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创作札记之《落幕》

2014-04-12 11:09:56  阅读 766 次 评论 0 条
  当生旦净末丑集体谢幕,帷幕也闭合了。
  
  这是一场穿越时空、纵横经纬、交织悲喜的大戏。上场者或寥寥,或噪噪,均在电石火光间向台下展开公关拥抱。一场情感、意志、思想的奔放,呈散射状,发光,在记忆的那个点上,给抓拍了!
  
  为了那个莫须有的故事,霓虹下,演员与观众一同屏息凝思,感同身受间低吟浅唱。欲拒还迎的气场——磁吸,膨胀,迸溅。
  
  而退出,是个过程。又见灯火阑珊下的伊人。此刻,须将所有的笑与泪打包,丢弃。即便回眸了,也只是为了尽快遗忘。
  
  一切,尽虚无。
  
  今天,就有以上的落幕感。郁结开了,负累没了,伤痕愈了。而写字,功不可没。
  
  因了八婆八公,两周来,灵魂一直行走在省察与修正阴霾下。痛定思痛之余,文思泉涌。
  
  根源在那晚——因龃龉扬起了语言的鞭子,抽打俗。故而复制了“记录”《八婆来了》,犀利中夹杂着不解与不屑,却客观。这,一对一的绝对私隐之所以曝光,是有话要说:不读文字却胡煽毛燎的,请自重!
  
  因拒绝发言,另一八婆借“请教”提靴上阵,羊癫疯般泄愤,口吐白沫,毛孔痉挛。单打独斗不成,且唤来虾兵蟹将。那一瞬,男性的好斗本能破天荒高涨,仿佛张飞关云长附体了,气扫万里碧血荡,风云急。却,损精气、伤元神。情急下,大肆“屠城”,却错删无辜。一时间,天昏地暗,兴师问罪者众。为此,另一篇随笔《走》化羽成蝶,翩跹间,却颇显无奈;无奈里,又透着决绝。壮哉?悲乎?惨也?
  
  为拯救自我,找回生活的常态,期间,《桃花源》、《青春祭.十八》与《火》相继问世。祈望用“爱”这暖色调来调和与温暖孤寒的心。可这毒,已伤五内入骨髓了,非一朝一夕所慰藉。
  
  我是个生活在文字里的人。并深知,当文字不再戾气,真善美也便迷途知返了。而戾气就是战争。那决绝的对垒,若斗牛。只有兽性的苟延残喘与血腥,那红色的斗篷,将是一辈子的忏悔。战争,没有赢家。和为智、为贵、为高。
  
  《战争》就是此种情状孕育的一篇刚烈之作,却未停留在于表像。有展示,有弘扬,别一层深意与味道。
  
  原谅一切人!套用伏尔泰的一句话:我可以不认同你的窥私心理,可我愿意捍卫你不同于我的窥私权利。但要加一句:切勿献丑讨骂!
  
  突然想起鲁迅。被诋毁谩骂包围一生的他,横眉冷对,俯首,仍做一头笔耕不缀的孺子牛。
  
  然,心理疗伤期却不是一般的漫长。因网上良莠不齐,于是想到了几个名词。作者、读者、网民、网友以及文字背后的十八浪子与生活中的我,都是不同的代、名词,所以《浪子小语R》一气呵成。但桃花源是一处修心养神的好去处,有清澈的音流,深邃的气质,和赏心悦目的美。所以定义了“园法”,立了规。
  
  其《小语》,以“赋”的笔调,为众多不知其然、知其然、和不知其所以然者——解惑,以期一语破的。
  
  欣慰的是,《落幕》于今夜一文坠地。我想说,几经文字的拉锯,这场战事落幕了!
  
  生活中,我们会遭遇各式各样的人和事。而作文与做人,应以何以对?
  
  我想,我已用自我而特到的方式释疑了。
  
  是人,须努力。走,向前去!(文|477979126)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58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书明法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