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生与社会败类话题的一些看法

2013-05-31 14:17:24  阅读 556 次 评论 0 条

  送完女儿去上学回来,刚一打开门就觉得家里气氛不对,拿起笤帚准备打扫卫生,笤帚下居然藏着一群蚂蚁,正准备拍下去,突然传来惊慌中带着鄙夷之声:“算啥本事,就会欺负弱势群体,有本事朝领导、老婆、你家闺女使去!”这帮小精灵居然摆好阵势,仰头大义凛然的摆动着触须,汗颜!我愣在那里,慢慢的放下武器。
  
  好吧,难得惹你们,我窝在沙发里看着书,耳朵里分明传来音乐声,有点像《玩具兵进行曲》,又有点像《西班牙斗牛士》终是猜不出来。“别猜了,这是蚂蚁休闲曲,绝对原创,不像你们人类喜欢抄袭,没有创意!”那只个头最大的蚂蚁,前脚叉腰立起,摆动着臀部得意的说。是的我承认人类已经灵魂空虚,浮躁,只会剽窃,抄袭,我无法可说,你们继续。
  
  这帮家伙在我的客厅地板上列队歌唱演奏了一段时间后,突然安静下来。我抬头一看,他们居然一个个探头探脑的趴在茶几边缘,观察着我的反应,我假装置之不理。随后两只精干的小家伙爬上桌面,转了两圈。眼睛犯晕的我还没明白意图,那对人马立刻以跑车的速度朝茶几的右侧奔去,原来那里有一块金黄金黄奶油蜜糖罗莎蛋糕。反正女儿吃剩的,我没来得及清扫,就当招待你们吧,我继续看书。早上的蜂蜜冲蛋,现在有点口渴,我顺手端起桌上的菊花茶,刚要张口喝,猛的发现杯沿立着那只大块头,我恼怒的瞪着它,它一副不屑的样子,懒洋洋的说,“急啥?不就喝一口么,这么较劲,怪我贪婪?我有你们人类贪婪?自私?我算看出来了,你们家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人类就这样”。
  
  “就是!”另一种声音从阳台传来,我侧目,原来是那丛早就凋落的波斯菊,现在发出满身的嫩绿。它继续申诉,“本来我和伙伴们一起,元旦节在广场展现美丽身姿,很多人欣赏、赞叹、合影,可居然不顾我的反对,把美好的私自带回家,不让大家分享。结果我被孤立在这阳台上,没有透彻的阳光、没有雨露,不过我是不会低头的,我依然会努力绽放的!”
  
  “可不是!”另一种声援之声在阳台角落,那是蝴蝶兰。“大自然多好,非得把我囚禁在这里,最难受的是还得吮吸那难闻的漂白粉味道的自来水”
  
  “我是最惨的咯”餐桌上弱弱的声音,那是一支插在水瓶中的樱花“本来我是一株树的一部分,现在变成了残枝,本来我枝头的花朵因为集体的呈现才壮观美丽,本来我可以肆意的生长,年年岁岁。可现在我的时日不多了,随着最后一朵花蕾的绽放枯萎,我的枝条终会被遗弃在垃圾箱......”
  
  吧台那边也传来一片声讨之声,那里一个小鱼缸养着一群小蝌蚪,正急切的摆动着黑黝黝的尾巴,“妈妈告诉我,大概两个月我就能变成一只可爱的小青蛙,我出生在湘江风光带的一个漂亮的水池里,十来天我就长出了一双后脚,可就在那时我被他们家孩子抓回来,时间过去十几天了,我的发育停滞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变成一只青蛙,(⊙o⊙)哇…”一群哭声将鱼缸震动得水波飞溅。
  
  “哎!”那只大个头喝了口菊花茶后感慨道,“人类越来越懒惰、贪婪、自私,迟早会有一天这世界会毁在他们手里,别以为我想来你家,我带着家人爬上十二楼容易么?像你们人类,这么大块头上个楼还坐电梯,身体素质一代不如一代。本来是落脚在你们家楼下的,那家人食物更多,更浪费。可我们受不了那家人的做派,养着宠物狗,居然还给它穿衣服,说是怕染上H7N9,可狗本来是不穿衣服的,防寒能力挺强的,这不是害人家么。再有他们家那八哥,残忍的剪掉它的舌尖,非得让它学人话,难听得要命,它可是鸟呢,鸟语才好听。”
  
  大个头仰望着我说,“可惜,可惜”
  
  “可惜啥?”我疑惑的问。
  
  “可惜没有放大镜呀”,它摇头叹息。
  
  “要那玩意干啥”我更弄不明白了。
  
  “嗨,有那玩意,你就可以看到我们的眼神,对你们人类有多不屑,表情又是多么的鄙夷”
  
  我说“不至于吧”
  
  大个子含着泪继续说“你们住的地方本来是一座山,郁郁葱葱,我们和鸟还有很多动物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结果被你们人类占领了,伐掉很多树木,盖起楼房,居然又人造一些绿化带,美其名曰原生态,可笑!”
  
  大个子又喝了口菊花茶,奋力一跃,跳到我的书上接着控诉“人类总抱怨,买房子不容易,可曾知道我们盖房子的辛苦?一辈子忙碌,搬了多少石头,盖过多少蚁穴?一场雨就冲得无影无踪,这我们都不怨。最可恨的就是那年,我爷爷带着蚁族,在小区的花坛边筑巢,结果被一个小孩发现,那家伙惨无人道呀,一泡尿把我们家冲垮,爷爷淹死了,大家都被冲散了。这些都只是当时的悲惨,谁想到那尿对我们家的打击无异于广岛原子弹对人类的摧残。我爸爸叔叔后来相继成家,蚁族慢慢壮大,可渐渐的发现很多后代不是脑瘫,就是先天性心脏病,畸形。根据调查,原来那小孩是喝含三聚氰胺牛奶的,而且现在人类尿液都是高尿酸、尿素氮、尿糖……抱歉,还有很多有毒物质我都记不住,你说那尿对我们的摧残有多惨烈啊。”
  
  大个子泪湿了我要读的那段文字,揉揉眼望着我“不信?我看见你家里的听诊器了,你应该是一位医生吧,不信你给我仔细听听,我有先心病”
  
  我一时无语,那些声音还在批判着,我像个逃兵,背起渔具郁郁的说“今天这里属于你们了,我乡下钓鱼休闲去”在我夺门而出的时候身后传来叹息声“钓鱼!人类真无可救药了,败类!”(文|QQ空间)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52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