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水玉鸣渠,急雨珠跳瓦

2009-04-01 16:15:22  阅读 413 次 评论 0 条

  辛弃疾这首《卜算子》,可能不为多少人所熟知,因为它咏唱的对象不是什么经邦济世的那种人生感慨,只不过是耿耿执著于友人赵晋臣那两间雅致的小亭楼阁,一为“真得归回”,一为“方是闲”,作者诗慧,将这两个亭楼名儿巧妙地融进了词中,而且每于平凡意象中显出过人之想象。
  
  “百郡怯登车,千里输流马”,点出的是宦海浮飘的厌恶不肖,似是为友人宽慰似的,下句则点明人生极须宽慰——“乞得胶胶扰扰身、欲笑区区者”,引我们去思量“为官并非都是福”这问题,接着诗眼一转,开拓出一片朗朗世界,“野水玉鸣渠,急雨珠跳瓦”虽是起兴之句,却文采生猛,让人叹服,它将大自然的物象化平凡于独特之上,急雨来时,屋瓦上雨水跳溅,如玉花纷飞的情状,一时间铺展在读者眼前,美不胜收。记得好像有位现代作家写过这种情状,不过,那是以散文形式,说的是童年一次无意中遇雨,站在高处,看家里屋瓦上雨水跳溅之美(好像是刘心武写的一侧散文,现不大记得),其文法与辛弃疾这一句诗有同工之妙。
  
  当然,起兴之后的点睛是不可或缺的,辛弃疾最后咏出“一榻清风方是闲,真得归来也”。环顾当前的时令,已是秋冬寒时,而辛氏这词写的却是夏景,其漫妙的笔致让我不禁忆及夏天的热烈与美好。(文/汤树东)

  附原词:
  
  卜算子
  
  文/辛弃疾
  
  百郡怯登车,千里输流马。乞得胶胶扰扰身,欲笑区区者。
  野水玉鸣渠,急雨珠跳瓦,一榻清风方是闲,真得归来也。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6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