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老小一起出游烟雨南明湖

2013-05-06 10:53:33  阅读 480 次 评论 0 条
  瓯江是浙江的第二大河,流经丽水城南。南明山座落在瓯江南岸。十年前的丽水市政府决定截瓯江蓄水成湖。此前瓯江缺水已很多年。尽管两岸都植有人工次生林,但是,破坏的力度总是大于恢复性的种植,水土涵养力的减弱,明显地使的丽水的天气干燥起来。
  
  五年前,孩子还是个小婴儿,丽水的街头大树被伐尽,代之的都是小树苗,莫名地让我觉得,这个城市快疯了,简直是要把人赶尽杀绝而后快,我想逃,想跑。儿时记忆里的满街的大梧桐全都不见了,它们去哪儿了?原本春天里,梧桐飘香,阳光从层层叠叠的梧桐叶间漏下来,很是诗意。
  
  现在,离我上次回乡又两年过去了,相比之前的冬天,今年春雨丰沛,城市的景观大不相同,很是赏心悦目。上周日,去建军哥家午餐。哥哥是个顶大厨的人物,准备了一桌菜肴。因为去晚了,举筷就吃,竟忘了拍照。哥哥的菜品是既有味道又有卖相的,有点可惜。哥哥听闻我们还未游过南明湖,很是惊讶,哪有丽水人没有游过南明湖的呢?
  
  午间,哥哥开车载我们大家去游南明湖。诚如师姐(我的嫂嫂)所说,他们家住在南明湖畔,湖离他们家很近。细雨中,我们都很开心。丽水是江南老城,又是中国的摄影之乡,每年,在丽水举办的中国国际摄影节也好作叠出。其中,瓯江帆影是外地赶来的摄影家的最爱。最近的规划,丽水要建成中国的养生名城。如今看来名符其实。我们从北京回来的火车上,听到一个阿姨讲的一个故事。阿姨是丽水人,家住壁角桥附近。去年,阿姨家接待了一户来自北京游客。北京客一住就是一个月,真是不想走了,据说夏天没开过空调,白天爬山,晚上房顶纳凉,吃的是从菜地直接来的蔬菜、有肉香的猪肉,水可以大方地用,还滑滑的,跟北京大不同。这回,阿姨受邀去北京客家小住,阿姨说快疯了,没青菜吃,肉也没味道,空气很脏,想家,想家,很想家。这不没住满十天就回来了。
  
  是的,如今的丽水因为南明湖,局地气候改善很多,再加之连日阴雨,空气都是润滑而美妙的。
  
  因为下雨,湖边游人很少,除工作人员外,只有紫金大桥底下有练轮滑的小朋友和垂钓者架着杆一边闲聊。我们的到来打破了湖边的沉寂。卢雨晨和孩子发现了量身高的标尺,上前量起来。
  
  卢雨晨是个很好的哥哥。我们骑四轮自行车时,孩子一定要随哥哥一台,因为换来换去的,最后姨也跟他们拼一台去了。原本我们以为,他们那台车姨会是主力队员,可实际上卢雨晨是主力,真不简单。我们骑回到驻地雨篷下休息时,卢雨晨带孩子去买吃的,他的动作毫不犹豫,仿佛孩子是与之生活一起的妹妹。相较而言,孩子会多少有些羞涩。但卢雨晨给了孩子孩子很好的带领。感谢侄子卢雨晨帮助孩子孩子。
  
  雨后的南明湖烟波浩渺,很有一番水墨山水画的意境。在这的水天一色的景致里,孩子姨显得异常美丽。
  
  我们登上应星楼,在八楼的高空望出去,南明湖的氤氲随风而漂,蒸腾的样子令人沉醉。如果,此时,有一壶茶,汤色如碧,茶点飘香,那可就更美了。
  
  据介绍,南明湖的对岸将要修建千米游览轨道,投资过亿。但,要是建成,只是近湖一侧景观,另一侧是杭温高速,游览的火车是不是很危险呢?哈哈,不劳烦我们担心吧!
  
  小记:南明湖的题字名家把这仨字写得极瘦长,而“南”字看着象“角”字,于是传说中,南明湖又被戏称“角明湖”。湖畔的应星楼亦有同样的趣闻。“应”字是写成繁体的,因为连笔的关系,从一侧看,“应”字象极了“恋”字。于我理解,倒是“恋”字更易接受。因为,应星楼高八层,为周边建筑之最高,令人想起李白“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的名句。故此,若称“恋星楼”亦未尝不可啊。(文|185442617)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51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