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情难

2009-04-11 14:52:06  阅读 430 次 评论 1 条

  我大学毕业后,在广州打工时,住的是几个人合租的出租屋,虽然房子狭窄的转身都要费力,但租金却几乎花掉了我工资的三分之一。出租屋浑浊的空气,狭窄的空间使我暗下决心要通过自己的奋斗在这寸土寸金的大都市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
  
  经过几年的打拼,终于攥足了房子的首付款并同时向银行贷款了20万在广州的城区买了一套几十平方的房子,房子买到了,虽然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但日子其实过得也不轻松,除开月供后,余下的钱都必须扳着手指花。为了省钱,我和新婚不久的妻子并没有“大张旗鼓”办宴席以示庆祝,但道听途说的亲戚们还是包来“红包”以表祝贺。其中就有三个叔叔和两个姑姑各包来的一千元,当父母把那叠厚厚的钱塞到我手上时,我的内心骤然涌起一丝感动的同时,还承受着一股难以名状的忧虑。
  
  果然,就在我和妻子准备在新房里安度第一个良宵佳节时,几个堂弟堂妹却成群结对地来到我家,他们手里都提着一个拉包,说是学校假期关门要在我家住上几日。瞟过人群,我发现其实在外打工的大堂第和附近读大学的二堂弟也凑着热闹。我是非常乐意跟他们来往的,虽然我们是堂兄妹,但从小一起长大,使我们的感情跟亲兄妹一样。但问题是现在我的情况不容乐观。每月都必须缴一定数额的月供,还有交通,通讯、水费等固定支出。除掉这些花销以外,我和妻子“勤俭节约”的每一件东西都是算了又算。而他们的到来,使原本拮据的生活更加窘迫不堪。开销也因“家庭成员”的膨胀而直线飙升,譬如说:我们原本可以用一个星期的纯净水,因为他们的到来仅仅两天就用完了,跟着上涨的还有水费、电费、伙食费……
  
  看着堂弟堂妹象回到自己家里一样无所顾忌又兴高采烈的样子,我真不忍心道出自己的辛酸和无奈。但要我拒绝跟他们来往,我又感到愧疚和不安。觉得自己这样做对不起他们,对不起叔父叔母。而我能做的是将这些委屈和困惑尽量往自己肚里咽。
  
  然而,就在我正被这些困惑弄得“焦头烂额”时,第二天,妻子的两个表弟也来了,他们也是提着拉包,也是说因为假期学校的关门不得不在我们这里借住几日。
  
  看着他们,我的脸慢慢变成“猪肝色”心里却有个声音只在喊:“天呀!这里还不至于就成了客栈了吧。”(文/叶飞飞)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9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叶飞飞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afan
    afan  @回复

    让他们帮忙做点事,先帮忙垫下水电费,下月还,让他们知道你的难处。事实求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