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泥土的孩子终归于大地

2012-08-03 11:04:53  阅读 377 次 评论 0 条

   我是泥土的孩子。

  
  出生在农村,土地就是我们的空气。江南丘陵,泥土是柔和的黄色或者红褐色,还有父辈们钟爱的偏黑色的肥土。泥土是土地最小的分子,环绕在我们四周,无处不在。
  
  初到人间,不会走路,先要在地上爬,开始与泥土肌肤相亲。会走了,会跑了,在土地上撒野,打滚,玩耍,衣服上没少过泥土泥浆。再大一点,拎着篮子打猪草,去田里插禾割稻,赤足尽情感受泥土最直接的按摩。洗衣服少不了有一盆黄色泥浆水,很多孩子大人的裤脚上,都有没洗净的黄泥印。泥土很固执,一定要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小时候在田间地头和父辈们一起汗流浃背,最大的愿望就是逃离这泥土的束缚。父辈们谆谆教导,好好读书,离开泥土罢,做个城里人,走路鞋上都不会沾泥巴。
  
  寒窗苦读,自觉是苦尽甘来,暗自窃喜,终于可以生活在钢筋水泥的森林当中,再也不用与泥土为伍了。
  
  可是人居然就这么奇怪,远离了泥土,却一日比一日更加思念它,思念那些有泥土作伴的日子。
  
  有了自己的房子,特别想在阳台上栽花。选来选去,选了几样好养易活的花草,煞有其事的摆弄一番。没少晒太阳,也没少上花肥,可是花花草草们总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和泥土一起生活的经验告诉我,它们缺少什么。经常利用空余时间去郊外,带一点新鲜的泥土回来。花草在新鲜泥土的滋润下,明显鲜活了不少。这些花花草草,不论我给它们多么优厚的生活条件,还是不能缺少泥土的滋养。
  
  闲暇时在橱窗里见到那些精美的瓷器,还有那些美轮美奂的陶瓷工艺品,免不了惊叹工匠们的精湛技艺。一日得见烧制陶瓷的现场,它们,竟然来自毫不起眼的泥土。虽然在书上早已经知道这个工艺流程,亲临其境,依然感叹泥土性情的内敛,能华丽变身,却毫不张扬。
  
  偶尔看到一些特别爱干净的母亲,不让孩子在地上玩耍,担心泥土会脏了孩子。总有一股要制止她们的冲动。怎么能阻隔孩子与泥土的接触呢?
  
  在钢筋水泥盒子里住久了,心底的空白愈演愈烈。一股无形的张力把心里的一个窟窿越撑越大。突然很想回老家看看。下了车,看到儿时熟悉的山林青翠如昨,躁动的心慢慢开始平静。脱了鞋袜,赤脚走在泥地上,泥土开始亲吻脚底的每一寸。躺在草地上,仰望无垠的天空,泥土在我背后歌唱。好像有一双柔软的手,舒展了细长的手指,抚慰需要安抚的孩子。心底的温暖如潮,一点点的开始浸润。
  
  钢筋水泥的世界,装饰得再富丽堂皇,也只是一派冰冷。泥土是有感情的。它是一位温柔的母亲,以无限博大的胸怀,承载所有,无怨无悔。
  
  看女儿和老家的孩子们,玩得满头大汗,满腿泥浆,忽然看到了多年前那个我。那个终日和泥土相拥的女孩,在泥土的滋养下茁壮,在泥土的注视下离开。走得再远,根依然在泥土中。
  
  我终于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
  
  土地滋生万物,泥土哺育生灵。女娲用泥土造人,人生从泥土而来,最终将归于尘土,灵魂在泥土的怀抱里才能得到最后的安息。泥土的低调,泥土的从容,是浮躁和空虚的良药。
  
  泰戈尔说过:“花儿是泥土的微笑。”而我,是泥土的孩子,永远都是。(文/2499211385)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30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