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盎然的幸福时光及其故事

2013-11-27 20:53:32  阅读 691 次 评论 0 条
  马洛亚看着我头上柔软的黄毛,眼睛里闪烁着惊讶的神色。母亲觉察到了他的窥视,抬起头问:“看什么?不认识我们娘俩啦?”
  
  “不,”他摇摇头,脸上露出傻哈哈的笑容,说,“这小东西,吃起奶来像狼一样。”
  
  母亲娇嗔地斜他一眼,道:“像谁呢?”马洛亚更傻地笑着,说:“难道像我?我小时候是个啥样子?”他的目光兔子一样迷离,他的脑海里闪烁着被遗留在万里之外的童年往事,两滴眼泪从眼睛里涌出来。“你怎么啦?”母亲惊讶地问。他不好意思地干笑几声,用粗大的手指关节抹去眼眶下的泪。“没有什么,”他说,“我来到中国……我到中国多少年啦?”
  
  母亲不快地说:“从我一懂事那天你就在这儿,你是土包子,跟我一样。”他说:“不对,我有自己的国籍,我是上帝派来的使者,我曾经保留着大主教派我来传教的有关文件。”母亲笑道:“老马,我姑夫跟我说,你是个假洋鬼子,你那些文件什么的,都是请平度县的画匠画的。”“胡说!”马洛亚牧师像受到巨大侮辱一样跳起来,大骂道,“于大巴掌这驴日的!”
  
  母亲不高兴地说:“你不能这样骂他,他是我姑夫,对我有大恩大德!”马洛亚说:“他要不是你姑夫,我拔了他的鸡巴!”母亲笑道:“我姑夫一拳能打倒一头骡子呢。”马洛亚沮丧地说:“连你都不相信我是瑞典人。还能指望谁相信呢?”
  
  他蹲在地上,掏出旱烟袋,从烟荷包里挖了一锅烟,一声不响地抽起来。母亲叹口气,道:“看你,我相信你正宗西洋人还不行?跟谁赌气呢?
  
  中国人,哪有你这样的?一身的毛……”马洛亚的脸上,出现了孩子般的笑容。“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他沉思着说,“不过,真要让我回去,我还不一定回去了,除非你跟我一起走。”他望着母亲的脸。母亲说:“你走不了,我也走不了,安心在这儿过吧,你不是说过吗?只要是人,不管是黄毛的还是红毛黑毛的,都是上帝的羔羊。只要有草地,就能留住羊,高密东北乡这么多草,难道还留不住你?”“留得住,有你这棵灵芝草,我还要到哪里去呢?”马洛亚感慨万千地说。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57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