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到我们解放区去乱跑呢?

2020-09-27 10:42:01  阅读 288 次 评论 0 条

  抗日战争到了最后时期,美国正式宣布扶蒋反共的时候,毛主席说了这样一段话:

  “告诉你们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们,我们解放区禁止你们到那里去,因为你们的政策是扶蒋反共,我们不放心。假如你们是为了打日本,要到解放区是可以去的,但要订一个条约。倘若你们偷偷摸摸到处乱跑,那是不许可的。赫尔利已经公开宣言不同中国共产党合作,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到我们解放区去乱跑呢?”

  拿当今一些人的论调来衡量,毛主席这是不够冷静,不够“有容乃大”,不够坦坦荡荡,不够脚踏实地,关闭一扇扇门窗,想继续贫穷落后……毛主席应该怎么办呢?应该用战略大周旋瓦解美国的强势进攻。

  毛主席好象不懂得这种“有容乃大”,也不懂得什么“战略大周旋”,他在针锋相对中一路走来。

  在赫尔利宣言跟中国共产党决裂不久,毛主席又直接了当地下了逐客令:

  “我这几条烂枪,既可同日本人打,也就可以同美国人打,第一步我要把赫尔利赶走了再说!

  1945年8月13日,毛主席在延安干部会议上作《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的演讲,进一步明确了不屈服于美国的原则和立场,他说:

  “曾经有个美国人向我说:‘你们要听一听赫尔利的话,派几个人到国民党政府里去做官。’我说:‘捆住手脚的官不好做,我们不做。要做,就得放开手放开脚,自由自在地做,这就是在民主的基础上成立联合政府。’他说:‘不做不好。’我问:‘为什么不好?’他说:‘第一,美国人会骂你们;第二,美国人要给蒋介石撑腰。’我说:‘你们吃饱了面包,睡足了觉,要骂人,要撑蒋介石的腰,这是你们美国人的事,我不干涉。现在我们有的是小米加步枪,你们有的是面包加大炮。你们爱撑蒋介石的腰就撑,愿撑多久就撑多久。不过要记住一条,中国是什么人的中国?中国绝不是蒋介石的,中国是中国人民的。总有一天你们会撑不下去!’同志们,这个美国人的话是吓人的。帝国主义者就会吓人的那一套,殖民地有许多人也就是怕吓。他们以为所有殖民地的人都怕吓,但是不知道中国有这么一些人是不怕那一套的。”

  毛主席用自己那一套,瓦解了美国人的那一套。

  一九四九年,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如鸟兽散。毛主席辛辣地记下了那一幕:

  “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司徒雷登看见了什么呢?除了看见人民解放军一队一队地走过,工人、农民、学生一群一群地起来之外,他还看见了一种现象,就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们也大群地和工农兵学生等人一道喊口号,讲革命。总之是没有人去理他,使得他‘茕茕孑立,形影相弔’,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司徒雷登走了,白皮书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现在,只有广州、台湾等处一小片地方的门户,还向艾奇逊们开放着,第一个神圣的原则在那里‘依然维持’着。其余的地方,比如上海吧,解放以后本来是开放的,却被人用美国的军舰和军舰上所装的大炮,实行了一条很不神圣的原则:门户封锁。”

  司徒雷登走了,对美国进行门户封锁了,毛主席用这种决绝的手断清除了美帝在中国范围内的存在。他清除的是深刻在中国人心头的殖民存在,清除的是中国人被长期欺凌的历史屈辱,清除的是广泛存在于民主个人主义者对美国的痴迷和幻想。

  解放以后,面对美国的封锁,新中国表现出来的是没有丝豪的奴颜和媚骨,而是针锋相对,无论在战场上,还是在谈判桌上,都是以封锁对封锁,你不跟我建交,我不跟你建交;你不跟我往来,我不跟你往来。一九五七年,毛主席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就中美关系谈了自己的看法:

  “我还是这样看,迟几年跟美国建立外交关系为好。……我们跟美国建交,可能要在第三个五年计划完成以后,也就是说,要经过十八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我们也不急于进联合国,就同我们不急于跟美国建交一样。我们采取这个方针,是为了尽量剥夺美国的政治资本,使它处于没有道理和孤立的地位。不要我们进联合国,不跟我们建交,那末好吧,你拖的时间越长,欠我们的账就越多。越拖越没有道理,在美国国内,在国际舆论上,你就越孤立。我在延安就跟一个美国人讲过,你美国一百年不承认我们这个政府,一百零一年你还不承认,我就不信。总有一天,美国要跟我们建交。那时美国人跑进中国来一看,就会感到后悔无及。因为中国这个地方变了,房子打扫干净了,‘四害’也除了,他们再找不到多少朋友了,散布一点细菌也没有多大作用了。”

  1964年3月19日,毛主席在会见波多黎各学生代表,在谈到美国要派记者来中国时,他说:

  “我们不要他们来。我们说要解决几个问题才让他们来:从台湾滚出去;在外交上承认我们;在联合国赶走蒋介石,让我们进去。实行了这三条,美国新闻记者可以来,我们的新闻记者可以去。”

  毛主席的这些办法开始起作用了,被拒之门外的美国人开始坐不住了。

  1970年12月,毛主席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会见美国记者斯诺,当然会谈到中美关系,他说:

  “如果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当做旅行者来谈也行,当做总统来谈也行。总而言之,都行。我看我不会跟他吵架,批评是要批评他的。我们也要作自我批评,就是讲我们的错误、缺点了,比如我们的生产水平比美国低,别的我们不作自我批评。尼克松要派代表来中国谈判,那是他自己提议的,有文件证明,说愿意在北京或者华盛顿当面谈,不要让我们外交部知道,也不要通过美国国务院。神秘得很,又是提出不要公开,又是说这种消息非常机密。一九七二年美国要大选,我看,这年的上半年尼克松可能派人来,他自己不来。要来谈是那个时候。他对那个台湾舍不得,蒋介石还没有死。台湾关他什么事?中美两国总要建交的。中国和美国难道就一百年不建交啊?我们又没有占领你们那个长岛。”

  从此,中美之间关闭的大门开始徐徐开启。

  1971年2月,中国外交部向周恩来提交了一份“关于美国人来华问题的请示报告”,报告说:一九六九年尼克松上台后,两年来美国已约有八百三十余人通过各种途径申请访华。毛主席发出“美国人左、中、右都让来”的重要指示,改变了过去一般不允许美国人来华的做法。在处理美国人来华问题上,拟遵循以下原则:以我为主,有选择、有计划、有步骤地批准一些美国人来华,除对我友好的进步人士和有声望、有影响的中间派人士外,还可视情况批准某些有作用的右派人士来访。毛主席在这份报告上批示:

  “大体可以。凡没有主动申请访华者不邀。”

  1971年4 月,中国外交部向周恩来提交了“关于当前外交政策的报告”,报告说:自从主席决定邀请美国乒乓球队来访后,十多天中,世界形势的连锁反应非常突出。目前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在美国乒乓球队来访时,我强调中美人民的友好往来重新开始;我们支持世界各国人民革命斗争的立场永远不会改变;表示欢迎美国政府派人来公开地谈,如时机尚未成熟,可待他日,但不要丧失时机。这个部署,势必要给台湾蒋介石打一招呼,告以台湾坚持反对“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立场是值得称许的,我方也坚持这一主张。毛主席在这份报告上批示:

  “同意照此部署。”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双方签署《中美联合公报》,美国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标志着中美隔绝状态的结束和关系正常化进程的开始。

  美国人可以到中国来到处跑了,这是在毛主席1964年提出的三个条件的基础上的,即:从台湾滚出去;在外交上承认我们;在联合国赶走蒋介石,让我们进去。

  毛主席对美国的“门户封锁”是应对美国封锁的最有效的手段,是大获全胜了的。他在建国前夜写的《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曾经写道:“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美国的封锁,并没有把中国困死,反而封锁出了一个独立自主的中国,一个被第三世界抬进联合国的中国,一个世界第六大工业国的中国,一个敢于同美帝、苏修两个最大的霸权国家抗衡的中国。傲慢的美国人最终低下了傲慢的头颅,接受了毛主席给他们开出的那些非常苛刻的条件,换来了他们到中国来的“准入证”,并且还是“凡没有主动申请访华者不邀。”

  有人管毛主席对美国人的“门户封锁”叫“闭关锁国”,于今心有戚戚焉,张口“闭关”,闭口“锁国”,依这种论调,毛主席应该怎么办呢?那就不管美国对我们是什么态度,我们就是门户洞开呗。美国人可以随随便便在中国的大地上跑来跑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打我们一耳光,我们还要笑脸相迎,好酒伺候。我呸!恐怕是奴隶没当够吧。

  近几年来,中国又面临着一个发展难题了,那就是美国人又拿出了封锁的法宝,对中国进行封锁了。其实美国对中国的封锁是一直都存在的,只是封锁的程度不同而已,美国的高新技术可曾须臾对中国开放过?它 都是当成宝贝疙瘩一样看得紧紧的。毛主席早在七十年前就看到了这一点:

  “美国确实有科学,有技术,可惜抓在资本家手里,不抓在人民手里,其用处就是对内剥削和压迫,对外侵略和杀人。……美国有很多钱,可惜只愿意送给极端腐败的蒋介石反动派。现在和将来据说很愿意送些给它在中国的第五纵队,但是不愿意送给一般的书生气十足的不识抬举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当然更加不愿意送给共产党。送是可以的,要有条件。什么条件呢?就是跟我走。美国人在北平,在天津,在上海,都洒了些救济粉,看一看什么人愿意弯腰拾起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嗟来之食,吃下去肚子要痛的。”

  令人痛心的是,因为放弃了自力更生的原则,很多人习惯了“嗟来之食”,当美国人进行封锁的时候,开始肚子痛了。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种论调:无论美国怎么样打压,都要保持冷静啊,有容乃大啊,对美国大多数企业要开放啊,用战略大周旋瓦解美国的强势进攻啊,不断深化改革开放必须是中国人不变的信仰啊,让想继续贫穷落后和想关闭一扇扇门窗的国家自便啊……

  字里行间都流露出这样一种信息:离开了美国活不了!离开了美国就受穷!

  可问题是,即便你跟美国走了,美国会让你堂堂正正地活下去吗?会让你过上富足的日子吗?美国让你跟它走的根本目的,是把你当成资本的奴隶,为了从你的身上剥夺更多的利益和价值。更可悲的,人家已经磨刀嚯嚯啦,你还要笑脸相迎,这不仅丝毫唤不起磨刀者的同情心,反而激发起它的杀人欲望,与引颈就戮何异?

  中国有句古语:“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抗日战争胜利前夕,毛主席在延安干部会议上作了《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的报告,其中说道:

  “蒋反我亦反,蒋停我亦停。照他的办法办理。现在蒋介石已经在磨刀了,因此,我们也要磨刀。”

  这才是面对敌人应有的态度和可行的办法。

  电影《上甘岭》的插曲《我的祖国》有一句歌词:

  “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到处都有青春的力量。

  好山好水好地方,

  条条大路都宽敞。

  朋友来了有好酒,

  若是那豺狼来了,

  迎接它的有猎枪。”

  这才是面对朋友和豺狼应该采取的最可行的办法。

  面对美国的封锁,毛主席曾轻蔑地说:“没有美国就不能活命吗?”他用二十年的时间证明,没有美国是可以活命的,是可以昂然地走入世界民族之林的,中国的大地上没有美国人乱跑的时代,中国人民完全能够解决一切问题,而且可以解决的很好。毛主席的办法,是对付美国人的真经法宝。那种认为离开了美国就活不了的论调,是历史的陈词滥调,是早已被毛主席丢进垃圾堆的荒腔走板,其实质,是毛主席曾经定义的“民族失败主义”或者说是“民族悲观主义”,这种主义的必然走向是投降主义。

  打仗了,就不是儿戏,就是要吃掉敌方。历史证明,毛主席的法子是最简便易行和有效的,既然为敌了,就要限制甚至禁止在我们这里乱跑了,这也是基本的战争规则吧。举个简单的例子,敌人围城了,是不是要关闭城门呢?你反其道而行之,大门洞开,开门揖盗,甚至还寻思着把敌人请到家里好酒招待一番,那不是有容乃大,那是脑门子冒傻气嘛!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jiayumeihaoewm.png


本文地址:https://www.tangboke.cn/post/290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