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治愈心理病之读《宋词小札》有感

2014-11-07 22:04:44  阅读 753 次 评论 1 条

   治愈

  
  在若干个电子表格里蹦跶了一天,眼前都是带着金光闪闪漂浮的数字的时候,晚上回家临睡前,看看《宋词小札》还真的挺治愈的。
  
  昨晚看的是岳飞的《满江红》,张元幹的《贺新郎·梦绕神州路》和陈亮的《念奴娇·登多景楼》,三首都是我喜欢的慷慨悲壮的类型。读下来觉得,虽然和《唐诗小札》是同一作者,但《宋词小札》读起来没有《唐诗小札》那么额醇厚甘冽。
  
  想了一下,大概是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作者本身的偏好应该是唐诗,心中确是喜欢,浸淫的久了,写来自然洋洋洒洒;二是作为读者的我偏爱宋词,十几年下来,虽然没有仔细的研读,但是“书读百遍,其义自现”,《满江红》自不必说,《贺新郎》和《念奴娇》都是我数年来一直很喜欢的词,读了不下两百遍,慢慢地就品出了更多的滋味。
  
  于是我翻翻书的前言果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前言说这本《宋词小札》费了作者更多的心血,换言之,就是说写的比较辛苦。诗词鉴赏类的东西作者越是写的轻松,读者看起来越是过瘾。所以看《唐诗小札》觉得作者心中自有千百甘泉,涓涓流来。而《宋词小札》就差了个境界。
  
  跟随我十几年的胡云翼选注的《宋词选》选有张元幹五首词,我个人很喜欢其中的两首《贺新郎》一是“曳杖危楼去”一是“梦绕神州路”,时间长了就拿出来读一读,每读到“举大白,听金缕”,“风浩荡,欲飞举”就荡气回肠。而陈亮的《念奴娇·登多景楼》,也是个人偏爱之一。
  
  曾经在网上看到说,毛主席他老人家,晚年时读这首《念奴娇》曾经老泪纵横。我只是喜欢那种气势。辛弃疾和陈亮有多首想唱和的《贺新郎》非常喜欢,土豆上有践离朗诵的版本,他把韵脚读的很特别很有力,颇为不错。一直觉得陈亮在这几首词上几乎压倒了辛弃疾。很多年前,洪家楼周末还有个小型的旧书摊,我赶上了就逛逛,曾经花三元钱买了一本《陈亮集》可惜只有下册,品相很好,当时用透明塑料袋封着,我就那样拿回来一直封着,留待以后看!
  
  胡云翼的《宋词选》陈亮和刘过之间有几乎一整页的空白,我把辛弃疾的《寄陈同甫文》手抄在这一页,这篇祭文虽然不长,但是感情很真切饱满,读来有点发冲冠的感觉。有时想想二人遭遇,也真是“所不能自为者,天靳之年”!
  
  这篇祭文应该抄自邓广铭的《辛稼轩词笺注》,数年前在省图借阅过。如今,我已经把这本购入,只是还没开始阅读。大雾弥漫,表格泛滥,不是末日胜似末日的冬日,真想埋了头读书去!(文|39487685 QQ)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61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王语双个人网站
    王语双个人网站  @回复

    博文很精彩,尤喜此句“是我数年来一直很喜欢的词,读了不下两百遍,慢慢地就品出了更多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