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用毛思想决胜中美贸易战了: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2019-05-15 10:11:40  阅读 1052 次 评论 0 条


  毛泽东认为,不斗争就搞不好联合,搞不好团结。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为什么呢?他的理由大致有两条:

  其一,联合的人多了,阵容扩大了,必然发生这样的问题:成份越来越复杂,颜色越来越不一致。如果老这样下去,不进行必要的斗争清理整肃,就会把我们的阵线搞乱,为敌人分化、离间我们提供机会。我们不但强大不起来,还会变得弱小,容易被敌人击破。或者出现不怀好意的朋友,反客为主,要我们听他的,把我们统一到他的身边。这样,表面上看我们的阵营扩大了,实际上我们的阵地不见了。“我们”已不复为我们,等于为他人作了嫁衣裳,白白忙乎了一阵子。这样的统一和联合不是适得其反吗?

  其二,不斗争是一种没有力量的表现。只有通过有效的斗争,才能教训那些敢于放肆、敢于捣乱的人,使他们不敢轻易造次,从而紧紧地团结在我们周围。

  因此,毛泽东认为既要联合,又要斗争,两只手一只也不能少。不联合我们的队伍不能扩大,不斗争我们就会在联合中失去地位。为了坚持这种两手政策,毛泽东用了很多精力开展两条战线上的斗争,一方面反对”一切斗争否认联合”的“Zuo”倾错误,另一方面反对”一切联合否认斗争”的You倾错误,使一度幼稚的共产党的两只手都强硬起来,变成谁也对付不了我而我可以谁都能对付的有经验的党。

  联合和斗争一路走,联合是针对中间派的,斗争自然也是针对中间派的,中间派处在统一阵线之中,无疑是应当团结的,但是一切中间派都具有两面性。这种两面性就是毛泽东两手政策的出发点。你有两手对我,我也应有两手对你,否则就会吃亏。对中间派革命、爱国、不反对我们的那一面,我们要团结、联合;而对其动摇、妥协、反对我们的那一面,我们又要批评、斗争。”只有这样双管齐下,中间派才能变成于我有利而无害的因素。

  中间派有不同层次,有人民内部的,也有敌人内部的,中间派本身也有左、中、右。无论哪个层次上的中间派都有两面性,但不同层次上的中间派两面性的比重各有不同。离我们距离越近的中间派,其革Ming性成分就越多;反之,离敌人距离越近的中间派,其反Dong性成分就越多。对这些不同的中间派,其联合与斗争的比重和方式也应有所不同。如果一样的斗争,或一样的联合,都达不到以斗争求团结的目的。

  毛主席的基本方法是:

  除了最坚定的Zuo派、革Ming派和最顽固的You派、反Dong派以外,中间部分长长的一串,包括Zuo派中不坚定的分子,You派中可争取的分子,以及中间派中各不同部分,都要施以团结和斗争两手。但是两只手用力的程度依离我们距离的远近而有区别。越靠近Zuo边的,我们越要强调联合、团结的方面,越靠近You边的,我们越要强调斗争、打击的方面。例如在抗日战争时期,对民族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地方实力派三股中间势力,只是当作反帝的同盟音来争取,面对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则作为基本的同盟军来团结。与此相应的对前者的斗争要多一些、重一些,对后者的斗争要少一些,轻一些,主要是批评教育。

  重要的是对每一个中间派,每一个同盟者,都必须同时使用两手。使用的方法可以有两种:

  (1)一边斗,一边和,两手同时并用。比如我要批评某一朋友的错误,在指出他的错误的同时,必须肯定他的成绩,加以适当鼓励,以免产生对立情绪,我而去。我要嘉奖他时,除了指出他的成绩,同时又指出他的不足,提出更高的要求,以免他翘尾巴,不听我的。

  (2)斗一斗,和一和,两手交替使用。斗了一阵,达到了目的,随即进行安抚,主动表示友好,好了一阵后,发现他又有不对,再斗一斗。如此不断反复,不但不破坏团结,反而会团结得更好。

  斗争的目的

  斗争的目的是为了巩固统一,加强团结,因此必须掌握好分寸,不能搞过火的、无休止的斗争。过火地斗争,一味地斗争,事物会走向反面,使统一破裂,矛盾激化,朋友变成敌人。这等于帮了敌人的忙,孤立了自己,与团结统一的出发点相违背,是毛主席一贯反对的。

胜利的信念是从斗争中得来的

(1965年10月20日)

  你们的仗打得很好,南方和北方都打得很好。全世界人民都支持你们,包括那些已经觉悟的人和一部分尚未觉悟的人。现在的世界是个不太平的世界。这并不是你们越南人到美国去进行侵略,也不是中国人到美国去进行侵略。

  不久前,日本的《朝日新闻》、《读卖新闻》登载了日本记者从南越发回来的几篇报道,美国报纸说这些报道不公正,于是展开了一场争论。我说的不是日本共产党的《赤旗报》,而是日本资产阶级的报纸。这就可见舆论的方向是不利于美国的。最近,美国人民反对美国政府对越南政策的示威发展起来了。目前主要是美国的知识分子在闹。

  不过,这些都是外部条件。实际上,解决问题还是靠你们打仗,当然也可以谈判。过去在日内瓦曾经谈过,但是谈了以后,美国人可以不算数。我们和蒋介石、美国都谈过。腊斯克(时任美国国务卿)就说,美国和中国谈判的次数最多。可是,我们要啃住一条,它一定要从台湾撤走,其他问题都好解决。这条它不答应。中、美两国已经谈判十年了,还是重复老话。这一条,我们放松不得。美国曾想和我们交换新闻代表团。它说,从小事情开始,大的问题好解决。我们说,要从大的问题开始,小的问题才好解决。

  原来你们曾按照日内瓦协议,把在南方的武装力量都撤出来。结果,敌人就在那里杀人,你们又重新搞起武Zhuang斗争来。一开始,你们是以政治斗争为主,武Zhuang斗争为辅,我们赞成。到了第二阶段,你们是政治斗争和武Zhuang斗争同时进行,我们也赞成。第三阶段,你们是以武Zhuang斗争为主,政治斗争为辅,我们又赞成了。依我看,敌人在逐步升级,你们也逐步升级。在今后两三年内你们可能会困难一些,但也难说,也可能不是这样,可是应该把这点估计进去。做好了一切准备,即使发生最困难的情况,也不会离原来的估计相差太远,这不是很好吗?所以,根本的就是这两条:一是争取最有利的局面;二是准备应付最坏的情况。

  阿尔及利亚的经验可以供你们参考。大概是当他们打到第四五个年头时,有些领导人就有点忧愁了。那时他们的总理阿巴斯来和我们谈。他们说,阿尔及利亚的人口很少,只有一千万,已经死了一百万;敌人的军队有八十万,而他们的正规军只有三四万,连游击队算在一起不到十万。我当时对他们说,敌人一定要垮台,坚持到胜利之后,人口会增加起来的。后来经过谈判,法国撤了军,现在已撤完,只留下一点海军基地。阿尔及利亚是资产阶级领导的民族民主革命。你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共产党,对于发动群众和进行人民战争的问题,你们和我们同阿尔及利亚有所不同。

  我在文章中讲的人民战争,有些属于具体问题,是一二十年前的事了。现在,你们已经有了一些新的情况,你们的很多方法和我们过去的不同了,应该有所不同。我们打仗也是逐步学会的,开始时打了些败仗,不像你们这样顺利。

  你们和美国谈些什么问题,我还没有留意到。我只注意如何打美国人,怎样把美国人赶出去。到一定时候也可以谈判,但总是不要把调子降下来,要把调子提得高一点。要准备敌人欺骗你们。

  我们支持你们取得最后的胜利。胜利的信念是打出来的,是斗争中间得出来的。比如,美国人是可以打的,这是一条经验。这条经验,只有打才能取得。美国人是可以打的,而且是可以打败的。要打破那种美国人不可打、不可以打败的神话。我们都有很多经验。你们和我们都打过日本人,你们还打过法国人,现在你们正同美国人打。

  美国人训练和教育了越南人,教育了我们,也教育了全世界人民。依我看,没有美国人就是不好,这个教员不可少。要打败美国人,就要跟美国人学。马克思的著作里没有教我们怎么打美国人,列宁的书里也没有写。这主要是靠我们向美国人学。

  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支持你们。朋友愈多愈好。

  上文选自世界知识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是毛泽东同越南民主共和国党政代表团谈话的主要部分。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228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