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想起徐志摩的《偶然》

2009-03-23 13:53:32  阅读 735 次 评论 0 条

  人生的偶然,实在太多,不知从何谈起,人生的际遇,实在无奈,不知从何数落。今天也是偶然,翻动那本被浮尘严封得可以的《徐志摩诗选》,不禁呆楞住,一股久违的温馨油然升至心间,学生时代为诗歌唱咏而疯而狂的憨状,仿佛就有眼前,我没立刻翻动这本字字灵逸的徐志摩诗集,因为他那要紧的情诗,之前我曾一一背诵得了的,只是现在回想,是什么样的动力让我对诗有那样的一种怜惜与执著。
  
  是偶然吧。像徐志摩的写诗全然因为那痛楚的爱与痛,偶然魔着他的心灵,唱出《雪花的快乐》、《再别康桥》、《莎扬娜拉》等超绝的抒情诗。然我则因着诗之美而欲罢不能呀,无论是现代诗,还是古典诗,只要蘸着了那文字表象艺术的美妙,于我皆能为之倾倒。这种心境若似暖昧,那么志摩那首我至今仍能稔熟悉背诵的《偶然》,则是最好的形容。
  
  “我是天空里一片云,偶而投影在你的波心”,起句似是凡常,然而导入了抒情,则自是不同了,“你不必讶异也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诗歌贵在有抑扬起伏的情节,这里一起一伏,开始引人入胜。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偶然相逢,又要别离,人生难得是欢聚,最苦莫若别离。“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心理学家之于情爱好似有一种叫做能量说,即人与人的交际、相聚、相识、相知,都会因着对方的性情,而多多少少受到影响,即每一个人都会释放出影响他人的能量,这能量之源就是个人的性情了,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常人交往之情多是如此,更何况人之精情之爱恋呢。
  
  不可否认,《偶然》是一首爱情之诗,并且是一首极为含蓄,牵扯着浓重离愁别绪的诗歌。然而,你可以不把它当作一首情诗来读,把它作为一首人情炼达的文字来读,也未为不可。因为这是“偶然”之咏叹,世事皆在偶然、无常、变幻里,一时间自认的必然、固然、当然,不过是过然云烟般,化入世事“偶然起合别离”的滚滚洪流之中,临没时,惟一声长叹,又怎能感叹得了呢?
  
  所以“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莫去感怨那“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茫然”。不知怎的,徐志摩这一首短悍诗作,竟被现代人翻录成可以唱的现代歌,被林忆莲、赵薇等高人气女星一再翻唱,或者这是徐志摩诗歌那过分讲究音律节奏而形成的那种音韵美使然吧。
  
  人间的时令已经步入秋冬,人们的心境或多或少步向一种感怀凄婉的况味,那些往事,好些离愁,当然也会一一触及多情人士的心伤,然而“牢骚太盛”不好,读一读徐志摩这首《偶然》,似乎是很好的解慰。

  附原诗:
  
  偶然
  
  文/徐志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3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