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疯不活程蝶衣之《霸王别姬》观后感

2013-05-17 15:04:28  阅读 791 次 评论 0 条
  说尘世间,男子阳污,女子阴秽,独有观世音二者集于一身,欢喜无量啊。可是,我却独喜欢他——一代名角程蝶衣。不单单是因为他身为男儿身却拥有倾国倾城的美貌,不单单是他炉火纯青的京剧造诣,还有他痛苦不堪的错爱——以疯魔的心爱着他的楚霸王,他的师哥段小楼,最后以近乎心碎的惊艳自刎在和段小楼演戏的剑下。
  
  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剑非君莫属,此貌非君莫有。程蝶衣,单单是这名字就让我觉得惊艳。轻轻念来,顿感唇齿生香,甚至都觉不能太大声,生怕唇齿间流转的气流会惊吓了他微微震颤的彩翅。
  
  一开始,命运就埋下了伏笔,安静蛰伏在人生里静候开花结果的一天。蝶衣为妓女生所生的儿子,天生六指,因为母亲养活不起,狠心砍掉他的六指,把他送入戏园子学戏,从此到死不复再见。蝶衣在戏园子里,和师哥段小楼一起长大,师哥对他呵护有加,因此爱慕之心不禁暗自滋生。
  
  学戏时,一时总改不了自己性别的认识总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而遭受师傅的多次痛打。是师哥帮助他改正过来,从此,他真把自己当成女娇娥,当成楚霸王的虞姬了。虞姬,生来就是为楚霸王而死的,蝶衣,也振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段小楼娶了妓院红牌菊仙后,蝶衣就像是去了生活的主心骨。他向段小楼哭诉:“师傅说要从一而终,就是要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自此,他的身体里遗留下一枚情感的毒瘤,以后的数十年,如春草般孜孜不觉地蔓延,缠紧他的身心,顽固到连他自己都无法拔出,无法回避,只有,逃离......这样的纠缠,早已超越生死。
  
  经历了清朝末期,民国,新中国初期......因为文化大革命,导致兄弟反目,程蝶衣发疯似的站起来报复,向红卫兵嚷道:“我要揭发——我也要揭发——我揭发姹紫嫣红,我揭发断井残恒!”
  
  生命对于程蝶衣,原本就是一件忧伤的事。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误落了尘网;一苇渡江的小舟泊错了港湾;一株洁净的花木开错了季节。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会觉得原来多年的跋涉,就只是为了奔赴一场灿烂又落寞的结局。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那些欢闹的喜剧,总是容易让人看过就忘。只有悲剧可以流传千古,像霸王和虞姬,像段小楼和程蝶衣,在世人的心中永不谢幕。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蝶衣真的累了,经历了那么多辉煌与动荡,最终,他选择了在自己的戏里,在他的楚霸王身边结束自己。一生都无法把握自己,一生都宿命漂泊,终于在死亡的时候做了一回自己的主人,一幅完美的画面——霸王别姬。(文|670994052)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51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