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了,中国和非洲一直用《毛选》打交道!

2021-01-13 15:23:01  阅读 487 次 评论 0 条


    编者按    

非洲需要中国的《毛选》,

也需要中国的市场。


1


如果说世界上什么地方的人最惨,毫无疑问是非洲。


那地方的自然环境太差,雨季经常爆发大洪水,旱季土地结成硬块,导致没有稳定的自然生态,很多年都没有发展出农耕文明。


虽然某些地方气候宜人土壤肥沃,但适宜人类生存,同样也适合病毒猛虫繁殖,在没有高级农业技术的古代,想杀死病毒猛虫相当困难。


所以非洲的很多地方,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就是大事。日常饥荒属于最轻量级的挑战,稍不留神,就要被肆虐的病毒一波带走。


整个非洲大陆,也就撒哈拉沙漠以北的埃及、利比亚等国家,能做欧洲的后花园,过着相对安生的日子。


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中南非地区,到中国进入魏晋的时候,还处于狩猎采集的阶段。


这种落后的文明状态,一直持续到近代,典型的被文明遗忘的角落。


我们现在看非洲,总感觉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根本原因就在于非洲依然处于巨大的历史惯性里


因为自然环境恶劣,非洲人没有农耕文明,而没有长时间的经验积累,也就没有生产工具和技术的升级,然后就没有思想、哲学、文化等文明的发展 。


如果不是全球化让非洲文明大跃进,估计再过几万年,非洲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而文明大跃进,也让非洲付出惨痛的代价。


时间进入19世纪末期,世界其他富裕的地方已被瓜分完毕,只有欧洲列强看不上的非洲,属于无主之地。


那么大的土地面积,结果连喜欢征服土地的欧洲列强都看不上,你可以想想非洲惨到什么程度了。


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蚊子肉也是肉啊。


1880年左右,比利时国王侵占了刚果90万平方公里土地,法国随后跟进,圈占了刚果到地中海的整个西非地区,直到现在,法国在非洲的影响力都非常大。


这也是为什么卡扎菲作死,得罪了联合国的五大流氓,派飞机轰炸利比亚的却是法国。


因为在百年形成的语境里,非洲是法国的非洲,别的国家也承认。


而英国和德国则圈占了东非地区,“一战”后德国战败,百万平方公里的德属东非被瓜分,其中英国分到坦桑尼亚,于是坦桑尼亚、乌干达和肯尼亚就成了英国的地盘。


直到现在,英语都是它们的普遍语言。


其实还是那句话,大航海以来的贸易和掠夺,重塑了整个世界,赶上第一波红利的欧洲国家,现在依然享受着几百年前的红利。



随着“二战”结束,旧殖民体系彻底崩溃,亚非拉国家的独立浪潮风起云涌,每个曾经被奴役的国家,都在谋求摆脱宗主国。


而已经独立崛起的中国,自然成为效仿的对象。


中国倒也不藏私,特别愿意培养国外革命青年,希望他们在中国学会“反霸权”的方法,回国做一番大事业。


早在50年代后期,6个喀麦隆人就到北京,接受了为期10周的军事训练,除此之外,他们还学习了中国革命斗争的经验、人民战争理论、如何在农村建立根据地等政治训练。


1959年,这6个人便被派回法属非洲,照搬中国经验进行武装斗争。


另一个阿曼游击队员回忆,他在1968年经巴基斯坦到上海,再转北京,随后接受了一系列军事和政治训练。


最重要的课程是毛主席著作。


他们必须背诵毛主席语录,学习“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以及毛主席在革命年代拟定的纪律和政策,全部合格才允许毕业。毕业奖励就是一部阿拉伯语的《毛选》。


那时中国刚起步,家底也不丰厚,为什么要花费巨大代价支援亚非拉呢?


其实主要原因有两个。


输出价值观。欧美国家在世界上一呼百应,实力豪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便是价值观的输出,让大批国家心甘情愿的跟着走。


中国输出价值观,也是想复制这条路。


翻版的农村包围城市。冷战年代的国际斗争越演越烈,每个国家都要选边站,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而中国却同时得罪了美苏两大国,外交环境特别惨。


毛主席的想法是,既然得罪了世界的两极,那中国就和亚非拉国家交朋友,做独立于美苏之外的第三极。


不管实力怎样吧,起码人多势众。


这也是毛主席的一贯思路,在哪个领域都要争取大多数,做声势最大的那个。


所以非洲有了无数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我们把非洲的历史进程捋了一遍,做足前戏,其实是为了说后面的事。可能有人觉得冗长,但是我觉得,说清楚历史背景,才能理解某些事的来龙去脉。


接下来出场的人是真 · 学毛选标兵 · 非洲游击斗士 · 穆塞韦尼



2


穆塞韦尼是非洲东部的乌干达人,父亲以殖民地子民的身份,参加过英国的非洲步枪团,退役后以畜牧业为生。


优越的经济条件,让穆塞韦尼受到良好的教育,在大多数人吃不饱饭的非洲,他居然顺利读完高中,并且于1967年到坦桑尼亚读大学,专门研究政治经济学。


这次出国求学,彻底改变了穆塞韦尼的命运。


坦桑尼亚和中国的关系很好,接受了一系列中国的援助项目,其中最大的项目是坦桑友谊纺织厂,有130多名国内来的专家。


就在穆塞韦尼出国留学的1967年,援非专家把国内的运动带到坦桑尼亚,不仅到处串联非洲青年,还挂起毛主席画像和标语,准备把坦桑尼亚打造成非洲样板,做为对抗美苏的前线基地。


甚至去中国学习的杂技团,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回国便造反。


坦桑尼亚的激烈气氛,让读大学的穆塞韦尼很激动,在某个暑假实习期间,他竟然跑到莫桑比克境内,接受了游击训练。


1970年大学毕业的时候,一位左派历史学家指导穆塞韦尼,写了一篇更牛逼的毕业论文:


探讨暴力革命理论在后殖民主义时期非洲的可行性


堂堂大学生不努力读书,暑假实习参加游击战争,毕业研究如何在非洲造反,可以说很朋克了。


毕业之后,穆塞韦尼回到乌干达,参加了总统奥博特的军事情报机关,成为一名特务人员。


正准备报效祖国的时候,乌干达突然乱了。


总统奥博特想把英国遗产国有化,增强乌干达政府的经济能力。以英国人的尿性,只有抢别人的份,现在别人抢到自己头上,完全不能忍。


英国私下联系乌干达军队副司令阿明,说总统奥博特是共产主义分子,为了乌干达的未来,你必须推翻奥博特。


阿明知道,这是英国爸爸看上自己了,那还等什么呢,赶紧政变吧。


1971年1月,奥博特总统出访国外,阿明发动军事政变,在英国的支持下自封为总统,开启8年执政生涯。


这哥们以前是拳击冠军,长得五大三粗,执政风格也很粗暴,经常搞种族屠杀,甚至把情敌做成烤肉佐餐。


有学者统计,阿明执政的8年内杀死30多万人。


刚参加工作半年的穆塞韦尼,没有熟悉工作环境便失业了,不过国内政变,给了他一个梦想照进现实的机会。


穆塞韦尼跟着前总统奥博特,流亡到隔壁的坦桑尼亚。


坦桑尼亚总统是尼雷尔,正在推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要对银行和工业实行国有化,和奥博特是革命同志。


于是,他们就在坦桑尼亚边境打游击,准备拉起队伍东山再起。


精心准备一年以后,他们主动攻击乌干达,想一举击败阿明复国,却由于实力悬殊惨遭失败。


穆塞韦尼做战后总结的时候,不禁想起中国革命的进程。


他们集结人员进攻乌干达,和国民党前期的数十次起义多相似啊,没有革命根据地,军队便是无根浮萍,只要失败一次就完犊子了。


把中国经验和乌干达现实结合起来,穆塞韦尼明白了,这种起义是不可能成功的,游击战+根据地,才是乌干达革命的未来


他辞别前总统奥博特,自己成立国家拯救阵线,招募人员组建游击队,用《毛选》里的方法指挥游击战。


战略战术可以参考《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建立根据地要学《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统战必读《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分析》,给军队做思想工作直接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至于复国战略自然是《论持久战》。


这样坚持6年,穆塞韦尼的游击队不仅没有失败,反而发展到5000人左右。


在非洲小国里,已经是很可观的力量了。


1978年,执政8年的阿明侵略坦桑尼亚,想用战争转移国内矛盾。


为了增加成功率,阿明找来一个重量级帮手——利比亚的卡扎菲。


乌干达军队突袭坦桑尼亚,很快夺取卡盖地区,阿明和卡扎菲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占领坦桑尼亚全境。


但是坦桑尼亚有高人指点。


总统尼雷尔用东方某国的办法,动员起国内的10万大军,驾驶来自东方的59式坦克、歼-7战斗机,并且使用东方顾问制定的战术,一鼓作气击败侵略军,进入乌干达境内。


除此之外,尼雷尔和坦桑尼亚境内的阿明反对派,正式组成统一战线。


穆塞韦尼等28个组织,成立乌干达全国解放军,并且组成乌干达全国解放阵线,统一领导复国工作。


穆塞韦尼是11人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


有了背后高手的指点,阿明的军队迅速溃败,于1979年4月出逃利比亚。


“解放阵线”主席卢莱,出任乌干达新政府的总统,穆塞韦尼以战功做了国防部长,他的5000游击队也编入国家军队。


那年的穆塞韦尼才36岁。


卡扎菲:没错,正是在下


3


早年读书的时候,穆塞韦尼就从《毛选》中知道,国家要强盛绝不能依附于列强,必须走独立自主之路。


可现在革命成功,做了国防部长的穆塞韦尼却发现,国内各派系都是列强的傀儡,不管谁做总统,都唯英美马首是瞻。


这是闹什么啊。


敢情乌干达的革命进程,才走到中国的1927年


而且国防部长才做了半年,穆塞韦尼便被解除兵权,调任没有实权的区域合作部长,心情惨到极点。


为了挽救局面,穆塞韦尼创建“乌干达爱国运动”政党,想用选举夺权,然后按照自己的方式,带领乌干达走出一条新路。


结果穆塞韦尼在大选中惨败,126个席位只得到1席。


希望破灭了。


穆塞韦尼觉得,只能学习中国走最后一条路了——上山起义。


刚推翻阿明政府的时候,穆塞韦尼进入首都坎帕拉,便认识了新华社常驻记者高秋福,并且用汉语“你好”打招呼。


从此以后,他们俩就成熟人了。


做国防部长期间,穆塞韦尼经常请高秋福到办公室做客,一边喝乌干达咖啡,一边聊国际时局的看法。


穆塞韦尼是久经战阵的国防部长,高秋福是新华社记者,他们除了对高秋福带来的《北京周报》、《中国建设》发表看法,恐怕也没什么说的。


是的,穆塞韦尼在骗报纸。


好你个黑叔叔,用心太险恶了。


经过多年学《毛选》,再加上中国报纸的熏陶,让穆塞韦尼的口头禅变成两句中国话:


枪杆子里出政权


军队必须打破部族和派别界限,实现政治化


1979年11月,穆塞韦尼请高秋福到家里做客,拉着他走到院里的芒果树下说:


“那个......能不能给我250套英文版《毛选》,我和同志们想系统的学习一下,毛泽东关于革命战争的战略战术思想。”


高秋福感觉数量太多,记者站没有,就有些难为情。


穆塞韦尼马上改口:“能找到多少算多少,希望尽快。”


高秋福只能尽力而为,回去以后翻遍新华社记者站,才找到区区五本英文版《毛选》,给穆塞韦尼送去。


收到5本《毛选》,穆塞韦尼带着26名亲信,连夜消失了。等高秋福再去拜访的时候,发现大门都锁了。后来眼线告诉他:


穆塞韦尼已经和同志们进入西北丛林。”


高秋福才知道,穆塞韦尼要《毛选》是去造反了,那几本书就是培训干部的教材。


他要和中国一样,在贫困山区白手起家,摆脱列强对乌干达的影响力,重新打造一个新的乌干达。


卢韦罗地区


穆塞韦尼学习中国革命的经验,去了各方势力交错的卢韦罗三角区,最大限度减轻了政府军围剿的压力。


他还带着亲信们走街串巷,给乌干达贫苦农民讲道理,争取农民的支持,并且帮助穷人看病,很快赢得民心。


贫苦农民里的健壮汉子,自愿成为穆塞韦尼的士兵,保卫胜利果实,而穆塞韦尼得到民心,便能建立根据地。


为了保证纪律,他甚至颁布严格的军纪:


不准拿群众的财务。

不准不付钱吃田里的香蕉。

胜利前不能喝酒。

不能和妇女发生不正当关系。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非洲穷困小国的军纪。


不到一年时间,穆塞韦尼的军队发展到万人,再过几年已经超过五万人,比坦桑尼亚游击队时期壮大十倍。


发展的这么快,有什么其他秘诀吗?


当然是“敌进我退、地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十六字诀了,这种游击作战方式,在落后的非洲也很合适。


1984年,他们攻破西部城市霍伊马,还没有发出“城里女人真黑”的感叹,便打开仓库发放粮食,在城市站稳脚跟。


以政变上台的乌干达新政府发现,如果继续让穆塞韦尼发展下去,很快就要解放乌干达了,必须用和平的名义谈判,让他们停止战争啊。


于是,穆塞韦尼收到一封谈判书。


他知道了,乌干达革命战争,已经到“国共和谈”阶段了......在起义军势如破竹的时候,内斗不休的政府害怕了。


既然如此,那就学习中共,给各方一个面子,也给渴望和平的人民一个交代,反正军队在手,谈不拢可以打嘛。


这种谈判是没有结果的。


拖拖拉拉的谈了几个月,到1985年12月才签署和平协议,但是短短20天后,起义军向政府军的8个据点同时出击,1986年1月26日攻破首都坎帕拉。


正所谓,非洲风雨起苍黄,五万雄师过城墙


革命5年,终于成功了。


3天后,穆塞韦尼自任乌干达总统,而且直到现在,他还是乌干达的总统。


《毛选》英文版


4


乌干达的特产是咖啡,占总出口份额的50%,而且种植咖啡的农户有170万户,几乎30%以上的家庭,都以咖啡谋生路。


70年代阿明执政的时候,正好赶上世界咖啡价格暴跌,直接引爆国内经济危机,再加上多年战争破坏,乌干达成了一穷二白的国家。


穆塞维尼在回忆录《播种希望》里说:


“乌干达的殖民地经济太明显,处于崩溃的边缘,1986年全国经济负增长,外汇储备负2.54亿美元,通货膨胀率是240%。”


怎么恢复国内经济呢?


穆塞韦尼想到两条路。


第一是搞混合经济


乌干达是非洲小国,没有全面工业化的能力,经过领导集体反复讨论,决定放弃完全国有化的意见,再次向中国学习,把国有经济和自由经济结合起来,搞混合经济。


允许自由市场的存在,国家也保留控制经济的权力。


穆塞韦尼政府大力吸引外资,对负债严重的国有银行破产重组,并且归还被驱逐的亚洲人财产,让他们回乌干达搞活经济。


也就是说,穆塞韦尼直接从中国的49年跳到79年了


对于这样一个国家来说,其实也还行。


自从穆塞韦尼执政以后,乌干达的经济增长率从1986年的2%,一路飙到2003年的6.1%,虽然乌干达依然是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也是非洲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


后来乌干达依然走歪了,开启国企私有化和金融自由化的扑街操作,以至于现在的工业领域,很多都是美的垄断公司,尤其以印度公司居多。


穆塞韦尼执政30年,还是忘了初心。


不过非洲开化才100多年,文明底蕴太差,撑不起太大的理想,能活下来就可以了,不能要求太多。


第二就是出口咖啡


1989年穆塞韦尼访问中国,顺便问了一下,能不能在中国开几家咖啡店?并且吐槽诉苦:


“乌干达的咖啡出口价格,完全控制在西方垄断国家手里,中国能不能开放咖啡市场,让乌干达赚点钱?中国有13亿人口,如果每人喝一杯乌干达咖啡,那就供不应求了。”


潜台词就是,需要中国的《毛选》,也需要中国的市场


当时中国正在经济调整期,没理他,直到2000年才同意乌干达,可以和中国办咖啡合资企业。


此后乌干达生产的咖啡95%用来出口,成为非洲第一、世界第八的咖啡出口国,每年能赚4-5亿美元,而中国是乌干达咖啡的主要市场。


说不定你喝的咖啡里,就有来自乌干达的。


看了穆塞韦尼的作风,你就知道,他已经读过《邓选》了。


总统穆塞韦尼


5


之前听过一种说法,中国支援非洲那种穷地方,没有任何好处,纯粹是花钱买罪受,还不如发给国内穷人。


这么说是不对的。


乌干达这种典型的非洲穷国,工业能力非常落后,除了咖啡以外,能向中国出口的东西很少。而工业产能落后,结果就是不能提供急需的工业产品,那么就需要向中国进口。


所以中国和乌干达等非洲穷国的贸易,往往顺差贸易,也就是赚钱的。


而且中国以技术、资金、产品的方式援助非洲,等这些援助的东西有效果之后,非洲国家对中国的需求只会更大,到那个时候,赚的钱也会越多。


你好我好大家好,才叫人类命运共同体。


比如这张图:



最近几年,中国成了乌干达第一大投资国,投资企业可以享受“一站式”服务,并且利用和坦桑尼亚等国的关系,可以进入东南非共同市场、东非共同体、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等自贸区,把生意覆盖到57%的非洲大陆、27个国家、6.3亿人口的大市场。


中国和非洲穷国做朋友,真的有好处啊。


而且在国际关系方面,投资、援助和做生意,成为输出价值观之后的另一条国际统战方法,在非洲维护了前几十年结交的友谊。


其实还是《毛选》里农村包围城市的翻版


感觉说了半天,中国和非洲都在用《毛选》打交道,几十年都没变过,无非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罢了。(来源:温乎)

本文地址:https://www.tangboke.cn/post/293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