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出现的噩梦干扰了我的生活

2012-09-13 09:03:20  阅读 400 次 评论 0 条

  好长时间没有跟噩梦纠结了!这几天却每晚都被噩梦缠绕。很艰难的睡下,很快的就被老公从哭喊和惊叫声中摇醒。心悸、头昏、失眠,糟糕的脑神经又衰弱了!

  
  从我记事起我就一直做梦,每次梦境都非常清晰。年轻的时候,我可以很详细地描述梦中的情节。而且,我还可以在醒了以后,再睡下的时候继续前面做过的梦。
  
  老公说我有“特异功能”,能梦出连续剧。有时候梦境非常好,我梦过我披着白纱在天空中飞,飞过江河湖海,飞过崇山峻岭,在一个城门底下降落,遇到一个白发婆婆为我指路。
  
  那时姥姥还活着,她说我那是在交运。但我还是觉得很多梦境都跟白天说过的话、做过的事、看过的书有关。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头部在下乡时受过严重挫伤),脑神经逐渐逐渐的开始衰弱。
  
  我经常做噩梦,在外人看来都是很吓人的。我时常梦到有一双大手在抓我,我看不见它的头和脚,我跟它搏斗,常常是喘不上气来。我知道是在做梦,有时我也感觉是一种幻觉,因为我好像知道我所处的位置,我能看到躺在身旁的老公,我想让他叫醒我,但我动不了。
  
  最后实在憋不住了,大叫或者大哭,惊醒老公把我推醒。
  
  这样的梦我随时都做,这样的事情随时发生。就因为这样,我结婚30多年,从来不在外面过夜,就是娘家我也从来没住过。我离不开老公,只有他能在第一时间将我唤醒。
  
  姥姥去世的那年,我过度悲伤又刺激了大脑。噩梦和失眠恶性循环,把我折磨得精疲力竭。老公担心我精神出了问题,领我去精神病医院做了心理测验。
  
  神经科的赵教授给我做了很细致的检测,他告诉我,你的病不是精神方面的,是情绪紧张和心理压力造成的植物神经紊乱。我用过一些药物,配合户外锻炼,身体开始好转。很多人看到这种情况都让我去看外病,更有人给我出过不着边际的主意。
  
  我什么也不信,我相信医生的话,我就是因为大脑受过挫伤,又时常有心理压力,是神经衰弱引起的梦幻。
  
  儿子结婚以后,我的状况是很好的。没有了精神负担,生活得很轻松。整天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我也很少做噩梦了。今年入冬以来,我一直坚持每晚出去散步。晚上6点半从家里出来,从立交桥经火车站到东升市场,再到大福源绕一圈,8点到家。每晚都能睡一个好觉。可这些天许是心情欠佳吧,一连几天做噩梦;梦醒之后又开始失眠;睡不着又想着打电脑;好不容易有了困意,躺下来又要做噩梦。。。就这样的恶性循环,搞得我神情恍惚,精疲力尽。
  
  其实我不怕做噩梦,无论怎样吓人,我都习惯了。但这些天的噩梦都是围绕着儿子转悠,这让我的心慌慌的。白天我什么也干不下去,心里总是想着儿子,想着头天晚上的梦。今天上网,我打开自己的网页,看着自己的日记,串连起这些天的梦境,我好像突然明白我为什么做这些梦了。我的梦一直围绕着一条大蟒蛇---舅舅是属蛇的----儿子。儿子。
  
  是的,我明白了。
  
  文/寒山红叶二0一一年一月十八日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34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