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给方方的奖赏能不能超过戈尔巴乔夫?

2020-04-25 15:39:17  阅读 507 次 评论 0 条


1985年,在阴阳两面人葛罗米柯等人的支持下,54岁的戈尔巴乔夫担任了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国防会议主席,攫取了苏联的最高领导权。

戈尔巴乔夫后来说,他工作的目标,就是“消灭共产主义”。后来的实践完全证明,戈尔巴乔夫作为苏共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苏联国内第五纵队的总头目,就是这么干的。

有了西方在苏共党内的这个总代理人的操纵,在短短6年时间内,苏联按照戈尔巴乔夫打着建成“发达社会主义”的旗号,实则是加速实现资本主义的“改革”路线,在被西方收买的苏联公知和苏奸的一起鼓噪和努力下,西方和平演变苏联宣告成功。1991年12月,昔日强大的苏联,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宣告亡党亡国。

戈尔巴乔夫作为西方颠覆苏联的最大功臣,在推进颠覆苏联的“改革”过程中,自然少不了得到来自西方的精神和美元的奖赏。

美国前总统卡特曾经肉麻地吹捧戈尔巴乔夫是“世界上最引人注目、最有吸引力、最有创新精神的领导人”。

在西方领导人看来,能够把社会主义变成资本主义,那还不是最有创新精神的领导人?

西方在给予戈尔巴乔夫精神鼓励的同时,当然要给予其丰厚的物质奖赏,以便引诱他产生更多“异化变质”的新思维。其中的一个奖赏办法就是,戈尔巴乔夫的书弄到西方出版,西方给予超出常规标准的稿费。据原苏联总统办公厅主任博尔金回忆:“戈尔巴乔夫在上台后不久就从西方得到许多奖金、奖品、稿费,其个人账户上很快就有了一百多万美元。”(瓦·博尔金《戈尔巴乔夫沉浮录》,中央编译出版社1996年版,第4页)

随后,戈尔巴乔夫的夫人赖莎在美国也出版了一本的小书。美国抓住这个奖赏戈尔巴乔夫的机会,觉得奖励夫人更能掩人耳目,于是大笔一挥,就给了赖莎300万美元的稿酬。而同期,俄罗斯著名的历史学家、政论家罗伊·麦德维杰夫说,他的一本厚书,在美国出版,才得了几千美元的稿酬。(罗伊·麦德维杰夫《苏联的最后一年》)

美国的稿酬,当然是有政治性和目的性的。这让我们想起了谁家那姑娘画的水平很一般的画,在那个年代,在香港一幅就能卖到几十万乃至几百万港元的故事。

1990年,为了推进戈尔巴乔夫在“消灭共产主义新思维的道路上继续狂奔,西方又把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戈尔巴乔夫,奖金86万美元。

诺贝尔和平奖,那当然是有政治性和目的性的。凡是对颠覆不同于西方体制政权的“有功”之人,或者对高度认同西方价值观的“有功”之人,都是有可能被授予这个奖的。

而正因为诺贝尔奖的政治性,当年的鲁迅是连诺贝尔文学奖也拒绝的。要不,鲁迅怎么能被称为是民族的脊梁呢?

凡是没有民族气节的人自比鲁迅,那都是对鲁迅的玷污和亵渎。

这样粗略的一算,西方给予戈尔巴乔夫个人的奖赏在五百万美元以上。

西方还答应戈尔巴乔夫,如果苏联体制变更后,西方将给予1500亿美元的援助。但这个是放了空炮。看到苏联真的垮台后,戈尔巴乔夫大势已去,没有了利用价值,西方的目的已经达到,西方就把戈尔巴乔夫扔到一边去了,是一个子儿都没有兑现的。

不仅戈尔巴乔夫,连同后来的叶利钦,都被西方空头许诺的援助骗了。曾经许诺的巨额援助,在西方的目的达到后,最后都是连一个子儿都没有给。

对于西方来说,和平演变社会主义国家的手段一直没有变;奖赏和平演变带路党的手段也一直没有变。

在全国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抗疫阻击战取得决定性胜利,西方却由于他们自身管控不当的原因疫情在到处爆发的关键时刻,方方那本以偏概全充满了怨愤和负能量,严重损害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武汉日记》,创造了翻译出版速度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即将要在美国和德国出版了。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西方对和平演变带路党奖赏的惯用手段。

毛主席曾经说过:“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新冠肺炎在西方由于他们自身管控不当的原因到处爆发后,美西一些政客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极尽造谣抹黑之能事,污蔑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西方能够以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翻译出版速度出版方方的《武汉日记》说明西方方方的日记有多需要,说明西方对方方多喜欢

西方对方方喜欢,英文版,德文版之后,还有法文版,日文版,……N种文版,陆陆续续的跟上,那西方以稿费名义给予方方的奖赏,岂不是很可观?

赖沙的一本薄薄的小书在美国出版,就给了300万美元的稿酬奖赏,方方在西方的分量,当然不能和戈尔巴乔夫的夫人比,但以其日记在西方出版的速度看,方方的日记对西方抹黑中国妄图颠覆中国对中国进行颜色革命的重要性,应该说也并不亚于赖沙的薄薄的小书。

对带有政治目的性的书籍,西方稿酬的标准全看政治需要。 如此看来,各种外文版本稿酬奖赏的累计相加,总数额也不会少。


何况,如果这本日记果真起到了西方想要结果的那种重要作用,那西方再把诺贝尔文学奖、和平奖等之类的奖赏给了方方呢?

算一算,只要西方觉得满意了,那超过对戈尔巴乔夫的奖赏都是有可能的。

毛主席说:“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

从《软埋》到《武汉日记》,作者个人的阶级本性其实是一贯的。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如果一个人抱有对党和人民刻骨仇恨的阶级本性,那他必然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什么都是问题。然后运用他还会码字的能力,极尽歪曲诋毁之能事,去甘当西方和平演变的马前卒,心甘情愿地去做汉奸带路党。

本着这样的阶级本性,方方日记所谓的真实,是完全不看95%以上的人民群众在党的统一领导下团结抗疫的阳光面,共产党员冲在抗疫第一线、全国4万多医护人员驰援湖北、成千上万的志愿者奋战在抗疫最前线的光辉面,中国制度抗疫的成就要比西方制度强过不知多少倍的成功面,而专门挑拣只看旮哩旮旯里存在的阴暗面,然后放大宣传,让不明真相的外国人以为这就是中国的全部。

这种所谓的真实,其本质就是侮辱。

譬如遇到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有99个人赞叹看到的是美女的美艳绝伦,而只有一个人说他看到的是这个美女皮肉下的骷髅排骨和大肠中充满了杆菌,尽管这个人说的也是事实,但你说他说的是事实呢,还是对美女的侮辱?

更何况,方方侮辱的不仅是美女,而是我们的美女母亲祖国。

有海外华人说,因为方方的这本日记,使西方一些白人至上主义者增加了对中华民族的敌视和仇恨,华人生存的安全环境都受到了威胁。

毛主席说:“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西方妄图灭我中华的功臣,必然是中华民族的罪人。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中华民族的正义之士,90后00后都同仇敌忾地加入到了声讨方方的大军之中?

你说,一个只看到美女大肠杆菌的人能有什么品味?侮辱美女母亲祖国,侮辱整个中华民族,那不是汉奸又是什么?所以,本质上说,这是一个品味很低的汉奸。

对于这样没有品位的民族败类汉奸带路党,必须全民共讨之。否则,苏联的前车之鉴,就摆在那里。从西方对方方的重视程度看,你不要小看了她的能量。也不要被什么“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等此类的语言所蒙蔽,而徒生农夫之慈,任由其继续肆虐。

靠出卖祖国和侮辱民族换来的钱花起来会不安心的。

有实名举报说,作为体制内的一名厅官,方方有多处房产,个人财产明显与收入不符,还有以权谋私的线索嫌疑。对处在如此风口浪尖上的体制内的厅官,总不能不顾民意,不查不管吧?

毒草即便不锄,摆在那里做反面教材,但腐败总不能不管吧?

如果不属实,岂不是也可以还给人家一个清白?

且让我们拭目。

jiayumeihaoewm.png


本文地址:https://www.tangboke.cn/post/281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