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我该拿什么拯救你?

2019-05-12 22:25:45  阅读 492 次 评论 1 条


母亲——有人说这是一个女性身上最大的光环,我不否认母亲的确是极其伟大的,但假使我们把母亲这个角色看的太重太重,那真实情况恐怕是对女性更残酷的压迫。

我们可以数数落在母亲身上的标签有多少:贤妻良母、任劳任怨、吃苦耐劳、心灵手巧、牺牲奉献、含辛茹苦、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妈妈是超人……作为一个“好”母亲,女性要将自己锤炼的无比强大才能抵抗这生活的琐碎,可从没有人觉得加在女性身上的这些标签恰恰是捆绑着女性的枷锁,她们除了做好母亲的角色,似乎不需要其他时间去发展自我。

社会赋予她们的责任就是照顾好家庭,当好母亲。没有人会对她们说:“请努力工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为自己的理想去奋斗吧!”人们只会告诉女孩子们:“你要好好照顾家庭,不用那么辛苦工作,你只要照顾好你的孩子和丈夫,照顾好公婆……”这一套话语对女性来说太常见了,一些人也许嘴上说着不要,可真到了结婚、生育之后,还是会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去照顾家庭,甚至已经不用别人苦口婆心的劝说她。

在这样一套话语背后,我们应该看到,社会往往将女性置于家庭劳动之中,不让其过多的参与社会生产劳动,深层次反映出的还是男性对生产领域的强力控制,他们(某些)并不希望女性从家庭中解脱出来和自己争夺生产资料,只需要女性乖乖的听命于自己即可,将女性当做自己的私有财产掌控着,心情不悦便大打出手,色心四起便霸王硬上弓,想要财产接班人了便要求女性为自己生育个儿子……我并不是在说封建社会,这一切正发生在当下,在你我的周围。

对上图,笔者坚决反对

女性沦为男性的玩物不是一年两年了。从古至今,女性被要求涂抹胭脂水粉,学习琴棋书画、女红刺绣,舞出曼妙舞姿,吟唱天籁之音……这一切无不刻画着附庸的意味,只为了让男子欣赏自己从而嫁入更富贵的人家,或者如青楼女子,扮作秀色可餐只是为了赚取男子的财物,自己则沦为男子把玩的对象。我并不是说女性就不需要学习这些,学习本身是为了自我发展,可在这里女性的学习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取悦男性,今天的许多女性依然如此。

我们平时可能很少会思考女性所处的被奴役地位,而这种“被奴役”在家庭中的体现却是淋漓尽致的。当私有制产生,个体家庭成为社会基本经济单位,妇女的家务劳动便失去了社会性,变为私人性劳动,妇女成了家庭奴隶。一夫一妻制的产生,家庭的分工都将妇女在原始社会中从事的社会性家务劳动(那时女性的家务劳动是社会必要的公共劳动)转变为私人性家务劳动(此时不再是公共劳动,而是单纯的一家一户个人的事情了)。妇女抚育子女也成了为男性家长养育私有财产继承人,这时的男性掌握着整个家庭的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的权力,为了将财务传承给自己的亲生子女,这便要求“一夫一妻制”。

恩格斯说:“其明显的目的就是生育确凿无疑的出自一定父亲的子女;而确定出生自一定的父亲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子女将来要以亲生的继承人的资格继承他们父亲的财产。”(《马克思恩格斯选集》)这就是“一夫一妻制”家庭产生的根源。

直到今天,女性依然处在被奴役的地位,承担着生育机器的功能,养育后代的天职,家务劳动的责任。重男轻女的观念深入人心,女性被迫不断地怀孕,检查胎儿性别,又不断地堕胎流掉肚中的女孩,直到生下一个男孩才叫人说:你们家(丈夫家)终于有后了。在人们的观念中,生女孩就是生了个外人,只有生男孩才叫有了后。从来没有人在乎“母亲”的身体状况如何。

如美剧《使女的故事》里演绎的一样,在那个新成立的基列共和国中,每个具有生育能力的女人都被教导为要完成自己的使命,这个使命就是为国家的当权者们充当生育机器。她们被剥夺了一切,名字、身份、家庭、工作、爱情、阅读、构筑日常生活的一切都没有了,她们只是一个个行走的子宫

近期马云的发言也更加证实了女性在婚姻中的生育功能:婚姻不是为了进一步积累财富,不是为了买房子,不是为了买车子,而是一起生孩子。

你都让我们都996了,哪还有时间

女性在伟大母亲的形象下其实遭遇了太多不幸,可人们往往将其忽视,并把这种不幸当做理所当然。中国女性的产后抑郁现象十分严重,201411月刊的《中国妇产科临床杂志》指出,15%的中国女性被确诊为产后抑郁,85%的女性都经历过产后的抑郁情绪。这种情绪往往会被丈夫所忽视,甚至会被认为是矫情,“别人生孩子怎么没像你这样。”

没有体验过怀孕、生产的人很难懂其中的痛。在我想象中,那或许就像积累了10个月的强烈痛经。知乎上有人比喻生产“比痛经疼100倍”“断了10根肋骨的感觉”“被人用大锤抡小肚,抡了8小时”。一些男性在体验分娩阵痛的过程中,往往熬不过5级疼痛就歇菜了,而女性生产却是10级疼痛。熬过了生产,还要独自熬过生产后的抑郁,这就是母亲。

看着这些文字描述,作为女性的我着实会感到害怕,一个女性该有多大的勇气才会愿意生育(不受强迫的情况下)!

当“母亲”的角色成为女性一生的奋斗目标,无疑是可悲的,不是一个人的可怜,而是全体女性的悲哀。

身披枷锁的女性该如何自处?我想还是要那受压迫的男女共同打破!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祝各位母亲节快乐!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227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思通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访客
    访客  @回复

    这是一篇清醒的文章,不过还不够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