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时抬起头总是会有乌云

2012-10-07 12:11:28  阅读 424 次 评论 0 条
  仿佛欢呼声还萦绕在耳边。仿佛冠军奖杯还伫立在眼前。而在这一刻,欢呼声是如此的刺耳;奖杯是如此的晃眼。我不想谈论比赛,不想谈论对手,不想谈论足球。
  
  这是我支持拜仁的第十一年,经历的第二次欧冠决赛失败。更多的人在说欧足联欠切尔西一座冠军奖杯,说这是切尔西黄金一代老男孩们的圆梦。不错,是这样。但同样,拜仁也在这条冠军路上付出了太多,这十年来经历的兴衰荣辱或许也只有每场德甲不落的球迷知道。
  
  十一年的时间不长,可这已经超过了我年龄的一半。我没能看到80年代贝肯鲍尔时代的三连冠,就连01年的决赛我也错过。那些感觉距离我太遥远了。
  
  我只记得两年前哭着看完国米举起大耳朵。而今晨的比赛结束之时,奖杯上依然是别人的名字。我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难过,只是感觉像被人灌了一把沙子在嘴中....什么滋味说不清。
  
  胜利距离拜仁是如此之近,就像我和无数成功一样。命运却总在与我开着各种各样诡异的玩笑。或许是我做的还不配不上成功。可为什么拜仁做得足够好了,冠军却依然不属于我们。当
  
  罗本站在12码前时,我突然就想起了魏登费勒;当小猪站在12码前时,我已经捂住了眼睛不敢看,如果站在场上我或许已经晕倒了。不是因为我不够坚强,而是因为我似乎早有预感。命运不止一次的捉弄我,我不再相信轮回了。
  
  听觉让我的预感灵验了。在那一刻,我知道比赛已经结束了,我又一次拥有了这个感觉,一次又一次。我几乎麻木了,所以我没有眼泪了。为进球摆臂庆祝到小臂抽筋并没给结果带来任何改变,就像为命运抱怨到歇斯底里却不可能有丝毫差别相同。
  
  我快恭喜对手到吐了。高一的篮球赛,我拼尽全力却不能和球队接近胜利。到了高二,终场前的三分已经让我们几乎胜出,可最后竟遭遇绝杀。......不胜枚举的例子似乎在告诉我,胜利也许就与我无缘。可不光是我,就连我支持的所属竟也一样。
  
  我钟爱的巴拉克那一生与亚军“不离不弃”的命运;日耳曼人近三次世界杯两次入半决赛,一次决赛,却不能捧杯;墨尔本那场超越人类生理极限的巅峰对决中,纳达尔还是倒在了几乎神明附体的德约科维奇面前。我不想再管什么气量和尊重了。
  
  当一个人一次次被击倒,又爬起来,却从未被人重视,他的自信和信仰就像一条街边的流浪狗一样蜷缩在一起,找不到依靠。而他用虚幻的想象和乐观的期待建立起来的世界也就轰然倒塌了。在这一刻,兴许一点点心灵上的安慰就能改变一切,遗憾。他寻不到。这当然不是体育比赛那么简单而已,这是我的缩影,19年生活的缩影。(文|1015199903)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35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