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之夏娃的醒觉

2009-03-09 22:11:53  阅读 361 次 评论 0 条

  此夜之前,我从不明白,
  什么是跌入深渊,并幸而不死。
  带着恐惧奔向恐惧,
  我感觉裸岩压住棉花引发崩塌,
  ——生命初始的颠狂,之前就是它,
  如潮汐起落,时刻给我困扰,
  在它面前,我曾一度徘徊。
  放荡,不过不再警觉贞节,
  让羞耻葬埋,
  不思考人类失落的庭园。
  昏过去,黑洞里我清醒着,
  等待他人打开那扇门,带来光亮。
  一个怪物靠近,我的眼睛闭着,
  体积多庞大!然而,
  我不敢设想已经是它的玩偶,
  魔鬼撕去所有害怕,肆无忌惮,
  我只是个漏斗,被戳穿的刹那,
  感觉黎明前的黑暗对我狰狞。
  一切会好:安慰自我,以梦里那道苍白曙光。
  之前,我不过是关门的庭园,虽有喧闹春光,
  过路人都听不见,错过我的心扉。
  直到陌生的冒失鬼,受了箭伤,闯进来,
  安慰我他急需一个地方逃避苦痛,
  同情出卖了我,
  惊恐里我出让花园的开垦权。
  由他自由自在地种花,还是种草,
  但我手头没有种子,他医治了我这种恐慌。
  他的耕耘是他的兴奋,和我的忍辱。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9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