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坡●第5-6节(长篇连载)

2009-11-04 09:01:35  阅读 454 次 评论 0 条

  五
  
  早晨,太阳从山头上升了起来,阳光照着小院,院内的小树上有几只麻雀在叽叽喳喳地叫着。这时院子的篱笆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中年妇女,她头上围着一块毛巾,身上穿着一身蓝色裤褂。她就是铁柱的媳妇,小花的娘。与此同时从屋内也出来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他走路腿有点拐,他就是铁柱。
  
  大嫂对自己的丈夫铁柱说:“唉,你出来干什么啊?我去大队部你看家就得了,反正现在地里也没什么活计啊!”铁柱说:“我想到地里转一圈,看今年咱们家的果树长势如何?”大嫂说:“这事你不用操心,你千万别在傻了,这刚做完手术,可得好好休息啊,如果落下什么毛病自己受罪不说,关键家里就你一个顶事的男人啊!”
  
  厢屋门开了,老太太从屋内走了出来。老太太说:“你啊,你出来什么啊,早上挺冷的,快进屋,做了手术还瞎遛达,别没事找事啊!你爸早就下地去干了,去不着你操心啊!大媳妇,你干啥去啊?”大嫂说:“妈,我去大队部一趟有点儿事,你看着小花他爸一点儿,别让他乱走,也只有你老能管住他啊!”老太太说:“唉,我管他什么啊,我若是管住他,他早就不敢一声不吱就把事办了。
  
  铁柱听了这话对老太太说道:“妈,你看你这又来了,好了,我进屋了,我不出去了还不行吗!小花她妈,你在大队好好听一听书记村长的话,如果觉得自己行你就应下来吧,总之,我是一个党员,你也应该为国家做点事啊!”“你们又想干什么啊,又瞒我啊,真是的,闲我老不中用了啊!”老太太听了儿子的话问儿子。“唉,妈你怎么这么说啊,有什么事我们瞒你了。昨天书记来了嘛。”老太太说:“是啊,他不是看铁柱了吗?莫不是还有什么事吗?”铁柱说:“是啊,他是来看我,顺便着跟我商量一个事,想让小花当咱们村的妇女主任。”“什么?你们想让她当妇联主任,你们答应了!这可是伤人的事啊,说不好听的,这可是缺德的事,别人躲还来不及呢,你们千万别应承啊!”
  
  大嫂听了对老太太说:“妈,其实我与你的想法一样,可是让铁柱一分析,我觉得应该试一试。”“他分析什么了?”老太太问,“让铁柱一分析咱们什么都得干啊,反正现在的计划生育工作不但伤人,而且还不好干,你看那大肚子满街跑,我看你怎么办啊!再说都是乡邻,你能拉下脸来,让别人去做吗?如果说你们非想干,我丑话说头你们的事我管不着,但我也得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要干,可别干两天就被气得撂挑子,禁不住考验,如果真是那样,倒不如不干,到时候丢人现眼可是你自己!”
  
  大嫂说:“妈,谢谢你提醒了,我会努力的,只要让我干。”老太太说:“反正自己的磨自己研,你看着办吧。”老太太又转面对铁柱说:“你也快进去吧,瞎转悠什么,万一落下病那也是自己的,并且一家子老小还指着你呢!”铁柱嘿嘿地一笑,对老太太和大嫂点了点头就进屋了。老太太摇了摇头也进屋了。大嫂又用手包了包头上的围巾,开了篱笆门走了出去。
  
  村委会内,书记李德明,村长王三泰全在,他们正在研究什么。门一开,大嫂从外面进来了。李德明看到大嫂来对众人说:“哦,是铁柱媳妇月娥来了,快坐。”王三泰见了也说:“小花妈啊,你来得好早啊,快下先暖和一会啊!你们铁柱怎么样,没事吧!”
  
  大嫂说:“哦,谢谢书记、村长挂心了,我那口子壮得很,跟一头牛似的,没事的。”李德明听了说:“身体壮是好事,但告诉他好好休息几天啊!虽说是小手术也要借对着点啊,再说这时候注意点才不会落下什么病!”
  
  大嫂听了说:“是的,我明白,就是他那人脾气有点强,坐不住,躺不住。”王三泰说:“那可不行,做这样的手术最起码也要休息一个星期,你要好好地看好他,别让他干什么活计。”大嫂说:“唉,他想干,这时候有什么活计可干啊,那种地什么的,还得几天呢!李大哥昨天下午您到我家了,我听铁柱说你要让俺当咱们村的什么妇女主任,我行吗?”
  
  李德明说:“唉,我正跟三泰哥核计这事呢!我们俩个都觉得你行,一是呢你有文化;二是呢,平时你就爱帮个人,群众对你的口卑不错;三是呢,你们只生育了两个女孩铁柱就带头做了结扎,有说服力。”大嫂:“唉,让您把我一夸,我还真是不好意思,我哪有那么好,再说计划生育不是什么好干的事啊,万一没抓好,给村里带来什么麻烦那可就不好了。”王三泰说:“我相信你行,书记也相信你,我知道虽说你平时说话大咧咧的,但办起事来是钉是钉铆是铆的,很认真,只要你不嫌计划生育工作烦心劳累就行,希望你能接过这个担子,能把咱们村的计生工作搞好,抓出一个起色来。”大嫂说:“既然大家这么抬举我,我也不再推辞了,也希望村长书记你们二位在今后的工作中多指点、多支持,有什么做不到的,多批评。”李德明说:“这事你就不用说了,我们都会支持你的工作,再说计生工作并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是国家的事,是全民的事,我们都应该支持你干好工作的。下面有一个事正想跟你说一下。”“什么事情啊?”
  
  大嫂问。王三泰:“是啊,这是一个当务知急的事,所以,找你商量一下。”“哦,会是什么事情呢?”大嫂问。
  
  李德明点起了旱烟袋抽了一口。然后他说道:“李德明:现在的计生形势你也是知晓的,虽说上面有运动,搞结扎、抓外孕,但一时呢对超生现象还控制不住,我和你村长大哥商量一下,借咱们这次搞运动的机会开一个表扬大会,对支持计划生育工作的村民表扬一下,奖励一下,这样我琢磨要比总抓罚效果要好一点,你说是吗?”王三泰说:“虽说咱们村很穷,搞这样的活动也是头一次,我们要一炮打响,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干啊?”大嫂说:“我很支持你们能有这样的想法,计生工作虽说有强硬的手段,但是有些事情还需要用用心去做,改变一下工作策略也许会更好!”王三泰说:“是啊,所以说,我们想请你在会上发表一下自己对计生工作的想法,给大家做一下典型发言。”
  
  李德明也说:“是啊,只有你才有说服力啊,所以说你应该好好准备一下啊!”“让我做典型发言,”大嫂说:“唉,我有什么可发言的啊,庄稼妇女有什么好说的,你们还是让别人发言表态吧!”
  
  李德明听了大嫂的话说:“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干这事不能推三阻四的,以后计生工作的困难多着呢,如果报这样的态度工作可不行啊。”大嫂低下了头她说道:“不好意思,好的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正在这时门又推开了,从外面进来两个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年轻人。那个人进来就对他们说:“哦,李书记、王村长,你们好,我们来打扰你们来了。”王三泰一见来人,急忙从椅子上坐起来,对来人说:“哦,是张镇长来了啊,哦还有小徐啊,你们又来抓工作啊!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他用指了一下大嫂说:“这是我们村新找的妇女主任肖月娥同志。”然后他又指了指那进来的两位同志,对大嫂介绍说:“月娥,这是镇里专抓计生工作的张子寒镇长,那个是镇计生统计员徐春霖同志,今后你们打交道的机会很多啊,希望你们能相互支持啊!”
  
  肖月娥走向前去伸出手握了一下张子寒:“你好张镇长”,张子寒说:“你好,肖月娥同志,很高兴你加入我们计生系统。”肖月娥又握了一下徐春霖的手说:“你好小徐,很高兴见到你。”徐春霖说:“你好,月娥姐,很高兴认识你,欢迎你加入我们计生系统,以后有什么事就找我,希望你对我今后的工作能大力支持。”肖月娥对他说:“你真是太客气了,我是一个还没参加过工作的新手,对工作还很生疏,希望你们能多多帮助。张镇长你们来有事吧!”
  
  张子寒说:“是啊,现在的计生形势很严重啊!上面也快考核了,村里呢,结扎任务,拿外孕的任务还很艰巨啊!我们不得不采取一些强硬措施,要不真的不好干了。我们计生办已经来了十几个人啊,那班人已经随村治保主任,到李大山家去了,听说那媳妇已经怀了第六胎,再生一个就是小六了,你看他家那日子过得,上顿都没下顿了,还想生,还发下了什么话,非生一个带棒的不可,唉,怎么会这样啊,再生一个穷得更得掉渣,真得开门喝西北风啊!”李德明听了说:“你说得一点儿也不假,可是那李大山年龄不大却是一个死脑筋,生了好几个娃,已经违反了政策,你说他还想生,这是一个什么人啊,我们找他几遍了,做他工作,他就不开窍,真是没法,这次是得好好整一整他,也省得他闹。”
  
  六
  
  在李大山家的院子里,李大山的媳妇坐在院子里正在哭泣。她一边哭一边骂道:“天杀的,你们怎么这狠啊,这孩子都快六个月了,已经成人形了,你们还要让我做掉她,我坚决不做,要不你们就杀了我吧!”另一边上李大山一手拿着菜刀挥舞着。一群人正在一边站着,那计生专干兼治保主任的李山岳在一边劝说。
  
  李大山说:“我看你们恶还是我恶,看你们谁敢动我的媳妇我就做了他!”那治宝主任李山岳见了这个情景上前对李大山说:“大山,你想干什么,你舞刀弄棒的,不怕伤了人啊。你也不想一想,再生一个孩子,你的日子怎么过啊,现在你们一家人吃了上顿就没下顿,如果再生一个真得喝西北风了,这样,你的日子如何过?”李大山说:“我喝什么与你们何干,你是三个鼻子眼出气,多出那口气啊!”李妻也说:“再让我们生这一胎,我们肯定不生了,就这一胎不好吗!你们知道吗,女人怀胎是一件多么不易的事啊!再说我这一胎肯定是男孩,他一个劲地踹我啊,与上几个不同啊!如果让我生了,我烧香拜佛,感谢你们的大恩大德。”李山岳说:“谁也没权力让你生,你也不能再生,如果都象你那样,那孩子还是不生的哪都是啊!再说你生一个,她生一个就多了,你还是自觉点儿上车吧,做了也就没事了。”
  
  正在这时肖月娥等一群人进来了。肖月娥上前对李大山说:“大山大哥,你想干什么啊,你听我一句话好吗?有事好商量,放下刀不好吗!如果真的伤了人,谁也负不起责任啊!”李大山说:“月娥妹子,你到这里来干什么,这里也没你的事,这事啊不用你管。”月娥说:“大哥,要是昨天发生这事我还真管不了,今天就行了,我从今天起就管咱们村的计划生育了。大哥,别再生了啊,你看大嫂的身体平时就不好,如果再生,万一有一个好歹可怎么好啊!”“哦,月娥你升官了啊,那恭喜你了,”李妻听了肖月娥说这话说,“看来这缺大德的事真有人管了,也不知道你管这事能捞到什么好处了?”李大山听了也说:“大妹妹,不是大哥我说你,干点什么事不好,你怎么偏要做这损人不利已的事啊!如果是别人来我非得把她骂出去不可,如今你来了,大哥给你点面子,这事不用你管,你该到哪就到哪啊!”月娥听了这话脸色一阵黄一阵白,随即又转变成正常色。
  
  肖月娥稳了稳心神说:“大哥,大嫂,我知道平时我们关系就不错,我知道不错才来做你们的工作啊!你看你们现在有四个孩子了,负担已经不小了,你们家的那老大、老二刚十三、四吧,就不上学了,而人家与她们一样大的孩子,正在学堂读书呢!再说你们的老五吧!刚二岁,孩子从小就没奶吃,长得弱不禁风,平时就爱闹毛病,如果这个再生下来,那你哪还有时间照顾她啊!孩子都是爹娘身上的肉啊!不能顾此失彼啊!”李妻低下了头,大山也低下了头,并且举刀的手也放了下来。张镇长对身边的小徐一使眼色。小徐迅速地跑上前去,一把夺下大山手中的菜刀,另几个人也跑了上来,把大山给按住了。
  
  张镇长对小徐几个人说:“走,把李大山带走,给做一下思想工作,什么时间通了,再让他回来。”李妻见状抓住了月娥的手哭泣:“月娥妹妹,你快说一下人情吧!真把你大哥带走了,我们这日子可怎么过啊!我做就是了!”月娥见了叹了一口气:“唉,嫂子,你们也是的非得把事挤到劲头上你才肯松气,做了也是为你们好啊!”李大山一边晃动身体一边喊道:“孩子她妈,你可不能做啊,你知道吗!你真做了,咱们李家就绝户了,你让怎么在爹妈的坟前抬头啊!”李妻哭诉说:“孩子她爸,咱们认了吧,咱们就是这个命啊!儿子咱们不要了,只要你好比什么都行,你们放了他吧,跟你们上车,去医院。”
  
  月娥对李妻说:“大嫂,你走吧,你放心,家里的事,我们会照看的。”李妻一脸的无奈,说道:“可怜我的儿子啊,妈没办法保住你了啊!”李大山转头对肖月娥说:“肖月娥,我知道,我跟你们这群人斗是我不明智,但我告诉你,你不应该优亲厚友吧!你们家里的人怀了孕怎么不去做啊!”肖月娥一愣。肖月娥问道:“我们家人怀了孕,谁啊?”李妻听了李大山的话对他说:“大山,你怎么这样啊,咱们可不能做那人的事啊!咱们自已做了自认倒霉,你可别牵连别人。”
  
  李大山对众人说:“不让我的日子好过,我也不会让她们家的日子好过,你们家谁怀了孕,你可比我清楚。”张镇长对月娥说:“月娥同志,李大山说的是真的吗?真有这事吗,你千万不要犯这样的错误啊!”肖月娥对张子寒说:“张镇长,不好意思,我也是今天刚上任,对村里的事不太知晓,要说我们家里有人怀孕,会是谁呢?我二弟是一个小子,媳妇早就上了环了,我三弟他们是三个丫头,也是前两天做了结扎,我那四弟他们也是两个丫头,兄弟是部队工作的,也不可能再怀孕,还有谁啊!”
  
  李大山说:“你叔家的兄弟媳妇山翠她就有了。”李妻对李大山说:“大山,怎么会这样,你竟给我得罪人,你怎么跟女人一样啊,办一些穿小鞋的事啊!”李大山说:“我就是这样的人,看她怎么做自己弟妹的工作。”“山翠怀孕了,”肖月娥说,“我还不知晓呢!昨天她还与我一起下地干活呢,怎么没看出来啊!”李妻说:“她刚怀孕三个月,天气还很凉,穿得又多,平时呢她又是了一个瘦人,那天是我们在一起扯蛋时,我见她呕了,与她开一个玩笑才知道她怀孕了,我不经意地与我的男人说了,没成想,这个死男人,什么也不顾就抖了出来了!这今后让我如何见山翠啊!”
  
  肖月娥听了李妻说:“原来是这样,要不我怎么没看出来。”她转过头又跟张子寒说:“张镇长,走咱们这就去找她,嫂子你也上车吧。”李妻与李大山无可奈何地上了车,车开走了。(文/苗凤军)
  
  (未完待续)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42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苗凤军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