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吻一万年[第四章]

2010-07-15 15:11:16  阅读 467 次 评论 13 条

  (九)
  
  我们从那一天起正式地确立了恋爱关系,也正式住在了一起。生活的节奏真快,一晃好几个月又过去了。快过年了,君如怀孕了,差不多四个月了,她说要回家看一下父母,同时要办一件事,就是回家拿户口本,跟我把结婚证取了。我跟她说与她一起回去,一是让他父母看一下我,了解我一下;二是我怕她一个人回去不放心,怕出什么意外。她对我说:“哥,你也好久没回家了,你还是回家看望一下父母,顺便准备一下咱们的婚事,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况且我们那里是小山村,思想很封闭,父亲这个人脾气很不好,看到我随便带一个陌生的男孩子回家,会说什么的。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难道我还会回不来不成,你放心吧,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我见她如此坚持,也只能让她自己去了,临行时对她说:“遇事不要着急,好好地与伯父伯母商量,自己要保重,我等你回来。”她点了点头。我紧紧地抱住了她,将她拥在怀里,对她说:“妹我会很想你的。”她也深情地对我说:“哥,我也会想你的。”我们的唇再一次吻在了一起,很久很久。她走了,回手向我招了招手,并对我喊道:“哥,你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回来了。”我望着她远去的身影,久久不愿离开,同时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时间过去的好快,一晃过年过去了十好几天了,我还没有听到君如的消息,给她打手机,却关机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心急如焚。对于婚事的筹备也进行不下去了。父母对我说:“子轩啊,你快去君如家看一看吧,这孩子十几天了怎么还没消息啊,不要发生了什么事?家里的事情你不要管,我们会替你操心的。”我点了点头告别了父母,去君如的家乡去打听君如的消息。
  
  (十)
  
  来到君如的家乡,我才知道什么是闭塞,她的家乡是一个小山村,它们村通向外界的路只有一条,还是很崎岖的山路,根本不通车,要想到达那里,下了车还要步行三十多里才能到达。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到了那个小村子。那个村子也就五六十户人家,房子是建在山坡上,户户之间并不相连,每一户要离上百米。我好不容易打听到君如的家,在她家的门口我站住了。那是三间房屋用石块堆砌而成,真没有想到山里人是这样手巧,那小石块是那样小,他们竟然一点不差地建成房屋,只是房屋有一些低矮。我鼓了鼓勇气敲了几下门,门开了人里面出来一个老太太,她大约七十多岁的样子。她上下看了我一眼,问我:“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找谁啊?”
  
  “这是君如的家吗?我是君如的男朋友,”我对老太太说。老太太一听脸色突然大变,满脸的悲哀,她说:“你是什么,是你害了她,这里已经没有君如了,你快走吧!”“大娘,发生了什么啊?君如怎么了?”我急切地问,还没等我说完,老太太就当地一下关上了门。我再敲,怎么也没人出来了。我在外面大声地喊:“君如,你在哪里,我是子轩啊,你出来啊,我找你来了!”任凭我喊破了喉咙,也没听到君如的声音,也没出现君如的身影。我无力地坐在了门口的石块上,茫然无措啊。君如你在哪里啊,难道你不知道我在找你?你去哪里了啊!一种不祥的兆头袭上我的心头。
  
  我在君如的家门口游荡徘徊,直到很晚了,也没有一个人出来。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奈的我只能望着星光垂泪。一夜就在匆忙与无头绪的相思中度过了。第二天早上,很早门忽然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小伙子。他看了我一眼,对我说:“你还没走啊,好吧,你找君如是吧,你跟我来吧!”“你们把君如弄到哪里去了?你是她什么人啊?”我问。“我是她哥,你跟我走就是了,唉,我的苦命妹妹。”他在说这话的同时,声音有些涩,用手抹了一下眼睛。
  
  我与她走了很长的一段山路,在一块山间的平地内看到一群大大小小的土堆,里面横七竖八地立着一些石碑,原来那是一块坟地。他领我来到一处,对着那一块新起的土包说:“她就在那里!”“什么,发生了什么啊?”我猛地抓住了她哥哥的衣领,泪如雨下。“你告诉我,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君如怎么就会没了呢!君如……”
  
  他哥哥对于我的追问也怒了,他用力一甩,将我推到那培新土上。他对我大声地说:“就是你害了我的妹妹,要不我怎么会失去她,她可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更疼她,妹妹……”他泣不成声。“怎么会是我害了你,君如你说话啊!”我扑到了那堆新土上,大声呼喊她的名字。后来在泪水的哭诉里我知道了君如为什么离世的原因。原来君如回家后,父母听说他在外面有了男朋友非常生气,在他们看来,女孩子处男朋友非得有媒人不可,这样自作主张,一定是让人带坏了。除此之外,更让他们非常震怒的是君如怀孕了,这样的女孩子对她们来说是一种耻辱,山里的女人讲究的就是贞洁,没有经过结婚就怀孕的女人,一定是坏女人,破坏了门风,会让山里人笑掉大牙的。为此,父母斥责她,让君如无话可说,尽管她一再重申她是自由恋爱,她不是轻狂的人,我也不是随便的人,我们都是真心相爱的,他父亲仍不依不饶。她的父亲拿着笤帚追打她,她一边跑一边躲闪,结果一不小心,身体撞到桌子上,她栽倒了,倒了在血泊里,任她呼喊也没人理她。
  
  在山村里有一个很可笑的做法,就是当女人不想要孩子时,就会从某些墙上或者猪圈上跳下来,胎儿掉了是最省事的打胎方法,君如出了这样的事,正好让那罪虐从体内排出来,这正是好事,所以没人管她。哪里会想到,君如大出血,由于上医院迟误,她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时,她痛苦地喊着我的名子。我听了这些痛断肝肠。君如是我害了你,我不应该让你自己一个人回到家里,我们在一起我不在乎那个红本本,只要你在就好,可是你却走了,永远地回不来了,君如我的妹妹,我永远的爱人……
  
  我哭啊哭,在泪光中,我忽然发现君如正微笑着向我走来,她悄悄地扑向我,将那一个深深的吻印在我的嘴唇上。我在泪光中渐渐地模糊了自己的身体,与她共同融化在那个没有嘲笑没有世俗礼教束缚的世界里了。吻,让我们吻上一万年,永远不会再分离。(文/苗凤军)

  注:连载完结
  
  附其他章节:
  泪吻一万年[第一章]
  泪吻一万年[第二章]
  泪吻一万年[第三章]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66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苗凤军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huangjun
    huangjun  @回复

    才几天没来,都已经发了四篇连载了,晕!

  2. winw
    winw  @回复

    可恨的旧风俗啊

  3. 小叶榄仁
    小叶榄仁  @回复

    很同情他们,但更可恨的是那些人的旧俗!

  4. 玻璃瓶
    玻璃瓶  @回复

    不错,支持一下,http://www.xzhybl.com路过

  5. 午夜悄悄话
    午夜悄悄话  @回复

    这个站不错的 很好的

  6. 小罗
    小罗  @回复

    模板不错,简洁明了!

  7. 雷朋
    雷朋  @回复

    顶一个。

  8. abc
    abc  @回复

    好久没来了

  9. Firm
    Firm  @回复

    呵呵,连小说都写起来了

  10. 雷朋
    雷朋  @回复

    不错,

  11. 李宁
    李宁  @回复

    我来不及重新看,只能从中间插进去。

  12. 单机游戏下载基地
    单机游戏下载基地  @回复

    连载啊连载

  13. 皮皮小说网
    皮皮小说网  @回复

    呵呵我是小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