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记家乡大山里的红蝴蝶

2012-09-04 12:51:42  阅读 331 次 评论 0 条

  妈家的老屋要动迁了!我接到消息就忙着去收拾破烂。那套老房有几年没人住了,该拿走的都拿走了,剩下的都是闲置多年的杂物。我惦记的是那只我下乡时用过的、姥姥留下的旧木箱,那里封存的都是我少女时代的记忆。

  
  我找出了木箱,拂去厚厚的尘土,掀开盖子——里面全是书本。除了两本早年的日记,都是些旧小说和诗集。一本[毛泽东思想放光芒]的诗集封面上,一个已退颜色的淡红色印章,还是抢眼的吸引了我。那是我学生时代的创作奖品,我以怀旧的心情慢慢的翻看着。。蓦地,从书页中,飘飘洒洒的抖落出一堆五彩缤纷的鳞片。说它是鳞片,因为它在熠熠斑斓中闪着磷光。我惊异的俯下身,用食指点了一点,拿在眼前看着、嗅着、分辨着。。哦,我终于看出来了!是蝴蝶!是蝴蝶的羽翼!我的思绪迅速的旋转着,想起来了——四十年前——大山里——圆圆的苹果脸----晨风中的红蝴蝶。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舅舅(我的大舅)作为五.七大军,下放到海城的一个山区。姥姥原本在我家住,为了能分到口粮和当时很紧俏的农副食品,也要跟着舅舅、舅妈去山里住一阵。三个月以后,我想姥姥天天哭,磨得妈实在没法,答应让我去山里看姥姥,还有一个附加条件,要背回30斤高粱米。我兴奋得一蹦老高,马上去学校请好假,约好因在工厂上班没去下乡的大表姐,等她倒过班来我们就一起走。
  
  舅舅下乡的时候我也去送的,因为要搬家嘛,单位派的两辆大解放,来回的路程就走五个多小时。这次我和表姐是坐火车,到海城换乘汽车,还由于时间的错位,那趟唯一的能到达岔沟公社的汽车我们赶不上,只能乘顺路的车在板屯中学下车,这样要走十多里的旱路。还好,舅舅知道我们要来,已经安排好一个在板屯中学读书的同村女同学,让她接应我们兼做向导。
  
  那已是仲夏时节了,地里的庄稼都很高了。还没等我们下车,天空就飘起了毛毛雨,淅淅沥沥的。我很喜欢这样的天气,不干不燥、不闷不热,清清爽爽。但下了道可不行了。在青纱帐里穿行,脚下很泥泞,塑料凉鞋根本穿不了。我索性脱下鞋子,光着脚板踩在柔软的黄泥上,虽然很黏脚,但我很兴奋,一会儿钻出青纱帐,一会儿又绕过很多不知名的庄稼地,不时的还要趟过一条小溪。那清清凉凉的溪水,很让人惬意。
  
  一路上,我们跌跌撞撞,没有打伞也不知道雨是啥时停的,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村口。那位学生向导指着村头的那棵像迎客松一样的老槐树说:“你俩在那洗洗吧,我把东西给大娘送去,再出来接你们。”那位姐姐真好,我们拿了很多东西,都是她一路扛着,我和表姐都是空人走。我和表姐互相打量着,她还好些,我简直成了泥猴。我俩嬉戏着向大槐树跑去。
  
  细雨洗过的山峦,是那样的葱翠;一条山泉汇聚的小溪,经由大槐树前,潺潺的流淌着;一群活泼可爱的小鱼儿,在清澈透明的溪水里活蹦乱跳的游来游去;还有那圆圆的鹅卵石,在水下楚楚可见。。。哇!那真是看得见的山青水秀啊!(文/351297266)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33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