历史上的新篇章也就开始了。



2

 一切向西方靠拢 


刚上台的普京准备怎么经营俄罗斯呢?


对,向西方靠拢,加入西方幸福温暖的大家庭。这个政策其实也不是普京定的,当初西方忽悠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们摧毁苏联,条件之一就是今后带着俄罗斯奔小康,从戈尔巴乔夫到叶利钦,都深信这一点,普京一开始也相信。


2000年到2002年是普京和西方的蜜月期,打得火热。


比如他和英国首相布莱尔,法国希拉克,德国西罗德都打的火热,有事没事去找那哥几个下馆子,更重要的是,经过他的不懈努力,他和小布什的私人关系特别好。


众所周知,小布什是一个知名神棍,应该是美国总统里最迷信的一个,尽管美国历任总统除了特朗普和奥巴马,都有信仰,据说奥巴马信仰伊斯兰,因为他爹信仰伊斯兰。

特朗普本来什么都不信只信钱,后来为了拉选票,天天跟福音派搞在一起,啥是福音派?就是新教里的一支,把耶稣当理财经理的一个教,教徒们捐款的原因是觉得多捐就能多赚,这么一伙人,跟川普气质很搭,所以叫来玩个“白宫降神”也就很正常了:



普京刚上台那会儿,为了和信神的小布什打好关系,下了不少功夫,他俩第一次在斯洛文尼亚见面那会儿,作为一个共产党、前克格勃,竟然从怀中掏出一个十字架,还说了一个不知真假的小故事,说是这玩意是普京妈的最爱,曾经拿到耶路撒冷耶稣墓前开过光,后来普京他家失火了,从废墟里只找到了这个十字架,然后拿给小布什看。小布什非常感动,当场就表示,“总统先生,我可以叫你弗拉基米尔吗?”


这句话中国人自然很难理解,翻译成中国人能理解的方式,就是 : 布什问普京“我可以叫你京京吗?”大概就是这么个感觉,场面一度非常感人。


图片


普京见完布什后,又去找英国首相布莱尔,和布莱尔相谈甚欢,布莱尔表达了西方欢迎俄罗斯加入的愉快心情,也表示要帮助俄罗斯尽快恢复经济,甚至表示要撮合英国最大的石油公司去俄国投资,普京非常高兴,觉得人生一帆风顺。近二十年前的普京还很年轻,略腼腆,站的笔直。



随后又去找了德国人,德国人首先表达了对两德合并时苏联未加干预的感激之情,同时也表示要尽快推动俄罗斯加入北约。


对,你没听错,俄罗斯当时正在计划加入北约,彻底倒向西方,西方也表达了对斯拉夫野生兄弟的欢迎之情。


随后美国发生了众所周知的恐怖袭击,也就是“911”,美国很快就认定是阿富汗干的,要去修理阿富汗,但是大家看地图就知道,说是那么说,做起来麻烦一大堆。大家看图:



美国需要远渡重洋,到了阿拉伯海之后离阿富汗还有一大截,需要到阿富汗的邻居那里找个基地。


阿富汗周围那几个国家除了巴基斯坦跟美国关系还不错,其他的,比如伊朗,还有那几个斯坦,都很讨厌美国,反而跟俄罗斯关系不错。


小布什他们正在愁怎么解决,普京跳出来,自告奋勇说是要去说服那几个斯坦,因为历史上他们几个都是俄国的附庸,罗曼诺夫宫廷一般把那几个货统称为突厥斯坦。


这事遭到了俄国政府高层的一致反对,尤其是军方和克格勃他们那伙人,他们天生仇美,觉得这事根本没必要管。


为此,普京把这几个不服的拉去他在索契山峰顶上的别墅里单练,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说服他们帮助美国人,把塔吉克斯坦的几个机场租给美国用于轰炸阿富汗。此时美俄的关系达到了历史新巅峰,仅次于“二战”中他俩同仇敌忾一起对抗纳粹。


不仅如此,普京还关闭了两个苏联时期的海外军事设施,分别是位于越南和古巴的两个侦听站,这两国国家都一度让美国痛苦不堪,普京这样做,示好的诚意一览无余,美国人也表示收到了俄国人的诚意,石油大亨出身的小布什把普京叫到自己在德克萨斯州豪华的家族农场里,随后普京要求小布什夫妇去他们在圣彼得堡的家里,一起观看俄罗斯人传统保留节目《胡桃夹子》。

图片


一切都其乐融融,眼瞅俄国真要加入西方了,那个时候某东方大国正在和俄国谈天然气协议,这事优先级自然低的不得了,俄罗斯也心不在焉,谈不成也正常。

3

 天边的阴霾


俄罗斯一直都不太明白,为啥西方总要针对它,刚刚在酒吧就着腌黄瓜喝啤酒,一回头针对俄罗斯的各种举措就上来了。


比如正当普京和西方领导人谈笑风生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北约已经把前苏联的几个小伙伴拉入了伙。

这就很奇怪,连普京都很懵逼,苏联已经没了,俄罗斯对美国步步退让,西方为啥那样对俄罗斯?

这事其实也不能怪小布什。其实无论是小布什,还是他之前的克林顿,对俄罗斯都主张“怀柔”,也就是用合作来代替对抗。

但是美国并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事实上我们总说“美国想xxx”,其实美国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各种势力集团的总和,里边分着好几伙人,各自代表着不同的利益集团。

后来克林顿自己说,整个美国政府里,只有他一个人想跟俄罗斯搞好关系,他认为俄罗斯对美国已经没了威胁,双方合作的利益大于交恶。

但是问题是其他人不这么认为,德州的能源巨头们觉得俄罗斯跟他们在竞争,军方的军头们觉得没了俄罗斯这个敌人今后他们跟谁玩?军费预算怎么申请?情报部门的高管都是冷战期间苏联问题专家,和俄罗斯握手言和了他们今后去忙啥?军火商最讨厌的就是俄罗斯,因为俄国也是个大军火商。这些人在美国有个响亮的名字,“新保守派”,这伙人到现在势力依旧很大。

看出来了吧,美苏争霸半个世纪,养活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阶层。

所以就在小布什和普京在那里各种把手言欢的时候,美国国内正在搞一次思想上的拨乱反正,核心思想就是批判克林顿的“绥靖政策”,认为克林顿脑子有问题,纵容俄罗斯,堪比纵容希特勒的英国首相张伯伦。

不仅如此,美国国内的媒体开始大面积散布各种关于俄罗斯的劣迹,把普京描述成了一个新沙皇,老百姓对俄国日益反感,觉得俄罗斯这个国家根本不可能民主,小布什已经身不由己了,只能跟大家一起对俄强硬,并且出台了一系列限制俄国的政策,比如把导弹防御系统部署到俄国眼皮底下,策反前苏联的加盟国等等。

其实小布什自己怎么会不知道,美国挑选朋友从不看对方民不民主,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美国的好基友得少一半,而且第一个就要跟沙特绝交。不过他已经身不由己了,不仅对俄越来越强硬,指责俄国假民主,还跑去格鲁吉亚鼓动当地脱离俄罗斯。

而且欧美知识分子阶层对俄国也很警惕,他们觉得,从“五十年”这个时间长度上去看俄罗斯,越看越惊心。


俄熊一直都那样,今天被打趴下,缩回北极去冬眠,一段时间没留意,一回头发现这货已经大到离谱完全失控了。


2001年美国外交杂志有篇文章就非常有说服力,作者说:


拿破仑战争前俄国一直都是个三流角色,但是在击败拿破仑之后一下子成了欧洲一极。


随后疯狂扩张,直到在克里米亚被英法联军击败,消停了半个世纪。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俄熊以举国之力打不过德国东线的几个军团,但是在20多年后,苏联红军大兵压境,席卷半个欧洲。


俄罗斯有资源,而且资源储量在全世界排名前三,有人才,俄罗斯的数学物理一直都是逆天的存在,华某为的很多关键技术突破就是俄罗斯天才数学家们的工作成果,这一点任正非有篇文章,大家有兴趣可以查一下。而且很关键的一点是,俄罗斯这个国家又打不死,跟个小强似的。


这个背景下,欧美从来没有放心过它,一直觉得它迟早有一天会重新缓过来,然后到处扩张。


所以俄罗斯一厢情愿极力想加入西方,但是人家从一开始目的就是要围死它。

就在2004年,北约一口气扩招了7个东欧国家,包括三个前苏联加盟国,北约的势力范围直指莫斯科城下,却不接受俄国加入。反导弹系统要架设到俄罗斯门口,还要清理掉俄罗斯在海外的所有盟友,比如伊拉克,叙利亚等等,叙利亚的事一直闹到现在还没解决。


最关键的一步,是要对俄罗斯二次肢解。


先煽动车臣人闹事,车臣这事对俄罗斯的伤害很大,因为在俄罗斯最虚弱的时候车臣人起来闹事,差点把俄罗斯给搞死。


而且战争结束后,车臣人发动了一系列的恐怖袭击,比如歌剧院恐怖袭击事件,别斯兰人质事件,都是那种一口气死好几百人的大惨案。而车臣人背后是狗大户,狗大户的背后是谁你们都知道。车臣的事我们之前的文章《不知道车臣人又多朋克,你在车尾贴什么“车臣仕”?》。


其次欧美长期在煽动格鲁吉亚闹事,要把格鲁吉亚也收到北约里去,最终导致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那天,俄国和格鲁吉亚打起来了。北约还要把导弹防御系统部署到格鲁吉亚、波兰、捷克去。


而且又来了个大招,策动乌克兰革命,乌克兰从来都是俄罗斯的传统地盘,丢掉了乌克兰之后,俄罗斯的腹地就暴露出来了。有点像我们经常说的那句话,“守江必守淮”,乌克兰就是俄罗斯的“淮”,乌克兰如果跑了,那俄罗斯腹地大开,换谁都无法接受,更别说普京了。

而俄罗斯一直在回避缺乏缓冲区这事,当初在1941年,战争一开打,苏联红军的飞机就被纳粹悉数炸在了跑道上,导致领空完全洞开。俄罗斯后来一直在防止这种情况,担心如果出了事,自己还没来得及还手就被打了稀巴烂。

俄罗斯当时可以说到处起火:

图片


这俄罗斯能接受?肯定不能嘛,然后俄罗斯发动反攻,切下来了乌克兰东部做缓冲区,也叫“乌东”。


还抢回来了当初赫鲁晓夫送给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赫鲁晓夫年轻时就在乌克兰放羊,对乌克兰充满感情,一时冲动,就把克里米亚给了乌克兰。2014年普京又把克里米亚抢回去了。也就是下图那两块。克里米亚的事我们在这篇讲清楚了《沙雕乌克兰是怎么握着一副好牌然后打稀烂的》。



多说一句“乌东战役”的事,乌克兰东部到现在为止已经冲突了五年了吧,各自都不让步,据报道应该是这些年最残酷的战争,双方在用现代化武器肉搏,伤亡极大,到底伤亡了多少人,各方都讳莫如深。


克里米亚事件是个大分水岭,如果说在那之前,俄罗斯跟西方还是以“靠拢”为主,对抗为辅,对抗性在逐步加强,在克里米亚事件之后,俄罗斯彻底被西方给赶出来了,随后90多次制裁。如果不是欧洲冬天太冷,需要俄罗斯的天然气,可能真会对俄罗斯下死手。


我多次说过我不是有个俄罗斯徒弟嘛,他说2014年年底的时候,整个新西伯利亚几乎所有的超市里的东西都被买了一空,当时真跟面对末日一样的感觉,不过后来也没发生啥,也就踏实了。再后来老百姓听说又要制裁,都比较纳闷为啥不能一步到位,搞这么多次干嘛。


也就在那时,俄罗斯四处张望,发现唯一平等对它的,就是东方某大国,所以就在那一年,僵持了20年的那个协议迅速就签了。


随后的五年发生了啥大家也都看到了,美国联合沙特对石油进行增产,石油多了,油价就得下跌嘛,而俄罗斯又是严重依赖石油外贸的国家,所以经济一落千丈,外汇差点耗尽,中间又出了一次兵,去叙利亚参战,保住中东最后一个支点,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这也是为啥很多人说普京也就那样嘛,这几年俄罗斯经济一直没能赶超广东省,其实这个得放到大背景下,我们如果面对俄罗斯那种四处烽火的状态,能挺多久呢?反正前段时间美国说了几句狠话,微博上一堆人急吼吼要跪了,觉得跪了人家就能放过他。

4

 尾声


从2000年制定“亲西方”政策,到2014年彻底失败。随着这种溃败的出现,俄罗斯高层内部基本清理掉了“西方派”,普京自己也从一个狂热的西方派变身成了一个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不再妄想融入西方了,因为人家根本不要他们,只是想试图肢解他们,拿走他们的矿,割走他们的油田。


前段时间有文章说是梅德梅杰夫很久都没出现了,怀疑是不是被赶出了核心层。其实就是这个背景,他就是俄罗斯政府的“自由派”,他们的路线失败后,他们这帮路线的执行者和鼓吹者也都被冷落了。


在这个过程中,俄罗斯也完成了一次思想上的涅槃,开始重新调整了战略。彻底不再信任西方,开始谋求独立的探索之路,毕竟他们那么大的体量,你说你要温和地做兔子,谁也不相信。


国外的一个杂志说,2014年的克里米亚事件,和1853年克里米亚战争一样,彻底改变了俄罗斯的国策,让俄罗斯从西方转向了东方。


此外,从特朗普上台前美国人就反复说起一件事,他们说这几十年让中国过得太轻松了,偷摸发展成了个超级强权(superpower),那可不,他们一开始追着本拉登打,然后追着俄罗斯往死里搞,完全忽略了东方有个土拨鼠似的国家在勤勤恳恳谋发展。


接下来肯定是斗争中求合作,拍案而起或者跪舔都不是好套路,继续勤勤恳恳谋发展,一心一意搞建设才是王道,但是也要不卑不亢,他们敢搞事我们就敢接招。

很多人已经把这种状态叫“新冷战”,这样也需要我们重新审视和各方的关系,关于俄罗斯,我觉得下边这两个说法很有启发:


北宋联合金国灭了辽,然后金国灭辽后南渡黄河,顺手把北宋也给灭了。


南宋联合蒙古灭了金,然后自己直接面对恐怖的蒙古铁蹄,挺了半个世纪也被灭了。


俄罗斯和辽金一样不是善茬,不过我们一定要避免两宋的悲剧。

现在这种情况显然对我们是有利的,俄国到现在也彻底死心了,不再跟以前似的,像他们国徽上的双头鹰一样两头望,今后只能是和我们加强合作,他们有能源,我们有工业,美国哪个都打不掉,联合起来更可以防止美国各个击破,耗下去胜负悬念不大,毕竟时间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来源:九边公众号)

本文地址:https://www.tangboke.cn/post/301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