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弹悲愤空泪垂—读辛弃疾《鹧鸪天·徐衡仲惠琴不受》

2009-04-12 11:54:16  阅读 1363 次 评论 2 条

  提到琴、凤之物事,似乎不能少了孤高的桐树,所谓“峄山有桐,斫以为琴”、“凤凰于飞,非桐不栖”,可见琴、凤乃尊贵之品。以之入诗,稍有不慎便入俗套。似辛弃疾这首《鹧鸪天》,则显超绝与雅意,与别不同。
  
  “千丈阴崖百丈溪”当是形容起兴之句,为带出后句那桐树狐高独特,“孤桐枝头凤偏宜”。回应题注“徐衡仲惠琴”,“玉音落落虽难合,横理庚庚定自奇”,清爽地刻描出徐衡仲那琴,乃桐木所制,可奏出玉般清邪之音,只可识此音识者不多,大有王昌龄那咏蝉诗句“无人信高洁”的品味儿。
  
  再又加上“人已去,月正明”,那种明朗空旷的人去茶凉,忽而响起那桐琴奏出的玉音,更显得高洁清雅,况且胸中似有块垒抑郁不解状,“试弹悲愤空泪垂”,还是诗人自高,唱出“不如却付骚人客,留和南风解愠诗”——是否正好撞着那法国诗人里尔克“诗歌拯救论”的说法呢?
  
  然而,诗歌本是一家,却不必太分你我。以诗人之慧,听桐琴奏那嵇康广陵散般的歌乐,或许正好能解心中的“郁愠”,为后来者立下一则艺术生活化,生活诗化的侧影。(文/汤树东)
  
  附原词
  
  文/辛弃疾
  
  鹧鸪天
  
  千丈阴崖百丈溪。孤桐枝上凤偏宜。玉音落落虽难合,横理庚庚定自奇。
  人散後,月明时。试弹幽愤泪空垂。不如却付骚人手,留和南风解愠诗。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9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一城
    一城  @回复

    回访了 不过你的首页打开脚本有问题 影响浏览 www.onechen.com

  2. 天堂影院
    天堂影院  @回复

    嗯,确实挺不错的分享文章
    由 汤树东 于 2012-10-24 8:58:25 最后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