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日近,长安路远——读《鹊桥仙》

2009-04-17 15:01:14  阅读 562 次 评论 0 条

  古典诗词的成功出炉,不是逻辑所能解说,它往往是思维跳跃的产物,用典、用喻等,无非把一些与要表达主题相关的意境、物事,堆垒到一起,让人见着风情与潇洒。读辛弃疾这首《鹊桥仙·和范之送佑之弟之梁浮》,就有这么样的感受。
  
  当然,作为别离之词,是海量古诗当中的一个大头。由于离情别绪之热烈,其所成就的艺术水准也就较高。如李白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如“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等,辛弃疾这词仍有出彩之句,如“莫贪风月卧江湖,道日近,长安路远”,同是劝慰之句,却因亲情之故,别有一翻苦口婆心的味儿。
  
  “小窗风雨,从今便忆,中夜谈笑情软”,是幻想设置的一种情状,于古诗中时常见着这种自嘲式的凄楚。“啼鸦衰柳自无聊,更管得,离人肠断”,此为写实,刻画的是与兄弟佑之别离的情状。
  
  接下去咏出的“诗书事业,青毡犹在”,说的是读书求功名一事,“头上貂蝉会见”,“莫贪风月卧江湖”,一句重过一句,直至末句“道日近,长安路远”,用了《世说新语》里关于向往朝庭的典故,劝说兄弟要“用心读书,积极上进,求取功名”的拳拳之心。有人会说,何必把功名看得太重。其实古之读书明经者,若不于科举功名途上磨炼一把,大有虚生之悔,君不见那许多的落弟之诗词里有太多的伤心眼泪吗?而那句被大家传颂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就是读书人落弟之后的惨叹,你说,功名重要不重要呢。(文/汤树东)
  
  附原词
  
  鹊桥仙·和范先之送祐之归浮梁
  
  文/辛弃疾
  
  小窗风雨,从今便忆,中夜笑谈清软。  
  啼鸦衰柳自无聊,更管得、离人肠断。  
  诗书事业,青毡犹在,头上貂蝉会见。  
  莫贪风月卧江湖,道日近、长安路远。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21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