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背上的记忆

2010-01-04 09:07:54  阅读 405 次 评论 5 条

  在我的记忆里,有父亲两次背我远行的经历,虽然时光久远,但在父亲背上的那份感觉却晃如昨日,终生难忘。
  
  的胯下,让我双腿夹住他的脖颈“骑马”。由此我小小的心灵里竟然产生了这样一种错觉:父亲只能背孩子,不能抱孩子。于是我看到小伙伴被他们爸爸抱着时,还去笑话他们。长大后我才真正明白父亲只背不抱我的秘密:原来父亲患有肺结核病,怕传染给自己的孩子。可惜的是,因年龄太小,许多儿时父亲背我的记忆已是荡然无存,唯一能记起来的只有两次。第一次具体的经过已经模糊,存留下来的只有一个晃悠在父亲背上的梦。随着父亲的行走,我一路都在梦中,有时我变成了一只小鸟,四处风雨飘摇,我在父母温暖的羽翼下,坚守着一个属于自己的牢固的小窝;有时自己仿佛又置身于虚浮的云端,飘呀飘不知归处,突然我降落在一座大山上,我紧紧抱住一棵大树也许是一块坚固的岩石,心中顿生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回家后我才知道,我的梦境并非完全虚幻,正当我在梦中飘呀飘时,父亲在跨跳一条小溪,跌倒了。因为他双手反在身后托着我的屁股,害怕一松手将我甩出去,所以在倒下时父亲双膝跪地,身子前倾伏在了地上。结果我毫发无损,父亲却摔得鼻青脸肿,膝盖流血。可是我仍然在香甜的睡梦中,落在一座坚实的大山上,抱着一棵安全的大树……第二次关于父亲背上的记忆,已是我的少年时代。
  
  那年我十三岁,正读初一,有一天晚上我的右脚弯里突然居烈疼痛,懂医的奶奶检查后对爸妈说,是肿毒,得赶紧到井子冲余医师那里去治,拖下去华仔的脚会毁掉。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呀,一没有钱,二没有人帮忙,如何去三十里路外的井子冲就医?那时正是上世纪的七六年,大家都没有余钱,找谁借都是一样的结果。那时几乎没有短途车,去几十里远的地方都是靠的“11”路车(两条腿)。至于请人抬担架,其时正是“双抢”农忙时节,生产队上本来就劳力紧缺,队长肯定不会答应。一时间母亲急得哭起来,
  
  父亲二话没说就去鸡笼捉鸡,然后将两只绑了脚的鸡装在两只网兜里,再将它们扎在一起挂在自己脖子上,吊在胸前,再然后让母亲将我扶上他的背。母亲拿几只生红薯和一块“大糖”(蔗糖)塞在父亲和我的裤袋里。就这样父亲背上十三岁的我,连夜去三十里外的井子冲就医。足足走了五个小时,到达时已是早上九点农村吃饭的时候了。
  
  父亲顾不上啃几口生薯,却张罗着让我吃大糖,随后又赶到市场去卖鸡换钱给我看医生。余医师说我脚弯生的肿毒越早治越好,否则会致残,他当即给我开了刀。休息和观察了一小时后,父亲又背着我往回赶。
  
  回去要比来时困难多了。父亲一直没吃饭只啃了两个生薯,又背我走了三十几里路,体力严重消耗,而他自己还是个肺结核病人,这时正是中午,七月的太阳毒辣辣的晒人,我则因为刚做手术,脚不能动不能碰,更加重了父亲背我的难度。我趴在父亲背上,听着父亲急促的喘息声,看着父亲因用力而显成酱红色的脖子,以及从父亲头上纵横而下的汗珠,我无声地哭了,泪珠滴在父亲脖颈上和着父亲的汗水往下流,在我的胸膛和父亲脊背间蒸发……
  
  要休息的时候,父亲必定选一不高不矮的田埂,方便我刚好能坐下,以免触到我的伤口。有时走好远都没有合适的地方让我下来,父亲就只能咬紧牙关,迈着发抖的双腿,硬撑着继续前进。有一次休息时,父亲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被太阳晒得发烫发软的拳头般大小的酱瓜,硬要我吃,他自己却伏在稻田边的水沟里喝水止渴止饿。就这样我趴在父亲热汗直流的背上,父亲走在热焰腾腾的地上,我们一步一步往家里赶。
  
  幸好在半下午时,我的两个堂兄抬着一副用竹椅做成的担架来接我,父亲终于才卸下我这副“重担”。
  
  父亲背上的记忆,既让我快乐又让我痛苦,虽然时光过去了三四十年,但那份如山的父爱似海的亲情,却像千年陈酒,逾久弥香,永世难忘!(文/彭建华)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49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彭建华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三七八蛋
    三七八蛋  @回复

    文笔很细腻啊。有背影的感觉了。

  2. 北街
    北街  @回复

    父爱同样伟大!

  3. 托名汉相
    托名汉相  @回复

    文笔真好!
    这个网站的文学特色是不多见,希望继续努力,越办越好!
    另:贵站侧边栏被挤到文章的下面了,估计是侧边栏的宽度设置不合理,请调整一下吧

  4. 海农
    海农  @回复

    亲情!

  5. 娱乐博客
    娱乐博客  @回复

    父亲,不知道怎么说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