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坡●第13-14节(长篇连载)

2009-11-08 09:05:42  阅读 431 次 评论 0 条

  十三
  
  再说此时的山翠,她此时正在躺产床上。随着肚子一阵阵的刺痛,她拼命地挣扎,痛苦地叫喊着。山根在产室外来回地走动着,他心里很焦急。山翠从犯病到走入产房去引产,肚痛已经七、八个小时了。在山翠生第一个孩子时她也没这样痛苦过,而今天她腹痛七、八个小时了,那腹痛得腰都直不起来,脸上也出了很多的汗。他明白什么叫瓜熟蒂落,而这个孩子还没到日子就这样被拿了下来,这叫摘生瓜,怎么不痛啊!她握着妻子想安慰她,而他却笨嘴拙舌的说不出什么来。对于妻子他很心疼也很无奈,唯一让他感到的只有恨。他恨肖月娥,对于自己的弟媳她不睁一眼闭一眼,她是什么人啊,难道她真是一个官迷,对于自己的一家子也不放过。当他在产房外胡思乱想呢,月娥走了进来,月娥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月娥,但他装作没看见,低着头不理月娥。肖月娥快步走到山根前,对山跟说:“大兄弟,你怎么在这里啊?山翠呢,她怎么样了?”山根用鼻子哼了一下说:“还不是在产房里遭罪呢!你听她在产房呼叫的多痛苦啊,一家子人你还这样没面子,肖月娥,这一辈子你也赎不了你的罪恶啊!”大山恨恨地对月娥说。月娥听了这话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她对山根说:“这怎么能怪我啊,这是国家政策啊,你应该理解这事啊。”山根听了说:“什么国家政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别跟我讲大道理,如果山翠有了什么闪失,我不会饶过你。”山根说完这事后,狠狠地瞪了一下肖月娥后什么话也不说了。这时产房的门开了,一个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护士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桶。那个护士对山根说:“你是里面引产的人的家人嘛,孩子已经掉下来了,你快把这个东西倒在医院后院那口破井里面去。”护士说完将那个塑料桶放在了山根的面前。
  
  山根见了那东西只是用眼扫了一眼,他的脸就变了色,他什么也没说一下子就向肖月娥扑了过来。她抓住肖月娥的衣服就喊道:“肖月娥,你这是干了什么事啊,你看你做掉了我的儿子,你好狠啊!你还我儿子。”他呼喊的同时,用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肖月娥的领口,肖月娥用力晃动自己的脖子,她的脸涨得通红,想说话却说不出。那护士见了这个情景慌了手脚,上前抓住了山根的手,对山根吼道:“你这是干什么啊?医院可不是打架的地方,你快放手,不然会出人命的。”可是山根的手紧紧地攥着,小护士怎么用力也将山根的手掰不开。她只得大喊:“快来人啊,要出人命啊!”那在科室值班和医生和护士全跑了出来纷给来拉架,他们好不容易将山根拉开。肖月娥这才长长地出了好几口气,她的脸色才好了点儿。那小护士对山根说:“你们想干什么,尤其是你这个男同志,为什么动手,人家这位大姐惹你了吗?”山根听了这些,他气乎乎地说:“惹我了吗,就是她让我们没了儿子,我能饶她吗?”这时一位医生过来了,对山根说:“年轻人你是怎么回事,医院可不是闹事的地方,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山根一指月娥说:“她是大官,我们村的妇联主任,就是她让我的媳妇上的车,把我的儿子做了。”大家一听这才明白了什么。
  
  这时月娥走上前,对那个医生说:“同志你是医院的领导吗?”那个医生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说:“怎么了,有事吗?”月娥听了这话对那个医生说:“领导同志,我对你们医院的工作得提点儿建议?”“是吗?什么建议?”那医生说。月娥说:“哪有引了孩子让人家自己处理的,这本是你们医院的事啊,你们这样做不是很容易造成我们与村里群众的矛盾吗?这是没出什么大事,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们医院能负责吗?”医生听了这话转身那个小护士说:“这是真的吗?”那个小护士低下了头,脸红了。她轻声说:“我以为孩子已经做了,那家属思想一定通了,也没考虑什么就让他去做这事了。”医生听了这话说:“你怎么会这样啊,什么也别说了,一会儿到我的办公室去,做工作不认真,你还想干事吗?”然后他转过头对月娥说:“大姐你批评的对,这是我们工作的疏忽,今后我们一定要加强对工作人员的管理,请你原谅。你身体没什么事吧,用检查一下吗?”肖月娥听了这话,对医生说:“没事的,只要今后不再发生这样的事就行了。”医生让那个小护士将胎儿处理了,又对山根说:“孩子已经做掉了,你也不要想得太多,再说你这样做也是响应国家号召,这位大姐做得也是对的,希望你能理解。”正在这时,山翠从里面出来了,有一位护士搀扶着,看她的脸色蜡黄,眉头也紧皱着。紧跟在山翠后面的是一位妇产科的医生,她指着山翠对山根说:“你的媳妇子官收缩的不好,在手术过程中出血不少,等一会儿还要清宫,你们先搀她休息一会儿。”山根和月娥听了这话都过来了,都要搀扶山翠。山根用手将月娥阻拦了在一边,并对月娥说道:“用不着你,看你假惺惺的样子。”月娥听了这话心里觉得好委屈好无奈。那位医生见了对月娥说:“大姐,我看今天这个兄弟头脑是转不过来弯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你让他自己去照顾他妻子吧,你到我屋来坐一坐。”月娥想,也是的,自己不能与山根一般见识,他心里还有解不开的扣,对这事慢慢来吧,自己还是回去吧,过两天等他们两口子心情好一点儿了,再去看他们。她于是对医生笑了笑说:“不麻烦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好好地照顾一下病人,我走了。”她又回头对山根夫妇说:“山翠你要好好地养着啊,山根你要好好地照顾她啊,你们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她与医生打一个招呼就回家了。山根听了她的话,用眼睛再次瞪了月娥一下,鼻子连哼一声也没有,月娥觉得心里好酸,她叹息着走了。
  
  十四
  
  夜色深了,肖月娥躺在炕上说什么也睡不着,白天发生的事如过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中一遍遍地闪过,她真没有想到干计划生育工作会这么难,她刚上任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发生了这样和那样的事,这让她感觉很累。这时丈夫铁柱转过了身子,对她说:“月娥你还没睡吗?心里有什么事吗?”肖月娥叹了一口气说:“唉,不知怎么的,睡不着觉,心里也感觉多少有点儿不痛快。”“月娥啊,你也许累了,也许是你的思想负担太重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别想太多了,我已经听说白天在医院发生的事了,山根就是那火暴脾气,你别太放心里去了。”丈夫铁柱说。“真没想到计生工作真是这样难,早知如此真不应该接个担子啊!”月娥说。肖铁站将身子坐起说:“怎么,泄气了是吧!有一话说得好,万事开头难,只要你把功夫下到家,工作还会有转变的,不要恢心啊!”月娥听了皱了皱眉说:“是啊,万事开头难,我真得好好琢磨一下,这工作应该如何开展啊!”铁柱听了这话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服输的,你用心吧,咱们一家人都会支持你的。”月娥听了点了点头说:“只能如此了,既然接过了担子总得试一下啊,不然会让乡亲笑话的。”铁柱说:“无论怎么样,你别想得太多,我相信你会干得更好的。好了,睡吧,时间不早了。”铁柱说完这话时,嘴里打了一个哈欠。铁柱躺下了身子,月娥见了不再说什么,只是心里还在想着什么。
  
  第二天天亮了,月娥刚吃完饭,将碗筷收拾好,就见一个老头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嚷道:“月娥啊,不好了,发生大事了。”月娥听到这话急忙迎了出来,一看那个老头,原来是邻居张大爷,她对张大爷说:“大爷发生了什么事啊,你这样心急麻慌的,别着急,有什么事慢慢说。”张大爷说:“月娥啊你快到你家承包的果园看一看吧,早上起来我去外面遛弯了,路过你家果园时,果园里发生了大事了?”张大爷气喘嘘嘘地说。“发生大事,什么大事啊?您别着急啊,有什么事慢慢说。”月娥拿过来一个凳子递给了张大爷。张大爷并没有坐,他说:“你家的果园也不知哪一个小兔崽子弄得,把树枝树树丫打了一地,那叶子和小桃子掉了一地啊,你啊快去看一看吧!”“啊,”月娥听了这话脸色大变,顾不得再招呼张大爷,风是风火是火地向村外自己家里承包的果园跑去。
  
  肖月娥一口气跑到了自家的果园,来到那里一看她的眼睛就直了,真的,她家的果园里的树木果然遭到了别人的破坏,那果园里一片狼籍。树叶,桃子落了一地,她看到了这些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那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这桃树是她家的命根子,她家一年的收成差不多全都指望着这树呢,如今这树被毁了,今年的所有收入都泡了汤,这怎么不让她难过啊!她坐在地头哭天呛地,她真恨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正在她坐在那里哭时,后面她的丈夫和婆婆还有其它的邻居追了过来。丈夫铁柱跑在了前面,他来到自家地里,看了看果园里的情景,什么也没说,他一把将月娥从地上拉了起来,他对月娥安慰道:“别这样了,让人家看见了多笑话啊,快起来吧!”月娥哭着说:“这是怎么了啊,我只干了这么两天计划生育就伤人了吗?再说我也不是为自己啊,为什么这样损害我啊!”月娥正在哭泣间,她的婆婆也跑来了,老太太看了这些,脸色虽说很不好看,但她并没有大声地诅咒,相反地她用拐杖将地面敲得当当地响,对月娥说道:“月娥,你起来,哭什么,不就是糟蹋点果树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让那些没心肝的让去糟蹋吧,我们不怕,你好好地干吧,难道怕他们吃了我们不成。快起来,让别人看见了多丢脸啊。”与此同时,村长王三泰也来了,他见了这个情景,气坏了,他吼道:“这是哪个王八羔子,狗犊子干得事啊,真是伤天害理,我知道了,非打断他的狗腿!真是不象话。对了月娥,别伤心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可不好,果树遭受了损失,没事的,公家补。”月娥听了众人的话,从地上起来了,乡亲们见了这情景也是说什么的都有,“唉,真是不象话,有意见当面说,别损害人家的庄稼吗!庄稼不是我们的命根子吗!”有的人说。又有人说:“是啊,遇到这事也没办法,这世道什么人没有啊,害你点儿庄稼也就得了,如果对人想做点儿什么也没准。”“看来这计划生育真是伤人的买卖,还是不做得好。”乡亲们七嘴八舌。月娥从地上站起了身子,她抹去了泪水,看一看这果园的狼籍,她的心在流血。她对王三泰说:“唉,真没有想到,我刚上任计生工作两天,就惹来了这样的麻烦,以后的工作真不知道怎么干啊!”三泰说:“月娥啊,恢心了吗?不要这样,总有一天乡亲会理解你的。你可不要为这一点小事就不干了,你要有志气,一定要做好自己的工作,给他们看。对了你也要想一想有谁会糟蹋你的果园,我一定不轻饶他。”月娥低头想了想,她琢磨会是谁呢,一定是山根这小子,平时办事都愣头愣脑的,一定是他生气了,将气撒在了自己的果园里,唉,真没办法。想到这些,她对王三泰说:“村长啊,不用想了,无论是谁俺也没抓住他也,没办法,就是即使看到了,乡里乡亲的也较不得真儿,再说人家也许是一时之气,我想,他过后也会后悔的,过去就过去吧!”王三泰说:“月娥你真是一个好同志,难得你这样大度开明,不过我若真知道了,一定好好地批评教育他一顿。好了,一会儿找几个人给你帮一下忙将果园的场面收拾一下。唉,真是给你添了麻烦,这事我也有责任啊!”“哦,村长您别这样说啊。我想你也不希望发生这事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您别往心里去,”月娥说。“您能这样想就好了,月娥,我们回去吧,我用广播对村民做一下思想工作了,但愿今后不会发生什么事。”王三泰和众人打了一个招呼就走了。月娥看了看果园再次叹了一口气,对自己的丈夫说:“你先和妈妈回家吧,让我好好地静一下,唉,我觉得有点累啊!”婆婆想对月娥说什么,丈夫对婆婆摆了摆手,并对婆婆说:“妈,我们回去吧,她没事的,让她静一下更好。”婆婆摇了摇头,走了。果园内肖月娥独自站立在那里,任晨风吹着她的头发,她默默地站立着很很久。她哪里知道,在明天会有更大的风雨在等待着她啊!(文/苗凤军)
  
  (待续未完)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43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苗凤军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