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行吟日志游玩记

2013-09-08 20:24:04  阅读 600 次 评论 0 条
  在一个叫晓起村的地方吃过午饭后,车子便沿着古镇缓缓前行,望着路边的小桥流水,白墙黑瓦,觉得自己再一次走进了徽州,走近一种熟稔的亲切和感动。
  
  车行半小时后,便到了有中国最美乡村之称的江岭。一下车,便有油菜花香扑面而来,令我精神为之一振,旅途的疲惫顿时一扫而光。
  
  第一次领略婺源的美是在一本印制精美的画册中,摄影师镜头下那层层叠叠的油菜花书写春天乡村的灿烂和辉煌。看完那幅摄影家的作品后,我久久地沉浸在那金黄色的灿烂中,难以自拔。后来又从一本书里得知婺源这块土地不但生长着中国最美丽的油菜花,还养育了许多历史名人,其中朱熹的名字更是如雷贯耳。
  
  据《婺源县志》记载,公元1150年的清明,朱熹回故里婺源省墓,祭拜先祖。沐浴着清明和煦的暖阳,走在故乡弯弯曲曲的田间小路上,第一次走近故乡灵山秀水的年仅二十岁的朱熹,一定会被这漫山遍野的油菜花震撼了。
  
  时光的脚步又匆匆地走过千年。当公元2011年的清明时节,一群被城市的钢筋混凝土折磨得十分脆弱和麻木的人们,同样被这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深深震撼的时候,我们已经揣摩不出当年这个叫朱熹的青年的心事了,站在曾经给过朱熹心灵震撼并濡养过他人生灵感的油菜花前,我们苦苦寻觅当时涌动在青年朱熹心中的那份感动,那份温暖。我们从心底感激这灵山秀水,感激这一片肥沃的土地。因为,这片田野滋养过一个诗人最初的也是最纯的诗情,滋养过一个智者心中最真的也是最美的理想。
  
  走在婺源的花海中,走在铺满花香的乡间小路上,想象着朱熹当年从这条小路上走出去,走进书院那神圣的讲坛,走进一段长长的中华文化史、思想史。“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故乡的小路,就像一根脐带不断给他心灵输送着营养,输送了取之不尽的源头活水。正是故乡的山山水水不断滋养着他后五十年的岁月,成为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背景。
  
  作家韩少功曾说,旅游是对我们人生履历的一种弥补。坐入帝王坐过的轿子,翻上牛仔骑过的骏马,走上大师走过的小桥,戴一戴异族新娘戴过的花冠,大概能给人们各种想象。但是,在婺源,清新的空气和浓郁的花香不但让我们在滚滚红尘中饱受蹂躏的心肺得到了一次清洗,还让我们走进了春天,回归到自然的怀抱中。怪不得有人说越是自然的就越接近上帝,越是世俗的、平淡的就越生活、越真实,越接近生命的本质和核心。
  
  太阳在西天慢慢的落下,窗外,夕阳里那书写最后辉煌的油菜花,那田塍上暮归的老牛,那山涧里流淌的一弯溪流,一缕雾气都令车内的我们不时的发出声声惊叹。离婺源越来越远了,我们将别无选择的回到那业已厌倦的现实生活中,但好在我们的心灵在这个叫婺源的地方结结实实地被感动了一下、温暖过一回。我真的希望,我们能够把这种温暖、这份感动保存下去,保存到下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55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