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君一片月——读辛弃疾词作《满江红》

2009-04-08 11:09:45  阅读 679 次 评论 0 条

  开篇简直就是不断的牢骚话,连连感叹只因离别之愁与苦,但说得巧,以展望回退的时间来点灵真情:“明年怕恨,今宵轻别”。其实,谁都不希望“离别”,然而确然的世事有时又不可扭转地逼人分隔,无奈的阻隔,直如词里这么一句“珠泪争垂华烛暗,雁行中断哀筝切。
  
  默默是今晚的别离,然“兰舟崔发”,却“幸自涩青溪”写得好!留意诗人的心情的起落——“怕恨”、“幸自”、“莫教”以及末句的“佳哉”,是一条回升的情愫线,就像一则微妙的琴弦,静静地响动,最后铮的一声让人振奋。
  
  依依之情毕竟溢于纸面,“千柳丝,千千结”,如何解救?“今而后,伴我又随君,佳哉月”此处机灵地活用杜甫那句“我寄愁心与明月,伴君直到夜郎西”,拳拳之意,殷殷之情,感人至深,之于文采则又显得活脱明朗,似黯夜里的星光,给人莫名的暖意。我们发觉,诗人的心流,已经开始拨开开篇时的牢骚与不满。
  
  让读者感觉最为深挚,特有手足谊情的是,最后一句,是压轴之句。“黄卷莫教诗酒污,玉阶不信凡仙遍”,全然的关爱,发于腑肺,这是兄长所宜之情,读来像是友人的循循善诱,不知记否,我们年少时节,或学长或老师对我们有过的那些苦口婆心的劝慰与警诫,当时我们又如何的不知他们的良苦用心,当耳边风,最后感着原是良言逆耳时,已经错过,不禁悔恨,乃至潸然!
  
  “黄卷莫教诗酒污,玉阶不信凡仙遍”,确然如此,学问是儒者(读书人)一生的追求。不可轻易荒废,它不应因为心境不佳,甚至环境迁变而成为抛弃书卷的籍口,如果这样,则就不是曾国藩所言的真能有志于读书者了。
  
  附原词:
  
  ◎满江红 ·  和杨民瞻送祐之弟还侍浮梁(文/辛弃疾)
  
  尘土西风,便无限、凄凉行色。还记取、明朝应恨,今宵轻别。珠泪争垂华烛暗,雁行中断哀筝切。看扁舟、幸自涩清溪,休催发。
  
  白首路,长亭侧。千树柳,千丝结。怕行人西去,棹歌声阕。黄卷莫教诗酒污,玉阶不信仙凡隔。但从今、伴我又随君,佳哉月。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8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