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玉箸销啼粉,这里车轮转别肠

2009-04-15 09:26:26  阅读 561 次 评论 0 条

  这句“那里”、“这里”的诗行,出自辛弃疾《鹧鸪天·送元济之豫章》,是一首赠别诗。动用生动的比喻与典故,那凡常的别离,描摹得栩栩活泼,“玉箸”喻写的是泪,“车轮转”写的是愁肠,皆让人感觉别开生面。
  
  而“欹枕婆娑两鬓霜,起听檐溜碎喧江”,“碎”字十分出格,绝妙地掬出人听雨后檐溜滴江面的心绪,同进也为后句的别离意境铺垫,一“碎”字,衬着“那里玉箸销啼粉,这里车轮转别肠”里的“别肠”,让人觉着的是心碎。
  
  如果说上阙写的是实,那么下阙写的则是虚,是憧憬,是幻想,是愿景。然在友人“元济”别离故井的时节,用“诗酒社,水云梦”再度刻描故里,于艺术表现手法上,则是更衬出那乡愁的沉深、别情的依依。“那堪醉墨几淋浪,画图恰似归家梦。”此句更是把未来的梦境也写了出来,然确又如此,只是到了异乡,身处这样的思乡画图梦里,又是“千里江山寸许长”——梦里相思相见的情状毕竟不远,只是那却是梦罢。
  
  ——有好事者把最末一句以为是对当时北宋政治、社会环境的针砭,把一首小词令,拔高了一节。但细思量一下,那却是学究考证癖引出的些许谈资罢了。(文/汤树东)
  
  附原词
  
  鹧鸪天·送元济之豫章
  
  文/辛弃疾
  
  敧枕婆娑两鬓霜。起听檐溜碎喧江。那边玉箸销啼粉,这里车轮转别肠。
  诗酒社,水边乡。可堪醉墨几淋浪。画图恰似归家梦,千里河山寸许长。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20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