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意大利疫情为什么严重论毛主席是当代中国的“先知”一点不夸张!

2020-03-20 11:00:00  阅读 531 次 评论 0 条

当前有个热烈的议题,就是意大利疫情为什么严重。这个议题的立足点是,世界上就这个国家最严重,原因是什么呢。很多人都想知道。其实,这与它的体制、文化、习惯等有着很大的关系。然而细细对比之后,我们不得不庆幸自己生长在体制先进而优越的新中国,而这个体制是由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为我们创立的!如果你认为不对,或者不服气,请看:


1


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我曾思考很久的东西。为了便于大家理解,我先从一个热点现象讲起。

 
而我之所以会非常想要分享这个思考,也是因为最近看到了一条新闻。
 
准确地说,是铺天盖地的一片新闻:新冠肺炎疫情在意大利彻底爆发了!
 
截止3月11日,意大利的确诊病例已经突破10000例,成为全球除中国以外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
 
除此外,意大利的死亡率也非常高,突破了5%,成为全球第一。
 
我想起前几天意大利刚刚宣布初步“封城”的时候,还有一大批民众不戴口罩上街,拒绝封城,向病毒要自由。
 


而现在,严重的疫情逼得意大利不得不宣布全国封城。
 
因为终于有人想明白了:

自由这种东西,是对活着的人才有意义。
 
与此同时,他们也放下了面子,开始寻求中国的帮助。
 
这距离他们的媒体天天宣传新冠肺炎是“大号流感”,没啥了不起,过去了仅仅两周。
 
如果大家还有印象,就在2月26日那天,还有一条关于意大利的新闻让人觉得很讽刺。
 
他们的一名议员戴着口罩进入议会,结果却被群嘲。
 
因为在现场,他是唯一一个戴口罩的人。
 
愤怒之下,他撂下了一句狠话:如果你们是聪明人,你们也早就戴上口罩了!你们要保护大家,而不是让我保护你们!
 
然后怒摔了话筒。
 


这个新闻夹杂在当时一大堆西方国家抹黑中国的新闻里,并不那么起眼。
 
而且,彼时意大利的确诊人数才1000多人。
 
所以,几乎所有人都没把疫情当回事,酒照喝、派对照开,封城?戴口罩?不存在的。
 
现在回头去看,那个因戴口罩被群嘲而怒摔话筒的议员,成了唯一清醒的人。
 
但恰恰也是因为他的清醒,却导致被围攻。
 
你们能想象他当时怎么想吗?明明自己已经看到了危险,明明自己已经很着急了,明明自己用尽力气大声疾呼了。
 
一屋子人不仅无动于衷,还把他当成了傻子。
 
这要是在中世纪,他的“先见之明”面对的可能就不只是嘲笑,而是火烧了。
 
这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了一部经典科幻小说里,一个最细思极恐的情节。
 

2


这部原本很冷门的科幻小说,现在我估计你们都已经知道名字了。
 
《流浪地球》。
 
2019年春节,这部电影火爆全国,成为最大的黑马。
 
但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电影其实只演了小说的一部分。
 
最后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情节,电影没有拍出来(我估计拍了也很难放出来)。
 
小说里,地球上最顶级的一群科学家们预测了4个世纪后太阳将会发生一次“氦闪”,届时太阳系里的行星和生物都将在太阳膨胀后剧增的体积中,化为灰烬。
 
他们提前400年看到了末日的悲剧,于是发出了预警。
 
一开始,他们的警告引起了全世界的高度重视。
 
为了拯救人类和文明,地球联合政府设计了一个庞大的逃亡计划,他们将通过在地球表面安装巨大的发动机,推动地球脱离太阳系,航行2500年后驶入半人马座(三体人: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结果就在做了四个世纪的准备,地球即将脱离太阳系之时,全球各地都发生了叛乱。
 
叛军认为地球是被出卖了,因为四个世纪已经过去了,太阳根本没有“氦闪”的迹象,地球联合政府和科学家们编造出“太阳系毁灭”的谣言,就是为了建立独裁帝国。
 
反叛军的支持者越来越多,最终他们攻陷了几乎所有防线。
 
在叛军的威胁下,为了保全地球发动机,联合政府的5000名官员、科学家以及支持者们投降了。
 
他们在十多万叛军的注视下,被赶入零下一百多度的冰面执行死刑。
 
5000多人站在冰面上,失去了加热设备后,在严寒中慢慢死去,他们的尸体密密麻麻地矗立在冰面上,就像一座座墓碑。
 
在他们的周围,是十多万叛军们胜利的歌声——《我的太阳》。
 
然后,就在这热情嘹亮的歌声中,太阳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几个世纪前科学家们预测的“氦闪”爆发了。
 
除了刚脱离太阳系的地球,太阳系中的行星都毁灭了。
 
这群清醒而有远见的科学家们死了,死在了他们为之拯救的人类手中。
 
太阳也死了,死前的最后一次光芒,照亮了冰面上那些坚持真理的、不屈的5000具无辜尸体。
 


3


在我看来,这个情节才是整部小说的最让人震撼也最引人深思的地方,充满了作者刘慈欣关于人性、历史等的深层思考。
 
想象一下,在几个世纪前,那些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精英们就预测出了太阳系的覆灭,并制定了庞大的拯救计划,结果却因为无知民众被煽动,而被集体宣判了死刑。
 
而就在他们死亡的一小时内,这些被宣判为“反人类”的5000名精英,真正成为了拯救地球、拯救人类的英雄。
 
但他们自己却被打着“正义”旗号的叛军,活生生冻死在冰面上。
 
这是何等的讽刺,何等的悲哀啊!这会为意大利疫情为什么严重带来很好的答案。
 
这样的真实故事,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少见。
 
比如,同样是在意大利,当年那个坚决捍卫“日心说”的布鲁诺,被活活烧死了;在他死去数百年后,地球围着太阳转,成了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
 
科学家普朗克曾经说过一句很残忍的话:一个新的科学真理取得胜利,不是通过让它的反对者信服,而是通过这些反对者的最终死去,熟悉它的新一代成长起来。
 
其实,人类历史的螺旋式前进,往往还意味着一些悲壮的献身。
 
几千年文明史里,总有几个“先知”式的人物,他们清醒、睿智,试图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但却难以被大众理解。
 
就像20多天那个率先戴上口罩,提醒意大利人要重视疫情爆发的议员。
 
他当时在议会里,还只是被群嘲。我估计他要是走到那些“向病毒要自由”的游行人群中去,能被他们手撕了。
 
这就是“先知”们的悲哀,他们看到了问题,而且很难装作没看见;但贸然指出来,又没人相信。
 
我把它称为“先知悲剧”。
 
其实,先知悲剧最可怕的,不是先知们的远见和大众的短视之间存在矛盾。
 
而是,谁也无法一开始就判断他们到底是“先知”还是“神棍”,是在指点迷津还是在妖言惑众。
 
如果他们提前预见了悲剧并且采取行动,导致悲剧没有发生,人们可能会觉得“悲剧原本就不会发生,有些人不过是杞人忧天”;如果他们没有采取行动,结果悲剧发生,虽然证明了他们的正确,但他们也没有阻止悲剧,提前预见又有什么意义呢?
 
似乎,要想证明他们是正确的,一定要付出代价。
 
甚至是巨大的代价。
 
我在看近代史的时候就发现,在我党早期的革命活动中,毛泽东多数时候都在扮演那个“先知”的角色。
 
当时开会,他经常直接开群嘲,上来一句以上全错,下面听我的blabla,甚至是对中央的决策也是绕弯子执行。
 
秋收起义,中央要求他进攻大城市、打长沙,他却把部队往山沟里带,上井冈山,结果直接被开除出政治局(当时误传为开除党籍)。
 
几年后,共产国际要求红军打武汉,毛泽东说打武汉根本不可能,想都别想;打南昌,毛泽东说,打南昌也不行。
 
最后,红军决定要打赣州,几乎所有人都表示赞成。
 
唯有毛泽东提出反对,说赣州打不下来,赣州是铜墙铁壁。
 
彭德怀带领的部队在前往攻打赣州的途中还谈道:打下赣州再和毛泽东算帐。
 
结果部队损失掺重,大败而回。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军事转移,湘江战役一场仗,十万红军战士被打得只剩了三四万,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
 
即使这样,当时的博古、李德还要带着红军以硬碰硬,往蒋介石的包围圈里钻。
 
这时候,还是毛泽东站出来,苦口婆心劝说主力红军放弃进入湘西和红二、红六军团会和的计划,因为蒋介石早已在那里埋下重兵,往那走就是绝路。
 
黎平会议,中央接受了毛泽东的建议,决定往贵州进军。
 
1935年,红军进入贵州遵义,开会研究下一步往哪走,大部分人都主张打鼓新场,唯有毛泽东坚决反对。最后民主投票,决定还是打,由周恩来负责起草攻打命令。
 
深夜里,毛泽东思前想后、夜不能寐,最后连夜提着马灯来找周恩来,让他晚一点下命令,再商量商量。
 
这个举动最终避免了红军陷入苦战,被包围覆灭的结局。
 
和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张国焘坚持要南下打成都,毛泽东只能连夜带着队伍往陕北跑。
 
结果,十万兵马的张国焘在南下时被川军打得七零八落,别说打下成都了,连成都的边都没摸到,就灰溜溜地沿着毛泽东之前走过的路线去了陕北。
 
徐向前回忆道 :“毛泽东同志说过:南下是绝路。后来的事实,完全证明了这一正确论断。我对毛主席的远大战略眼光和非凡气魄,是经过南下的曲折,才真正认识到的。”


4


总有人好奇,我为什么会写毛泽东。
 
是因为,在他的成长经历在他的那些文字论述里,隐藏了太多看透历史规律、预见事物发展的奥秘。
 
我们能早一点,能多一点掌握这样的“秘密武器”,就一定能帮助我们更好地想明白很多问题,学会如何穿透现实的层层迷雾,直达真相的底层。
 
你以为只有国家大事是这样?
 
其实,不管是一个国家、一个组织,还是个人,都需要有预见性,更要有辨别和分析这种预见性的能力。
 
想想从小到大,有多少人曾对你的人生“指手画脚”?会有人告诉你要考什么大学、读什么专业,有人告诉你要找什么样的男女朋友,要和谁结婚;也总有人告诉你要去哪工作,找什么样的工作。
 
你怎么知道,这里面哪些才是真知灼见?
 
你怎么判断,你遇到的这些人里,哪些才算得上是“先知”?
 
如果你的生命里没有一个靠谱的先知,自己能不能通过努力钻研,成为自己的“先知”?
 
而这,才是今天这篇文章里我最想和大家分享的东西。
 
我总结了一下,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要想避免“先知悲剧”,有4个关键点。
 
第一,要信历史,更要信专业
 
过去的经验,就是历史的规律。
 
哪怕只过去了一周、一天,对活在当下的人而言,也可以是历史的规律。
 
为什么专业人士值得尊重,因为他们往往是在对过去的经验和规律反复总结后,才敢提出建议。
 
有没有思考过,武汉疫情里最重要的几个转折点是什么?
 
我总结了一下:
 
第一个节点是1月20日,根据建议,明确病毒有人传人现象,建议民众一定要戴口罩,不要来武汉,武汉人也不要离开。
 
第二个节点是1月23日,根据建议,武汉在凌晨三点宣布封城。
 
第三个节点是2月3日,根据建议,开始征用武汉体育馆、展览馆等场所作为治疗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
 
这三个建议,分别是三个人提出的:钟南山第一个提出病毒人传人;李兰娟第一个建议武汉封城;王辰第一个建议建方舱医院。
 
这三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是院士,都是国内传染病方面的顶级专家。
 
在这次疫情里,他们扮演的就是“先知”的角色,正是他们的大声疾呼,成功阻止了疫情悲剧的进一步扩散。
 
什么是国士无双?
这就是国士无双!

这也说明,在专业的领域,一定不能外行领导内行,在关键的时候,一定要让专业的人有足够的空间发声。
 
第二,离实际有多近,离真相就能多近
 
钟南山、李兰娟、王辰为什么能够提出这样有远见的建议?
 
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是院士,他们有经验吗?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他们去了一线。
 
1月18日,钟南山院士逆行前往武汉;2天后,他提出了病毒存在人传人。
 

 
而李兰娟和王辰也是同样深入武汉抗疫一线,甚至到重症患者的病房看望。
 


作为反例,意大利的专家,则多次宣称疫情不可怕,“不过是比流感稍微严重点的感染”。
 


这样的所谓专家除了误国误民,还能干什么?


而事实上,她只要是去一线看看,去了解下疫区的情况,去重症病房看看那些患者的惨状,也不会轻易得出疫情不可怕的结论。
 
谁离一线最近,谁就离真相越近。
 
这次疫情中,除了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外,最忙的是世界卫生组织。
 
他们不断发出预警,不断提出建议,真的是为全世界操碎了心。
 
他们为什么对中国的做法如此肯定,特别是在前期西方国家诋毁中国、抹黑中国的时候,还要站出来为中国说话?
 
甚至于西方记者还质问他们:世界卫生组织多次赞扬中国,是中方要求来的吗?
 
是因为,他们来了中国,他们的专家团队、观察团,亲眼目睹了疫情的可怕,也看到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抗击疫情所付出的代价。
 
你只有在现场,才有资格做评判。
 
所以,永远记住,脱离了现实的“先见之明”,很多时候只能误人子弟。
 
第三, 接近真相的道路绝不会是空中楼阁
 
那么问题来了,并不是所有人、所有事都能直接和实际挂钩的。
 
特别是还没发生的事情,怎么去实际中判断真假呢?
 
就像《流浪地球》里,科学家判断400年后太阳会毁灭,难道还要亲自深入太阳去考察啊?
 
当然不是。
 
比如毛泽东,他早在1917年时就精确分析和预言,二十年内中日必有一战。他在给好友的信里写道:“思之思之,日人诚我国劲敌!……二十年内,非一战不足以图存,而国人犹沉酣未觉,注意东事少。”
 
1937年七七事变,抗战全面爆发,刚好二十年。

如果说这时候他的预见,还只是基于直觉和巧合的话。
 
到后期写论持久战的时候,他就真的是“以理服人”了。
 
持久战这个说法,并不是毛泽东的原创,当时的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有人讨论过持久战的问题。
 
但只有他将这个论断,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思考、总结和分析,最终形成了统筹国内国外,全面分析敌我对比,总字数超过5万字的精辟著作。
 
写《论持久战》的时候,毛泽东并没有到抗日一线,但他在指挥对日作战中掌握了大量材料,多次和党内高层共同讨论,广泛思考,缜密论证。

这样作出的判断,才可能具有预见性 。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但调查不只是到乡下,到郊区,去挨个访谈才是。
 
其实,查资料是调查,看档案是调查,找人了解情况是调查,问问题是调查,亲自去操作也是调查。
 
只要你是在为了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而去了解更多东西,这就是调查。
 
相反,很多人看了几本书,工作了一段时间,就开始封闭起来,就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
 
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问题,都以为脑子里随便想想就能够解决,拿着一套不成熟的理论四处碰壁,却拒绝思考改变。
 
永远不要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掌握了真理。

即使,你真的是掌握了某种先进理论,就要努力让其他人理解这种理论。
 
除了爱因斯坦,其他人都可能想不出相对论,但爱因斯坦把论文写出来,诸如海森堡、波尔、普朗克等等那么多的顶级科学家,他们是能明白的。
 
科学和玄学的最大区别,不止是因为科学可以被证明是对的,更重要的是,可以被证明是错的。
 
重要的是,你要能通过调研,给出证明的路径。
 
只有这样,一个“先知”才能避免孤军奋战,才能联合更多的志同道合者,将预见变成现实。
 
这也是当年毛主席的做法。
 

5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要傲慢。
 
《三体》里说的: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对于那些已经预见了的,可能造成致命损失的“黑天鹅”事件。
 
哪怕多备一个方案也好。
 
千万不要傲慢,不要无知无畏。
 
为什么网上有人调侃说,这次的新冠肺炎专治各种不服?
 
因为,病毒没有国界,没有任何国家、没有任何人是天生自带“主角”光环的。
 
疫情初期,那些站在一边看中国笑话,诋毁、嘲笑中国抗疫行动的国家,当疫情全球爆发后,脸比谁打得都要响亮。
 
这些年里,我听到的话里,最让我震撼的有一句话是:
 
再虔诚的宿命论者,过马路时都会左右张望。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一定要对危机有足够的警惕。
 
我们自古以来,创造了很多这样的成语,比如:未雨绸缪,有备无患,居安思危。
 
外国人觉得中国人活得很累,天天想这想那,但这才是中华文明绵延几千年不断绝的原因。
 
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四大文明古国,只有中国的前面,是不用加古的。
 
因为从古至今,我们中总有一些有预见性的人,在夜里还睁着眼睛思考问题。带领我们为应对危险做好充足准备。
 
这些准备,在和平时期,在舒服的日子里,当然是看不出来的;而一旦危机来临,没有准备,就会一亡具亡,无一幸免。

平时多操心一点,临事前才不至于崩溃。比如意大利疫情为什么严重就给我们很大的启发啦。

基辛格在《论中国》里说: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现在我才理解,这种最勇敢绝不是匹夫之勇,而是因为对危机有了清醒的认知、有了应对的准备,才更有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勇气。
 
在危险环境中表示绝望的人,
在黑暗中看不见光明的人,
只是懦夫与机会主义者。—— 《毛泽东文集第二卷》
weixinjiayumeihao3.png

本文地址:https://www.tangboke.cn/post/274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