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全境进入紧急状态:这个国家怎么了一篇文章讲明白!

2022-01-09 08:46:22  阅读 1700 次 评论 0 条

wangshangtupian.png

图片

 


最近关注哈萨克斯坦全境进入紧急状态这事。但话不能乱讲,否则就会误导大家。其实前几天事情出来时,就一直隐隐约约地,有种“这个国家怎么了”的感觉。
昨天看到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军队进哈萨克斯坦去了,就一直在等一个消息。
因为没等到,所以决定暂时不写。
今天等到了,就这条:哈萨克斯坦前总理、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马西莫夫因涉嫌叛国罪被捕。
这条消息一出,很多谜团就解开了。
比如说,为啥哈萨克斯坦液化石油气涨价,一公升几毛钱的事,为啥引起那么大的波澜,很多人马上就冲上街了?
比如说,上街本来只在一个地方发生,哈萨克斯坦270多万平方公里,地盘很大,城市之间也相隔得很远,为啥突然间如烈火燎原,全国瞬间遍地开花?
还有,遍地开花也就算了,为啥突然冒出一帮人,极其有组织,目的也很明确,二话不说,直接就往各个要害机关冲,像机场、政府大楼、电视台什么的,简直不像一般的游行,而搞得有点像军事政变?
这些事情都非常奇怪。
前两天,一是各种消息未明,二是缺乏有个可以把所有消息串起来的主消息,所以只能零零碎碎,把所发现的情况,还有相关背景讲一讲。
今天是周末,有点空,这个主要消息又来了,就可以把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讲得稍微详细一点。但还是先要声明一下,我这里讲的,只是自己个人所作的判断,大家就当看故事好了。

还是老规矩,如果要知道真正的全貌,等几十年后档案解密。

 

1

 

整件事,要从一个名叫阿克套的城市讲起。

哈萨克这次大乱的由头,就是从这个城市开始。
如果不是这次事件,估计百分之九十的小伙伴没听说过这个城市。
现在对它来个简单的介绍,就三句话:它是哈萨克斯坦第六大城市,曼格斯套州首府;它是座石油城;它位于里海边。

图片

阿克套的位置(小红圈)
刚问过一个去过那里的朋友,对这个城市,他是这么评价的:城市外全是沙漠,非常荒芜;城市本身呢,倒是建得很漂亮,就是房子老了点。
他还说,地理课本中老强调里海是全世界最大的湖泊,到那里才发现受了误导,海蓝蓝,天蓝蓝,非常漂亮,根本就是个海嘛!
还有呢,虽说在海边,那里其实是沙漠气候,城市绿化很少。
那么,在沙漠里,为啥会出现这么一个城市?
答案是石油和天然气。
1950年代,苏联的科学家们在里海周围进行大规模地质勘探,在这地方找到了非常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然后各路建设者涌来,在这里建了个石油城,1963年成为市。
有点像新疆的克拉玛依市。
很巧,2013年时,阿克套还和和克拉玛依缔结了友好城市关系。
但和克拉玛依不同的是:阿克套周围的石油、天然气资源,现在不在哈萨克斯坦人,而掌握在美国人手里。
美国人什么时候、怎么进来的呢?
这要从30年前的一把桑拿浴讲起。
时间是1991年12月11日,哈萨克斯坦宣布独立前五天。
参加者,主要是这三个人:
哈萨克斯坦“国父”、这两天我讲了好几次的纳扎尔巴耶夫。
美国国务卿詹姆士·贝克,岁数大一点的朋友,可能听过这个名字;去年他的名字又出现了一次,那是因为他得了新冠。

图片

贝克
美国当年驻俄罗斯大使罗伯特·施特劳斯。
这两个美国人跑到哈萨克斯坦,有两个原因。
表面上的原因是:当时哈萨克斯坦已经从苏联独立,但苏联造的大批核武器还留着,要是从数量上来说,它是当时世界第四大核武器拥有国。
前三家是:美国、俄罗斯、乌克兰。
光论核武器数量,当时连英国、法国和中国,都排在哈萨克斯坦后面。
詹姆士·贝克和罗伯特·施特劳斯跑去哈萨克斯坦,打的旗号是劝哈萨克斯坦放弃核武器,这件事没啥争议,因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这么觉得,除非哈萨克斯坦不准备和世界其他国家打交道。
贝克和施特劳斯还乘机干了件私活:为美国石油公司投资哈萨克斯坦,牵线搭桥。
说是“投资”,其实是明抢。
为啥呢?
一般的投资,是我有矿产资源但却资金、技术,对方有,然后大家合伙。
但当时的哈萨克斯坦,却是啥都有:资源就在它地盘上,生产设备,苏联时代留下的,非常完整,还在正常运行;资金呢,当时有点缺,但生产的石油、天然气卖出去,不就有了吗?
光就企业经营而论,哈萨克斯坦其实不需要美国投资。
这种“投资”,纯属政治需求。
这我之前就说过了:别看哈萨克斯坦国土面积广阔,有270多万平方公里,其实它到现在,人口也就1900万,本质上其实是个小国。
美国人做事,向来霸道,它找上门,说要去投资,这算是敬酒。
我前面说过,纳扎尔巴耶夫此人,其实是十分地灵光,做事八面玲珑,又能深谋远虑,还非常有手腕,当年戈尔巴乔夫就赞他是“全苏联最优秀的少数民族干部”,如果不是时运不济,苏联解体,他说不定能问鼎苏共总书记。
纳扎尔巴耶夫显然谙熟权力之道,明白如果敬酒不吃,那可就要吃罚酒了!
所以,纳扎尔巴耶夫对贝克和施特劳斯,不管是“公活”,还是“私活”,都是一口答应。这两人满意得不得了,高兴之余,他们和纳扎尔巴耶夫大口畅饮伏特加,之后又去洗桑拿,和毛子混过的人都知道,俄罗斯式的桑拿,大家要基本脱光,坦诚相见,能在一起洗桑拿,是大家成了好朋友,入圈的意思。
这次洗桑拿,中间还有个细节:俄罗斯式的桑拿,要采一把树叶,一边蒸的人要相互抽同伴的背。就在纳扎尔巴耶夫抽贝克时,施特劳斯笑嘻嘻地叫了起来:啊呀,我要给美国总统打电话,他的国务卿正在被人抽呢!
这么嘻嘻哈哈中,完成了交易。

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就这么到了美国人手里。

 

2

 

这笔交易有多大呢?

看看这两个公司的股权构成,就明白了:
腾吉士·雪佛兰公司,是哈萨克斯坦最大的能源公司,集开发、生产和销售石油及相关产品于一体,美国雪佛兰公司占股50%,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占股25%,四分之三的股权掌握在美国人手里。
卡拉恰加纳克石油公司是哈萨克斯坦第二大能源公司。荷兰皇家壳牌公司,背后是英国人和荷兰人,占股29.25%;意大利埃尼公司,占股也是29.25%;美国雪佛兰公司,占股18%;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占股13.5%;然后才是哈萨克斯坦自己的公司,占股才18%。
一个只占到四分之一。
一个连五分之一都不到。
这些钱,实在是微薄,但就算这些钱,哈萨克斯坦也没法完全拿到手,因为美国人还会过来敲竹杠,尤其是那些已经下台的官员。
看看这些名单:
康多莉扎·赖斯,美国前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雪佛龙石油公司的首席顾问,兼“哈萨克斯坦事务专家”;
迪克·切尼,美国副总统、前国防部长,哈萨克斯坦石油顾问委员会成员;
上面提到的那位前国务卿贝克,后来成为贝克卜斯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雪佛龙公司和纳扎尔巴耶夫政府项目谈判时,他充当了法律顾问。
真是什么都不放过啊。
这就是小国的悲哀:如果家中没资源,老百姓会穷死;如果家中有资源呢,恐怕会更惨,伊拉克、利比亚,就是其中的典型例子。

图片

不能用我们的角度来看纳扎尔巴耶夫。
他其实也没得选。
如果“识相”,资源会被抢去,但老百姓不会遭受灾难;如果“不识相”,资源还是会被抢走,老百姓会遭受灾难。
为啥说“抢”呢?
我们都知道,这次涨价就是因为液化天然气涨价造成的,老百姓听说涨价后,起来抗议。当地政府说,这是因为生产设备陈旧老化,需要投入,这才涨价。然后老百姓说:那是你们从苏连解体之后,这三十年来,从来都没有投入!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明白:美国当年的“投资”,究竟是种什么投资了。
还有个数据:为方便这些“投资者”们,对于在矿产资源方面的法律,哈萨克斯坦曾经修过16次法,直到法律修到“投资者”满意为止。
这里简单举个例子:相关文件里规定,西方公司甚至不需要支付开采自然资源的租金,就能随意开采资源。
哈萨克斯坦确实资源丰富,但钱却大部分到了西方公司的口袋里。
纸面上看上去:哈萨克斯坦的人均GDP,很长一段时间,比中国要高多了。但如果看哈萨克斯坦人的生活,却很不一样,比如说去年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只有100美元,600多元人民币,老百姓反对,才上涨了一点,到137美元,也就勉强1000元人民币的样子。
明明捧着金饭碗,却还要讨饭吃。
哈萨克斯坦老百姓的这种愤怒,迟早会反应到行动上。
又一个问题来了:为什么是现在呢?

从各种迹象来看,背后其实有更深层的事,这得从三个人说起。

 

3

 

第一个要介绍的人,就是最前面提到的马西莫夫,哈萨克斯坦前总理、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刚刚因涉嫌叛国罪被逮捕。
他是维族人,出生于官员家庭。
他爸爸干过一系列职务,比如说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部长理事会副主任,哈萨克斯坦全国农工商会和哈萨克斯坦瑜伽协会的主席等。
马西莫夫也挺聪明,他中学读的是阿拉木图物理和数学寄宿学校。
从沙俄时代起,俄罗斯人就养成了一个古怪的癖好:喜欢数学。到了苏联时期,这个癖好更是越加发扬光大,政府会层层选拔数学尖子生,让他们在寄宿制学校里接受更深的训练,要是他们继续表现优秀的话,就会被送入一些顶尖大学深造。

图片

马西莫夫
马西莫夫可能没表现平常,因为他大学学的是阿拉伯语。
之后他的生涯,非常扑朔迷离:在中国学过汉语,还在某大学教过书,之后又回国,在哈萨克斯坦劳动部当司长,然后又在香港经过商,之后又回国,先后担任了两家国有银行的董事会主席,中间有段时间还在美国一所大学教过书。
然后,他开始飞速升迁:
2000年,成为运输和通信部部长;
2001年,成为副总理;
2003年,总统助理;
2006年回锅,担任副总理兼经济部长;
2007至2012年,任总理;
2013年至2016年,再次担任总理。
在第二次担任总理后,很多人都觉得:他很有可能是纳扎尔巴耶夫的接班人,要是老纳不传位给子女的话,总统大位迟早要传到他手里。
结果没有,老纳作出的决定,让所有人跌碎了眼镜。
2016年起,纳扎尔巴耶夫签署命令,任命马西莫夫为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顺便说一下,这个国家安全委员会,权力非常大。它的前身,就是鼎鼎大名的克格勃,只不过苏联解体了,它继承的是克格勃在哈萨克斯坦那部分人员和机构。
这个机构掌管着全国情报系统、边防军、一部分特种部队,还有守卫总统府的警卫部队。
最后这条,是最吓人的。
基本上,总统的安危,可以说就在他一念之间。
当上总统的,是我要说的第二个人:现任总统托卡耶夫。

图片


托卡耶夫的人生,和马西莫夫相比,就要简单多了:他的人生,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当外交官。
1975年到1991年,在苏联外交部混,一直混到参赞;
苏联解体后,他又在哈萨克斯坦外交部混,1992年当副部长,1994年当部长;
1999年,终于不当外交官了,他当了副总理;
在1999年至2002年,他当总理。我前面说过,2001年马西莫夫当了副总理,所以马西莫夫有段时间,是他手下。
之后,托卡耶夫又“回锅”,当了5年的外交部长;
2007年,他当选为哈萨克斯坦参议院议长;
之后在2019年,老纳辞职,他根据宪法,继任总统,当年6月,又在大选中胜出,当选总统。
比较一下之后,我们会发现:
论实力和经历,应该是马西莫夫强,掌控情报系统、边防部队、总统府警卫部队,之前还干过一大堆的事;
论资历,托卡耶夫要稍强一些,但他的人生经历,太单薄了,很长时间都在当外交官。
就算当了总统,实权也不在他手里。
第三个人,就是纳扎尔巴耶夫。
我之前说过,2018年时,纳扎尔巴耶夫年纪有点大了,修了部法律,名字叫《国家安全会议法》。
这部法律有这两个“亮点”:国家安全会议主席任期终身;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军队,都不归总统管,而是归国家安全主席管。
刚开始他以总统身份兼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2019年后他辞去总统职位,但还保留着国家安全会议主席的职位。
找了个职业外交官出身的,对国内事务没那么熟悉的,利益关系也没那么盘根错节的,来当总统;然后又把一般总统该有的军权、指挥情报系统的权力,一把拿走。
于是,2019年后,哈萨克斯坦形成这么一副诡异的政治格局:
托卡耶夫是接班人,已经担任了总统;
但有把枪对准他的脑袋,这把枪是马西莫夫;
放在扳机上的那只手,则是纳扎尔巴耶夫。

这个布局,如果仅仅从俄罗斯或者哈萨克斯坦的历史来看,已经算很高明的了。但纳扎尔巴耶夫要是认真研读过中国历史,就会发现:这种布局,有个致命的弱点。

 

4

 

什么弱点呢?

那就是:枪不能有自己的想法,要是此人有的话,整个局就破了。
人世间的事,就这么矛盾:他都混到当枪的这种高位了,怎么可能没自己的想法呢?
再说了,当把枪,顶着人家的脑门,确实很爽。但万一有一天,勾扳机那只手没了,被顶住脑门的那人突然有记起往日之恨呢?
至于被顶住脑门那位,心态恐怕更复杂。
于是,一场大戏开场。
2019年3月20日,我前面说过,前一天,也就是19日,纳扎尔巴耶夫刚刚宣布辞职,托卡耶夫继任哈萨克斯坦的总统职位。
在就职典礼上,托卡耶夫举动不寻常,主要有这么几件事:
第一、他给纳扎尔巴耶夫授予该国首枚“金星”勋章以及“人民英雄”的称号,说是以表彰老纳“为独立哈萨克斯坦的建立、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的伟大贡献”。
第二、他提议,为了“永远铭记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首任总统努尔苏丹·阿比舍吾勒·纳扎尔巴耶夫的名字”“我们的首都应称呼为努尔苏丹”。
我之前讲过,哈萨克斯坦的首都原来是阿拉木图,那地方简直就在中哈边境上,虽然气候条件不错,但离中国太近,被老纳迁到近一千公里外的阿斯塔纳去了。和阿拉木图比起来,那地方真的不咋样,冬天冻死人,还常年风大得要命。
之后,哈萨克斯坦的首都就从阿斯塔纳,改名为努尔苏丹了。
第三、托卡耶夫还提议在首都树立首任总统纪念碑,树铜像。
第四、他提议,首都的中央大街,甚至全国各州首府中央大街都应该改名为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
对老纳,那真是极端地尊崇。

图片

交接班
马西莫夫呢?
在托卡耶夫担任总统后,他好像很沉默,和之前当总理时的高调,非常不一样。
有两件事,非常意味深长:
第一件事,是在托卡耶夫接任总统5个多月后,他去了趟阿克套市。
就是我在开头提到的那个石油城。
做什么呢?为阿克套海军边防舰队授旗。
我前面说过,他的职位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边防部队归他管,去授旗也很正常。
还有一件事,就更意味深长了。
也是在2019年,当时拜登要参加2021年总统选举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而且很多人都预估他会获得民主党提名。
马西莫夫去了美国一趟。
和他一起去的,是哈萨克斯坦能源寡头肯尼斯·拉基舍夫,两人见了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谈了些啥,不知道。但我们都知道,拜登和他儿子对石油、天然气,都挺喜欢的。
比如说,当时亨特就被特朗普的指控,说他涉嫌从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捞钱。
结果这次见面,被美国媒体捅了出来。
美国媒体之后报道说,拜登可能和拉基舍夫有合作。

图片

会面照片
拜登本人,好像也很重视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和天然气,因为去年9月,他跟托卡耶夫说:美国为能称你的国家为朋友,而感到自豪。
这个身段,就放得很低了。
究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还是有石油、天然气,就能使鬼推磨,就不知道了。
然后,就到前几天了。

这段时间,也是充满了诡异。

 

5

 

我们现在都知道,最初的出事的地方,就是在阿克套市,这个石油城。

我们还知道,哈萨克斯坦这次之所以出事,是因为政府把液化石油气价格调涨了,涨了大约人民币几毛钱的样子。
所以近段时间,很多人都在说:哈萨克斯坦贫富差距太大,政府腐败,所以液化天然气价格才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种说法,有没有道理呢?
有道理,但又没道理。
说有道理,是因为我找了个在哈萨克斯坦呆过的人,他说哈萨克斯坦这个国家,从整体上来看,确实是贫富差距较大。
说没道理呢。
是因为这种哈萨克斯坦的这种贫富差距,其实主要体现在地区差异中,比如说中部地区的人们,就收入比较低。
但我前面说过,这个首先出事的阿克套市,是个石油城啊。
在哈萨克斯坦,石油工人的工资,是其他行业的两到三倍,其实是算比较高的,之前妥妥地,都是中产阶级,社会稳定的主要力量啊。
这是最不应该出事的地方啊。
但谁也没想到,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了:
先是美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开始发警告,说要出事。
现在已经被网友挖了出来,一连发了三次。
比如说,其中有一次是12月16日,当时大家就算看到,可能也觉得怪怪的,因为没啥事啊,大使馆莫名其妙,发这个警告,不是神经病吗?
所以,开始时没怎么在意。
然后,在新年之前,腾吉士·雪佛兰公司,这公司我前面提到,美国人占75%股份的那家哈萨克斯坦第一大能源公司,突然毫无征兆地,宣布裁员4万人,理由是“营收需要”。
阿克套全城,也就是19万多一点的人口。
一个工人,要供养的人不少:老婆孩子加父母亲,再加一些依赖他们工作生活的其他产业,比如说餐厅、饭馆、歌舞厅、酒吧之类的。4万人被解雇,其实等于全城人都瞬间失业了。
大家不妨想想看,阿克套市全城人当时有多愤怒。
就在这关键时刻,政府又来添了一把火:宣布液化天然气涨价100%。
液化石油气涨价这事,是托卡耶夫推动的。
因为哈萨克斯坦一直给液化石油很大的补贴,这玩意儿太费钱了,而且年年都在增长,财政托不住了,所以托卡耶夫上台后,一直在缓缓地推动价格和国际市场“并轨”。
全城的石油工人刚失业,政府就宣布液化石油气大涨价,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了。
1月1日宣布,1月2日阿克套的市民们就闹了。
果然被美国大使馆言中了。
不过,这不要紧。这种闹事,如果背后没有人策划,没有资金支持,就是群乌合之众,大闹一场也就没了。
但这次显然不是。
因为阿克套市的市民刚一上场,“贴心服务”就接踵而至:提供饮料啦,发钱啦,反正就是支持他们继续闹下去,把事情闹大,闹彻底。
背后是谁呢?
这又得说起穆赫塔尔·阿布利亚佐夫了。
我之前稍微介绍过他:
当过图兰·阿列姆银行,也就是哈萨克斯坦最大银行的董事长,但他掏空了银行,搬走了好几十亿美元,这些年来哈萨克斯坦政府一直在全世界各地起诉他,想要把钱讨回来。但这人呢,也挺有本事,东混西混,一会儿在美国,一会儿在法国,一会儿在英国,东混西混,十几年来哈萨克斯坦政府一直拿他没办法。
阿布利亚佐夫和特朗普关系很好。
他还私下组了个党,据说哈萨克斯坦很多富豪和官员都偷偷地加入了,而且这个党把纳扎尔巴耶夫当作最大的敌人。
阿布利亚佐夫好像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一样,阿克套一出事,他就光速在乌克兰设了总部,遥控指挥着哈萨克斯坦的活动。
之后,更奇怪的事发生了:就像瘟疫一样,一两天之内,哈萨克斯坦全国各大城市突然一下子全乱起来了。
这些人非常地有组织。
我看到有个报道说: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图的老百姓说,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有车从乡下拉了无数人进了城,然后就开始骚乱了。
阿克套市的有些边防部队士兵、警察,甚至正规军的军人, 不知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倒戈了,而且这些人还直截了当,冲向政府大楼、电视台、机场等地方,不少人还战斗力颇强。
这哪里是什么示威,根本就是场政变!
问题来了:这些人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我前面说过,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可是全套接收了苏联在哈萨克的克格勃啊,他们是干什么吃的,怎么会无能到事先毫无察觉呢?

 

6

 

一定有内鬼。
我昨天一直在等新闻,看到这一条后,就觉得心里有点数了:托卡耶夫签署法令,免去马西莫夫国安委主席一职,任命国家安全局局长萨基姆巴耶夫担任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但这条新闻,我一直没等到:马西莫夫和他的同伙被捕。
哈萨克斯坦的官方媒体还故意玩了个手法,说马西莫夫犯了啥事,具体他们不清楚。
之后呢,却又由哈萨克斯坦国家电视台,播出了对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也就是纳扎尔巴耶夫顾问叶尔迪斯巴耶夫的采访。
叶尔迪斯巴耶夫说的话,非常值得注意,有这么几点:
一、他说,部分官员和执法人员的背叛是此次哈萨克斯坦危机的原因之一,其最终目的是为了推翻现政权。
这“部分官员和执法人员”是谁呢?
当然少不了马西莫夫了。
二、他们怎么办到的呢?
叶尔迪斯巴耶夫讲了好几个细节:
在阿拉木图机场被恐怖分子占领的前40分钟,守卫机场的安全部队被莫名其妙地撤离;
阿拉木图国家安全委员会大楼也被恐怖分子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占领,但是恐怖分子在企图攻占很多市、区级的警察局时因遭遇激烈抵抗而没有得逞;
还有更恐怖的一件事:这些训练营已经存在了好几年的时间,尽管国家安全委员会时不时地发现、消灭国内的武装团体,但对培训恐怖分子的训练营的存在长期保持沉默,这是一种可怕的国家层面的犯罪。
说到这里,就可以下结论了:这既是一场“颜色革命”,又是一场接班之争。
说它是“颜色革命”,因为背后确实有外国势力。
尤其是美国石油公司赶在液化天然气涨价前,突然间把4万名石油工人解雇,让阿克套这个哈萨克斯坦第六大城市的市民,几乎一夜时间全城失业,这个骚操作,神鬼异常,令人发指,属于没有社会矛盾,我也给你制造出一个来的那种。
当然还少了利用美国掌控的各种媒体,疯狂推送和煽动,把矛头指向哈萨克斯坦政府。
当年美国人搞埃及、搞突尼斯,都用了这种手法。
但同时,又是一场接班人之争。
我上面已经介绍过了老纳的布局,也说过他这个布局的缺陷。
显然,马西莫夫由他当枪,而托卡耶夫当接班人,心里是非常不服气的,他又掌管着情报系统、边防军人,之前又在社会各个领域混过,可以收集到的资源也很多,搞政变的条件确实非常充足。
这就有点像唐朝的“玄武门之变”。
唐高祖李渊的布局,和老纳很像:太子李建成是接班人,但手头兵少;李世民是李渊用来顶住李建成脑袋的那把枪,兵多但不是继承人。
和这次不同的是:玄武门之变,是枪干掉了接班人后,自己接班;这次呢,则是接班人在外交领域浸淫多年,捕捉了到了国际形势的微妙变化,召来了集体安全组织,干掉了枪。
不管是接班人干掉了枪,还是枪干掉了接班人,对老纳来说,他的结局都会像李渊一样尴尬虽不会被批倒批臭,但失去了实权,虽说对他不会怎么样,但留在国内,对已经掌权的人来说,总是碍眼的一件事。
必须说,老纳是聪明人,所以当他发现不对劲时,他就离开了哈萨克斯坦,去了俄罗斯。看样子,他是准备在俄罗斯终老了。
当然,还有一件事等着老纳:等对马西莫夫的调查结果出来,他得站出来,当众表态,怒斥他一顿。为了哈萨克斯坦的稳定,为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这次出兵的正当性,都需要他站出来,以他的聪明,他会站出来的。
这个结果比李渊好,李渊当年没处可去,只能躲在宫里,疯狂地生儿子、生女儿,所以在玄武门之变,他失去两个儿子后,反而多了一大堆儿子、女儿,弄得后来李世民头痛不已:自己生的女儿本来就有一些,偏生老爹又生出一大堆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岁数的公主来,大家挤在一起结婚,唐朝的朝廷财政有限,身为哥哥,又不得不顾这个面子,嫁妆吃不消啊。

 

7

 

最后,还得再简单说一下这事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基本就这三点:
第一、因为这件事,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复活。
之前,这个组织虽然名义上存在,却一直被视为清谈馆,顶着“无效”“低能”的帽子。
当年吉尔吉斯斯坦内战,请它出兵,它就没出兵。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去年打仗,甚至根本就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军事同盟条约,被打了也就被打了。
当从今往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不是清谈馆,它露出了利齿。
但这个利齿,露出得刚刚好,因为它的成员国,比如说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亚美尼亚什么的,都是小国,最主要的其实还是俄罗斯,所以这个利齿会让欧洲心惊胆战,会让中东发慌,它们会拼命要求美国继续留在那里,美国因为怕俄罗斯太强,也不得不留在那里。
这个威胁,美国已经感受到了,这两天在对中国放软话,说在印太地区,我们可以共存的呀!
这是一大变化。
第二、还是那句话,美国在中亚布的暗桩和利益,会被驱逐出去。
过去几十年,在这地方,美国人确实吃得太饱了。
但俄罗斯经济能力一般般,恐怕有些东西,还得中国来填。
第三、哈萨克斯坦这件事,等于向全世界发出个警告:美国人信不得。
老纳已经那么让步,已经给美国那么多的利益,美国人还是要去搞哈萨克。这样的美国,怎么能让世界放心呢?
既然当你朋友,还不能避免被你搞,那还不如当你敌人吧!
还是那句话:拜登总是善于胸有成竹,有条不紊地把所有事情都搞砸。(来源:史客郎公众号)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303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