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是老蒋逼我搞的哲学

2019-02-20 19:09:46  阅读 928 次 评论 0 条

 

今天看了一下新闻,发现华为总裁任正非引用了一句毛主席的语录:

 


这句话引用地非常有水平,原话出自《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中国是一个大国——‘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不愁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国的华为在5G问题上面临了挑战,我们每天都能从新闻上看到,这里就不说了,但是时隔多年,毛泽东这句论断拿过来,我们还是会感觉很有道理。作为地球,肯定更是“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弄不好还有极昼,所以华为肯定有更多回旋的余地。

 

说到毛主席的哲学观点,很多学马哲的同学也会感到他在纯哲学问题上没有那么多原创,但据我们读著作的结论来看,却并不如此。我们认为,毛主席有许多有意思的观点,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上也有洞见,并且这种洞见与今天的马哲课本还不大一样,今天我们就选一篇他的谈话,做点摘录,讲解给大家。

 

 

我们找到的这篇文章是《关于哲学问题的谈话》,时间是1964年8月18日,座谈的有等人。因为时代原因,中间肯定有让各位喷饭的句子,请结合具体的历史进行理解。

 

“大学文科现在的搞法不行。从书本到书本,从概念到概念。书本里怎么能出哲学? …… 搞哲学的人,以为第一是哲学,不对,第一是阶级斗争。压迫者压迫被压迫者,被压迫者要反抗,找出路,才去找哲学。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别人要杀我的头,蒋介石要杀我,这才搞阶级斗争,才搞哲学。”

 

注解: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毛主席讲哲学,起手就不是爱智慧。因为历史条件的原因,第一是不是阶级斗争咱们暂时存疑。结合上下文来看,毛主席此处的意思是: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哲学,而哲学的自觉是由于现实生活的逼迫。

 

“去搞阶级斗争,那是个大学,什么北大、人大?还是那个大学好!我就是绿林大学的,在那里学了点东西。”

 

注解:……这句放弃,北大人大的进来挨打!

 

“六七十三年,尽学资产阶级那一套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还讲了教育学。五年师范,两年中学,上图书馆也算在内。那时候就是相信康德的二元论,特别是唯心论。看来我原来是个封建主义者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社会推动我转入革命。”

 

注解:通俗易懂,主席自述早年是唯心主义者,后来搞了革命。

 

“孔夫子也相当民主,男女恋爱的诗他也收,朱熹注为淫奔之诗。其实有的是,有的不是,是借男女写君臣。”

 

注解:通俗易懂,并不把孔子一棒子打倒。

 

“历来讲分析、综合讲的不清楚。分析比较清楚,综合没讲过几句话。我曾找艾思奇谈话,他说现在只讲概念上的分析、综合,不讲客观实际的分析、综合。 …… 怎么综合?国民党、共产党,两个对立面,在大陆上怎么综合的,你们都看到了。就是这么综合的:他的军队来,我们吃掉,一块儿一块儿的吃。 …… 一个吃掉一个,大鱼吃小鱼,就是综合。书上从来没有这么写过,我的书也没有写。 …… 要从生活中来讲对立统一。 …… 我是土哲学,你们是洋哲学。”

 

注解:这段话水平相当高。毛泽东此处区分了概念的综合和现实的综合,他认为现实的综合并不是概念上“合二为一”那么简单,而是一个主导原则吞并和综合了另一个对立的原则,这里的分析超过了目前的马哲课本

 

“恩格斯讲了三个范畴,我就不信那两个范畴(对立统一是最基本的规律,质量互变是质和量的对立统一,否定之否定根本没有)。质量互变,否定之否定同对立统一规律平行的并列,这是三元论,不是一元论。最基本的是一个对立统一。质量互变就是质和量的对立统一。没有什么否定之否定 …… 事物发展,每一个环节,都既是肯定,又是否定。”

 

注解:这段话水平也相当高。毛泽东此处区分了三大规律的位置关系,认为三大规律不能并列,并指出了辩证否定的内容。今天的马哲课本受此原则影响,已经作了调整,但有些课本还做的不够完善,为了套否定之否定的规律,强行将事物发展分成“肯定-否定-再肯定”的过程,其实是走了黑格尔的路子。

 

“恩格斯讲,要从必然的王国到自由的王国,自由是对必然的理解。这句话不完全,只讲了一半,下面的不讲了。单理解就能自由了?自由是对必然的理解和对必然的改造。”

 

注解:这里也十分重要。马哲课本那句“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其实就渊源于此。“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这句话出自斯宾诺莎《伦理学》,后来康德黑格尔也讨论这个必然王国和自由王国的问题,最后恩格斯《反杜林论》里更加发挥,讲了人类认识规律之后,对规律的运用让人走向自由王国,但是没有清楚地提出这个原则,这里毛泽东提出了,算是一大贡献

 

“(我)不相信共产主义社会不分阶段,没有质的变化 …… 电子到现在还没有分裂,总有一天要分裂。庄子说‘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这是个真理,不信就试试看。如果有竭,就不是科学了。 …… 我很欣赏《自然辩证法通讯》上坂田昌一那篇基本粒子的文章,以前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文章,(他)是辨证唯物主义者,他引了列宁的话。”

 

注解:这是毛泽东关于科学基本问题的论断,科学论文他老人家也看。后来因为毛泽东有这种思想,于是在基本粒子发现之后,其中有一个命名为“mao粒子”。

 

 


今天我们就引这么多,毛主席这篇谈话录挺长,中间涉及了很多的问题,发了很多的议论,马恩列斯、波格丹诺夫、卢那查尔斯基、陈独秀、章太炎、康有为、杨献珍、艾思奇、胡适、韩愈、柳宗元、任继愈等人都有提到,还讨论了一堆政治和近代史的问题,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找来看看。

jiayumeihaoewm.png


本文地址:https://www.tangboke.cn/post/218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