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怀无绪自伤悲——读辛弃疾《鹧鸪天·重九即赋》

2009-04-09 13:41:44  阅读 492 次 评论 2 条

  “天地有万古,此身不再得,人生只百年,此日最易过。”今读辛弃疾这首起句就是“有甚闲愁可皱眉”之《鹧鸪天》,不禁于人生苦短,忧多乐少,生发深深的感叹。若然人生存续不是那么短促的话,估计文人骚客那些闲愁悲绪自可减免许多。
  
  然而,壮时拼斗,欢欣不觉,老来无成,自觉悲凉,这种虚生之忧不知魔着多少仁人志士。辛弃疾此词创作于晚年,再且是老病新愈,大有身世伤感,免却少年时节那“锦突骑度江初”的锐气,低吟着“老怀无绪自伤悲,百年旋逐花阴转,万事长看鬓发知。”不乏悲观颓丧的况味。
  
  最是逍遥莫过于“溪上枕,竹间棋。”,然而,“怕寻酒伴懒吟诗。”诗酒豪兴的际会,毕竟无再多,忆及少年时节马如龙,大有“老骥伏枥,志于千里”之叹。
  
  但是,俱往矣的那种唏虚失落毕竟犹如硕大之蛇,缦缠于心头,让人喘气不消。“十分筋力夸强健,只比年时病起时。”自嘲也好,讽世也好,毕竟是晚境颓废生命之皮囊难以托持那雄气勃勃的“青春少年心”,惟有慨叹。(文/汤树东)
  
  附原词
  
  鹧鸪天
  
  文/辛弃疾
  
  有甚闲愁可皱眉。老怀无绪自伤悲。百年旋逐花阴转,万事长看鬓发知。
  溪上枕,竹间棋。怕寻酒伴懒吟诗。十分筋力夸强健,只比年时病起时。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9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ivan
    ivan  @回复

    不错

  2. geuro
    geuro  @回复

    我也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