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笑蜗牛带屋行——读辛弃疾《沁园春》

2009-04-05 11:34:44  阅读 504 次 评论 1 条

  今天重新诵读辛稼轩这首题注为“再到期思卜筑”的《沁园春》,顿觉胸次开阔。这是一首充满意趣,令人快活的词。无论是用典,还是意境铸炼,都是自然顺贴里突然的灵犀闪动,让人心绪共鸣,与诗人间或的禅悟交融在一起,很是值得把玩、把玩。
  
  首阙起句自是不凡,“一水西来,千丈晴虹,十里翠屏”,以“一”、“千”、“十”这些轻巧的数字,形容、刻画、接连出满眼的大好风光。接下去,大敢在动用“不负渊明”之典故,衬得“斜川好景”文采焕然,我们似乎于脑际隐隐漾起“采菊东篱下,悠悠现南山”的意象,这是辛弃疾“借花献佛”的活灵巧设,让看似僵静死硬的山石景象,一下子活跃于纸上!
  
  接下去是典型的触景开悟,“老鹤高飞,一枝投宿”,有点庄周的味儿,然而更为有趣的是“常笑蜗牛带屋行”,把世俗那物累、情累、钱累等辛苦状,寄蜗牛这一笨态,批刻得栩栩逼真,让人开怀的同时有所启悟。
  
  “平章了,待十分好处,着个茅亭”,于中国古典文化各种征象里,归隐田园,往往被形容是读书出仕者的最大幸福,这里有出世与入世之辩,然而据《菜根谈》有云“居庙廊要有山林之趣,处山林要有济世之怀”等,我们就不难理解诗人这句“待十分好处,着个茅亭”了。
  
  下阙,是回应上阙末句而发作的,倒是把凡常的花草鸟禽、山水溪河等,描摹得有血有肉,有情有致,让人叹绝的很。“青山意气峥嵘”,“似为我归来妩媚生”,“解频教花鸟,前歌后舞”,一派盎然。然而仍未尽意,连云水也欢快起来,“更催云水,暮送朝迎”。引得词人大发兴会之感慨,“酒圣诗豪,可能无势?我乃而今驾驭卿。”,直有不成为山水风云,光风美景之主宰不能罢休的决然。
  
  然而,终究是那出世心情作怪,“清溪上,被山灵却笑,白发归耕”,深思量,果真如那些在青溪上耕作的老翁,不思功间的功勋荣名吗?或许暂且不能,惟“被山灵却笑”一句了得。(文/汤树东)
  
  附原词
  
  沁园春
  
  文/辛弃疾
  
  一水西来,千丈晴虹,十里翠屏。喜草堂经岁,重来杜老;斜川好景,不负渊明。老鹤高飞,一枝投宿,常笑蜗牛戴屋行。平章了,待十分佳处,著个茅亭。
  
  青山意气峥嵘,似为我归来妩媚生。解频教花鸟,前歌后舞;更催云水,暮送朝迎。酒圣诗豪,可能无势?我乃而今驾驭卿。清溪上,被山灵却笑,白发归耕。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7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www.yyy99.com
    www.yyy99.com  @回复

    路过看看 学习了,谢谢分享637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