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光棍问题岂能拿满足兽欲做标准?

2015-11-10 10:56:01  阅读 1589 次 评论 0 条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2年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下降到117.7。有的媒体对此深怀忧思:我国是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最严重的国家,预计到2020年,我国将会出现大约3000万光棍。这将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面对“光棍危机”这个民生热点,有些朋友和学者能够清醒认知,理性发言,譬如资深网民李少海,便应此时机,就我国“重男轻女”的封建道统大加挞伐,认为这种观念无形之中使得“无辜瓦玉,横受夷戮”,遂令不少地区的父母迄今为止,仍对“弄璋之喜”津津乐道,一旦女婴降世,便漠视、删刈,使其寿命早夭,难以成活。纵览此文,叙述虽不免偏激、极端,但也算切中时弊。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杨菊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答的也比较客观:“出生人口性别比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不论是中国,还是外国,基本的出生比应该是100个女孩相对应102个到107个男孩,出生的时候就是这个比例,这是世界性的,是漫长岁月中自然选择的结果。”
  
  可以说以上二者不管说的是对是错,起码听上去还像句人话,大家还都能接受。但有些人仿佛是名利熏心一般,绝不放过任何能够大出风头、哗众取宠的机会,非要“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谢作诗教授就是其中之一!
  
  一、“人伦道德”怎能轻易沦为经济学中的商品?
  
  在经济全球化如火如荼的今天,效率最大化目标的机制正踏着“血潮骸波”逐步建立。是的,无论市场化的洪流是善是恶,谁也没有能力螳臂当车,阻其前行。但是,什么可以当作商品,什么不能当作商品,是应该有一个底线和原则的。我们从“为人师表”的谢作诗身上,显然没有看到这种底线和原则。
  
  他在《“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一文中声称:“我不否认3000万光棍的事实,但我否认一定会出现这样严重的社会问题……既然价格是调节供求的,重要的是实际价格,不是名义价格,而人为能够控制货币价格,但是控制不了实际价格,那么又怎么会有‘短缺’、‘过剩’一说呢?
  
  光棍的存在只是增加了女性的相对稀缺性,提高其价格,绝不意味着两性的市场就不会出清,就会出现剩男。”
  
  通过谢先生那浅俗鄙陋的措辞,我们不难发现:在他眼中,女性已经沦为了可供交易的商品。
  
  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了大明藩王朱典楧在洛阳行使“初夜权”时的情景,史料载曰:“闭河南府城,大选民间子女七百余,留其姝丽者九十人。不中选者,令以金赎。”但这是尘封已久的前代恶迹!
  
  时下,谢先生竟又以经济学家的面孔承接晚明之余弊,对最基本的人伦道德丝毫不顾,究竟是想向我们展示商业文明的进步,还是复古与倒退?!
  
  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初致力女权运动的巨将埃米琳·潘克赫斯特、秋瑾、康克清等人如果泉下有知,看见谢先生这副德行,又会否慨叹一生事业付诸东流了呢?!
  
  当然,谢先生的下作还不止于此,在《“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一文中,他还继续恬不知耻的说道:“收入低的男人怎么办呢?一种办法是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这并不是我的异想天开,在那些偏远的穷地方,就有兄弟几个合娶一个老婆的,而且他们还过得其乐融融。不愿意合娶,或者法律不允许一妻多夫怎么办?那可能真的只能光棍了。”
  
  谢先生这番“建言献策”,莫说是在自古以来就极力倡导“贞絜陆沉,志裂金石”的中国,即便是在较为开放的美、日,恐怕也为人所鄙。
  
  在被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奉为圭臬的《耶经》中,尤其强调婚姻的神圣性,要求夫妻贞洁,反对淫乱。其中有一段很形象地说:“你要喝自己池中的水,饮自己井里的活水。你的泉源岂可涨溢在外?你的河水岂可流在街上?”这就是说任何人都应当忠于配偶且守护配偶,夫妻都不可心猿意马、得陇望蜀,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
  
  所以西式婚礼在举行的过程中,双方除了以爱情的名义宣誓,表明海枯石烂,此情不渝之外,新娘还要佩戴SomethingOld(母亲传下来之婚纱,头饰或首饰,代表承受美好的一切)、SomethingBlue(新娘的一些小饰物或花束用蓝色,意味着新娘的纯洁及贞洁)。
  
  日本的认知心理学家、心理学报副主编滨口正一也曾有言:“夫妻之间的相处之要,在于道义上的相濡以沫与及彼此为对方保持‘心理贞洁’。任何一方只要有意的身从多主或心有二骛,便是可耻的背叛!”
  
  由此可见,谢先生所言之“一妻多夫”,实为毁弃伦常的谬论,为一般先进文明之国家所不容!假若谢先生仍旧自视所言诚为不二真理,何不身先垂范,与别的男人共侍一女?!
  
  二、解决光棍问题岂能拿满足兽欲做标准?
  
  常言道:“智者乐其道,庸人乐其欲。以道制欲,则乐而不乱;以欲忘道,则惑而不乐。”这句话诚如某些市侩所说,是有点道德高标、不食人间烟火的意思。但是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标准,即:一个人分析事情是以‘理’为先,还是以‘欲’为主,真实的反映了这个人的精神世界和品格优劣。
  
  我们不妨看看谢先生对于“光棍问题”的分析着眼何处?
  
  “但光棍不意味着他们就不能获得性生活。由于3000万光棍的存在提高了女性的性价格,这会增加其供给。
  
  改革开放后,在一些沿海地方,男女比例严重失衡,但性的问题是不是就因此而不能解决呢?你听说过搭伙过日子的吗?听说过几个女孩子养一个男朋友的吗?那几个男人养一个女人不可能吗?再说了,还有发廊妹、站街妹……这些不也是解决性的途径吗?
  
  性的问题,总是要解决,不能合法解决,就会非法解决;不能在阳光下解决,就会在黑暗中解决。3000万光杆是既成的、短期改变不了的事实,而市场总是要以某种方式出清,问题只在于我们愿意以哪一种方式出清。”——(摘自谢作诗博客)以上即为他的“金玉良言”!也就是说,在谢先生看来,如果一个男人拥有一个女性可供他随时发泄生理上的欲望,那么这个男人就从真正意义上“摆脱光棍”了。换句话说,在他眼中,“光棍们”想要成双入对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缠绵床第、风流快活。
  
  不容置喙,“求欢弄爱”也是两性之间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忽略不得。所以《汉·艺文志》也直言不讳的提出:“房中者,情性之极,至道之际。”但是,这绝不能成为两个人在一起的全部内容。
  
  “光棍们”诚然需要鱼水之欢,可这仅仅如同江河之一流、大树之一枝,学者看问题岂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他们不是母猪、野狗,更需要彼此间心灵的交流、思想的碰撞、信仰的契合、观念的认同、目标的一致!否则即令走到一起,又能维持多久?到头来,“光棍们”还是不免形单影只。
  
  蜚声中外的动物学家杰恩斯波特曾十分辛辣的说道:“人与动物有着相同的、最基本的原始欲望,但人之所以不同于动物,还在于人不耽于单纯的享受母猪、野狗等牲畜的快乐,人还需要为自己时刻注入生机的精神养料……因此,要想使一个人真正的免于‘孤独’,就必须让他(她)拥有一个赖以为信的灵魂伴侣。”
  
  对于这句诤言,谢先生怕是难解其中奥义了!
  
  当然,让人义愤填胸的,还不止是谢先生将光棍们“作为动物的需求”盲目扩大,对他们“作为人的需求”视而不见,而是其看待问题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极为有害。其既身处师长之尊,就更加误人子弟、遗祸无穷!
  
  《礼记·乐记》上说:“夫物之感人无穷,而人之好恶无节,则是物至而人化物也。人化物也者,灭天理而穷人欲者也。于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泆作乱之事。是故,强者胁弱,众者暴寡,知者诈愚,勇者苦怯,疾病不养,老幼孤独不得其所,此大乱之道也。”
  
  人和其他动物一样,都有欲望。但人之所以有别于其它,就在于人懂得自我节制,以期达到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协调。一旦人抛却德行,把“欲望”作为一切行动的落脚点,物我两界的“平衡”也就被打破了,届时,我们将坠入一个怎样的深渊?!
  
  那些一味强调母猪、野狗之乐的人,或许本身已与禽兽别无二致!(赵丹阳)
  更多关于毛泽东的精彩评论[点此]下图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67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