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大学刘川鄂怎样处理看他的《为方方三辩》心里就窝火!

2020-06-23 23:35:53  阅读 223 次 评论 0 条

方方日记”问世后,有褒有贬,争议不断。都说褒贬由人,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大,而支持的声音则越来越弱,特别是在湖北大学的梁艳萍被处理后,相信更没有多少人愿意出来触霉头了。

 

需要说明的是,支持方方是个人自由,那些支持方方的人选择闭嘴绝非方方所称的“写一篇文章支持我”,而是因为几乎无一例外有其他不堪入目的非法言论。如湖北大学处理梁艳萍的理由就非常明确:“梁艳萍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多次发布、转发‘涉日’‘涉港’等错误言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违反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可见与支持方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那些支持方方的人为何会闭嘴,以方方的精明不可能不知道,强行往自己身上揽不过是装糊涂,以造成所谓的“迫害知识分子”的假象而已。如果一定要扯上关系的话,无非是那些人支持方方后,过往言论引起了吃瓜群众的兴趣而已。

梁艳萍是第一个“倒下”的,却绝不可能是最后一个“倒下”的。有网友透露,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刘川鄂并未列席湖北大学近期的重要会议,而由文学院副院长列席。或许,一两次的缺席说明不了太多问题,不过,有没有问题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管有没有问题,刘川鄂大概率不会再像当初那么高调的支持方方了。

 

3月中旬,湖北文学院院长刘川鄂高调支持方方,写下了或许能让他自己把肠子悔青的《方方三辩》。当然,人是无法预知未来的,话说,那个时候支持方方在某些圈子里可是一种“时尚”,又有名又有利,赢得“良心”称赞的同时还能吸引众多眼球的关注,何乐而不为?

 

 

我个人并不反对有人为方方辩护,任何人都有为方方辩护的权利,当前,前提是辩护的有理有据。很遗憾,迄今为止,尽管为方方辩护的人名头都怪吓人的,可水平实在都让人不敢恭维,基本都停留在喊口号和扣帽子的层次上。

 

以刘川鄂的《为方方三辩》为例,刘川鄂一上来就给反对方方的人定性(据称“引用”):有罪之人;心术不正的文化同行;没文化、没个人判断,没独立思想的芸芸众生。我个人非常好奇,此时的刘川鄂先生是否还有勇气公开自己的观点,如果有勇气公开,是反对还是支持呢?

 

有了梁艳萍的前车之鉴,刘川鄂先生大概率是不敢支持的,起码不敢公开支持,可如果反对的话,刘川鄂先生岂不一不小心成了所谓的“三种人”之一了?我个人非常期待刘川鄂先生能够像当初那样公开表态,如果答案是后者的话,那玩笑可就开大发了,刘川鄂先生,顺着您自己的逻辑,您是愿意承认您是有罪之人,心术不正的人还是没文化、没个人判断,没独立思想的人呢?

 

 

刘川鄂先生想必是极度鄙视乱打棍子、乱扣帽子的人的,不过刘川鄂先生自己打起棍子、扣起帽子来却一点都不手软。在刘川鄂看来,别人质疑方方就是“打棍子、扣帽子的别有用心的卑鄙小人、脑残”,且回过头来就将反对方方的人称为“狂吠的狗”。刘川鄂先生,您这就有点双标了吧?亏您还是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就这水平,就这素质?如此恶毒,何以为人师表?

 

 

刘川鄂如此卖力为方方吆喝,就连自己的学生都看不下去了。这位“人品非常正的老学生”觉得方方在认为别人都是渣的同时应该能够反思反思为何反对她的人会那么多,可刘川鄂却觉得这位“人品非常正的老学生”误解了方方:“我们理解方方在为民众代言,但很多人包括基层公务员(也属民众)不理解,觉得伤了认知习惯,搅了好心情,反而恼怒生恨。一百年前鲁迅胡适的悲哀在方方和我们的时代延续。

 

 

刘川鄂先生,如果您能看到我这篇文章的话,我非常期待您能告诉我:方方是如何“为民众代言”的,或者,为哪国民众代言的?“日记”在国际上产生了那么恶劣的影响,导致很多华人在海外被歧视、被攻击,以及中国抗疫的努力和成绩被贬低、被抹黑,这就是方方“为民众代言”的方式和成果?另,刘川鄂先生,您将鲁迅和胡适相提并论,您觉得合适吗?

 

文章还没正式进入“三辩”的正文就已经四处漏风了,“三辩”是什么货色就可想而知了。

 

 

“一辩”的文字泛泛来说是没有问题的,可刘川鄂先生明显有偷换概念的嫌疑。有批评的权利不等于有造谣传谣的权利,更不等于有抹黑攻击的权利。更不要说,批评有善意和恶意之分,善意的批评自然是好的,可恶意的批评就让人讨厌了。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别人要说刘川鄂先生有长得一般般,想必刘川鄂先生会一笑了之,可别人要说刘川鄂先生先生长得歪瓜裂枣,刘川鄂先生恐怕就不会那么淡定了。说到这里,刘川鄂先生能明白其中的区别了吗?

 

同样,如果有人客观的指出中国抗疫存在的不足,那么,没有人会反对,相反,越是有建设性的批评越会得到认可和欢迎,可如果有人打着“批评”的幌子造谣攻击刻意贬低抹黑中国抗疫的努力和成绩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已经尽可能将自己降低到一个小学语文老师的水平了。刘川鄂先生,您贵为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如果还是不能明白,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

 

 

二辩中,刘川鄂称方方有满满的(正)能量”,刘川鄂先生是如何得出这一结论的我们无从得知。不过,我相信湖北大学的学校领导肯定比我对这个问题更感兴趣。如果学校领导还没找刘川鄂先生交流看法的话,个人奉劝刘川鄂先生能够尽早准备为这个问题找一个合理的解释,能不能说服吃瓜群众不重要,如何说服湖北大学的领导可事关手中的饭碗和头上的乌纱帽。

 

 

“三辩”同“一辩”没什么本质区别,问题都出在似是而非上。实话实说,如果脱离为方方辩护的背景,我个人觉得刘川鄂先生的“三辩”都是成立的,甚至还有竞争年度最没营养心灵鸡汤的潜力,可恰恰在于这些话结合为方方辩护的背景后,味道就全变了,因为这“三辩”几乎无一能与方方挂钩。

我完全同意刘川鄂先生追责没有时间表,人人都有追责的权利”的说法,顺着刘川鄂先生的说法,我想弱弱的问刘川鄂先生一句:梁艳萍因为“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多次发布、转发‘涉日’‘涉港’等错误言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违反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被处理了,您觉得梁艳萍所在的湖北大学以及湖北大学文学院的领导需要被追责吗?撇开学校不谈,过去这些年,贵为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的您有没有发现过梁艳萍的问题,如果没有发现过,您是否愿意承担失职失察的责任?如果发现过,您做过哪些挽救梁艳萍的工作,还是始终放任自流不管不问?

 

刘川鄂先生,“人人都有追责的权利”这话可是您自己说的,当追责到您自己头上的时候,您该不会翻脸不认账否认吃瓜群众有这样的权利吧?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谁能想到湖北大学能在疫情期间“一炮而红”呢?可是,既然“红”了、“火”了,湖北大学就应该积极面对,把头埋在沙子里当鸵鸟肯定是不行的,万一应对不好,给吃瓜群众留下个误人子弟的负面印象,那以后招生工作恐怕就更难做了。

 

好自为之!


跪安吧,一切丑陋却依旧活着的灵魂!(作者:林爱钥;来源:公众号)


本文地址:https://www.tangboke.cn/post/288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