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脑术:天真的玩意儿

2009-01-17 22:49:39  阅读 590 次 评论 0 条

  近看《参考消息》,2007年2月10有关于“读脑术”一则新闻报道,说“科学家使用高分辨率的大脑扫描设备读懂了人类的意愿”,实在新奇,一口气读完,心里那点由来已久的怪痒,不禁泛起:科学家何来如此执著于知道人类的意愿、动机,这到底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好处,福兮?祸兮?
  
  早在春秋战国时候,就有这么则古训:“知人者,智”。为了知人之智,人们接连发明创制了不少经验之谈,如气质人格论、占星塔牌、姓名生肖等等,层出不穷,其中当然不乏迷信且蛊惑人心的投机之论,然而纵观人们对诸如此类的“知人”、“读人”术无不奉若圭臬神明以助行事参考的那份狂热,可知,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空间,利用人们这一欲知人欲己心理,带来可观利润。
  
  西方的“读脑术”就是在这样一种气氛里推出,它将会带领人们走向另一种科学的迷信。科学是把“双刃剑”,为非为歹,存乎“人心”,善者以之可以为更多的善,善者以之可以为更多的恶,它为善恶将提供同等的方便。
  
  报道文章大肆宣扬“读脑术”即将运用于刑事审讯,那些不够诚实,死不认罪,或提供假证的犯人或者嫌疑,将被施之以脑扫描,由电脑机测出他的真正意图以及一直隐瞒的真相,这么一来,法庭省却了许多质问辨析的锁碎,只要用“读脑术”一扫描,直奔主题,大案、小案、疑案、奇案即可告破解决,这就是读脑术造成的刑事、法庭审讯流程仪器化带来的方便。
  
  然而,我们不可不知道,这样一来,冤案错案率的上扬与下调也是由“读脑术”说了算。何况“读脑术”的标准又是人为的,它源起于生物科学家、神经科学家预设的那些所谓的成立条件,万一神经科学家、生物科学家的研究出现差错,就会直接影响到“读脑术”的精准,这么一来,把“读脑术”用于法律庭讯,就显得十分草率,“审人”毕竟不同于“鉴物”,前者一错累及人命呀!而“读脑术”便有了把人当成器物对待之嫌了。
  
  人们之所以这样津津乐道于“读脑术”之于罪犯审讯上的利用,完全出于安全上的顾虑,“依靠以大脑扫描来控告罪行的先进技术,在违法行为实施前,就可以对其宣布判决了。”这种心态有必要吗?防患于未然固然是明智之举,问题是一个人未做出违法犯罪的行为,就贸然用“读脑术”测其动机,似乎不合乎人权与人道,就算测出有犯罪的动机,那也只是动机,不能就依此就例行判决,法律之事从来也未有这么简单过。
  
  不过,一旦“读脑术”被处心不良者掌控,那么人的隐私,类似于欲念、幻想、积储等等,即可随时测出,那么,一个人就很容易被另一个控制,这么一来,人法律上、人权上的自由就随时有被践踏的可能,因为不能排除在意志上,每个人都想透彻了解另一个人,控制另一个人,哪怕是隐私层面丁点的动机、事儿,谁不想知道,不是说“先知者必胜”吗。
  
  其实,“读脑术”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神奇,它还停留在十分粗浅的层面。当然我们不能排除某些疯逛分子最终会把它把弄得十分完美,真的能像东方传说里的“天眼”,能知人心、人事、世情变迁什么的,到那时候可能为了伦理纲常的考虑,像克隆技术一样以法律定制为不能“克隆人”,不能随便给人“读脑”。
  
  有一个律则我们必须明白,人类的自知程度还十分有限,这局限了“读脑术”的前途,某种意义上说,“读脑术”不过就像古时的苏非派定出的所谓九型人格一样,是人类中的部份资性高胜者的一种“自知”冒险,乍看之正儿八经,严肃的很,最后还不是一种天真玩意儿,像电脑算命一样,一两套软件在那儿闹来闹去,赚取那些信男信女的利钱罢了。
  
  如果“读脑术”真个是如新闻报道的那样神乎,那么对于心理、精神病患以及智力有缺陷者,则是一个福音,因为他们的意图与动机,就不会被正常人一再的费解乃至误解,因为“读脑术”一扫描,他们的真正想法与意图就真相大白,那时我们或者还能从他们的奇思妙想里得着一些有助于现代文明的创见,然而,可惜的是,关注他们的多是医生,像“读脑术”,不过是正常人饭后的一点谈资或者噱头,它确能于人类的文明增进些许?使人不能确信,只是科学界费钱闹出的一点小新奇罢了,或者不能排除是一些新闻记者派生出来新鲜与趣味罢了。
  
  2007年2月12日星期一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