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月风流的豪唱——读稼轩词《生查子·山行》

2009-04-02 21:19:28  阅读 445 次 评论 0 条

  “昨宵醉里行,山吐三更月”,起笔是“醉”,使人醉的是后句,显得巧致生动。“三更月”,暗指夜色初阑时分,月乃忧闷愁苦的象征,点出昨宵友人相聚,豪情醉饮之后,却是天下无不散之席,暗含着恋恋不舍的愁结。
  
  接着,“不见可怜人,一夜头如雪”,此句有些蒙胧与星星作态之嫌,然而扭拧里头却有着给人美丽的赏心雅意,毕竟我们要猜“可怜人”实指什么,现代人直率,暗地里定将之与情人或爱人锁捆到一起,然而,这里其实指“友人”,古人重友轻色心重,友情高于爱情,这里没有走出俗窠,指出一种深厚的情宜。
  
  “今宵醉里归”又是指什么?此是与首句的一则互文手法,实是酒月豪爽之句。“明月关山笛”,叫人迷醉的是此句,博学之士定能明白此句的意境在前人诗行里出现过不少,但化用于词作,却恰到好处,辛氏胸有万卷,随手拈来。
  
  最后一句实在叫人拍案叫好,“收拾锦囊诗,要寄杨雄宅”,杨雄乃汉代的文坛大虾,是当时人人捧着的文采大家,与司马相如等文豪并驾齐驹,闪耀着古文学史,辛氏以之自比,实在豪爽之极,其实有一半这是用来落实与美誉他的好友杨民瞻,即与辛氏唱筹和诗的另一个词家,并非完全自比,理解为两人之间的唱和,则较为恰当,然至底美誉得叫人感觉可喜智慧文雅之极。(文/汤树东)
  
  附原词:
  
  ⊙生查子•山行寄杨民瞻
  
  昨宵醉里行,山吐三更月。不见可怜人,一夜头如雪。
  今宵醉里归,明月关山笛。收拾锦囊诗,要寄扬雄宅。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7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