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君子也能闲读杂思(外一篇)

2012-08-18 19:04:52  阅读 368 次 评论 0 条

   周末读书中,自娱之闲不忘琐思,兹将偶读之琐思贴出与诸君商榷:季羡林头衔之质疑:有人称其为“国学大师”,小可不敢苟同。我读书不多,但就我所能亲读老人家之书而言,先生与国学是有所涉猎,但其比之梁漱溟,陈寅恪,王国维在国学造诣则不可同日而语。

  
  大学时,有幸拜读先生晚年之巨著《糖史》,令我想起钱钟书先生的《管锥篇》,惭愧至极,鄙人学识浅薄,没看进去。看来有待日后继续加强学识。近来在网上搜罗先生之学,煌煌巨著如汗牛充栋,有人称其为东方学巨擘,鄙人深同意之。
  
  关于梁漱溟的几点疑问:最早知道梁漱溟是在师大图书馆,知识分子中敢于跟毛主席对着干的,他是第一人。怀着好奇的心思,粗浏览先生生平著述及主张。
  
  懂很多国家的语言,自小学的是英语,西班牙语及拉丁语,却成为满清的遗老,在“兼容并包”的北大鼓吹“孔孟之学”,对佛学亦有很深造诣,反右及文革时期造迫害却仍不堕青云之志,可谓知识分子之楷模。以上是我在闲读中对先生的粗鄙了解。
  
  不苟言笑,俊朗不足的梁漱溟“由于向上心,我常有自课于自己的责任,不论什么事很少要人督迫……自学就是一个人整个生命的向上自强,要紧在生活中有自觉”。很诧异,他何来如此之学习动力?我手头有一本梁漱溟谈论人生的集子,翻阅良久,感慨甚多。待时机成熟要写小文记述之。
  
  当下,人们忙忙碌碌,求功名、觅文凭,不知腹内真知多少,真能几何,又有几人能够发出“我生有涯愿无尽,心期填海力移山”(梁漱溟语)的宏图远誓?
  
  《悲兮!》
  
  一代國學大師季羨林今天早晨八點五十分左右病逝,享年98歲!豈能忘大學時一本本捧讀季羨林文集,他的留德札記,《牛棚雜憶》、最喜歡的還是他質樸文風的散文。記得大一上社會學課的時候我的老師謝志浩告訴我們讀書要讀大家的作品,因為那些人的作品才“出活”!在老師的引領下開始走進費孝通,潘光旦,啟功及季羨林等大師。
  
  近些年來,這些大師相繼遠離塵世,但他們等身著作還散發著熠熠光輝!
  
  國學,我是個門外漢。但我會繼續保持對其關注的熱情,大師遠離,悲夫!但大師治學之嚴謹,為人之坦誠,誨人之不倦將永留世人心間。
  
  謹以此短文緬懷大師季羨林千古!(文/154590351)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32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