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可以培育素质净化心灵

2012-07-28 16:00:09  阅读 356 次 评论 0 条
  我最喜欢看电影了。30年以前,还是在读小学的时候,我就很喜欢看电影。看电影对我来说,是一件像过年一样开心的事。总是在前一天,我就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说是明天村里要放电影了。我去找几个自己认为可靠的人,一个一个地问,得到确切的答复后,心里就开始狂喜。 我兴奋地入睡,第二天早上起来,常常又忘记了。在学校里上课上到一半,忽然记起来,今天有一件很开心的事。呆呆地想一通,想起来了,是晚上要放电影!立刻又被狂喜胀满了心胸。      放学了,我在回家的路上,老远就看见晒谷场上支起两根高高的毛竹竿,扯着一面黑边白底的幕布,我的心快乐得好像要裂开来了。急急忙忙赶到家里,去搬椅子,好到晒谷场上去占位子。那时我身子很单薄,可是为了看电影,可以一口气搬三张竹椅。我把大的竹椅椅冠套在右边肩头,冠把上套一把小竹椅,然后左手再提一把小竹椅。      我汀另哐啷地赶到晒谷场,赶紧占好有利的地形。家里有四口人,我就在三张椅子的中间留一个小凳的空位。晚饭也不回去吃了,一会儿电影快开场的时候父母亲会给我带来。我在晒谷场上和小朋友玩,或者看洪亮调试放映机。      洪亮是我的邻居,现在已经死了。那时他还是个小伙子,因为有癫痫的毛病,大家叫他洪亮癫子。洪亮虽然癫,对放电影这件事却非常热心。他和放映员三明是好朋友,每次都是他把三明的放映机先拿来,在晒谷场上调试。      看呀!晒谷场的中央,摆起了一张桌子,桌腿上绑着一根竹竿,竿顶亮着一个灯泡,洪亮就在这张桌子上调试放映机。他啪地打开电源,一束白光投在幕布上。白光一会儿大了,一会儿小了,洪亮的脸上泛出油光来。一群小孩围过去,歪着头看,洪亮挥挥手:“去去去!”白光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终于完全和银幕重合了。洪亮就啪地关掉电源,神气地走开,脸上好像罩着一层光辉。      电影开始了,我非常专心地看,最痛恨那些聊天的人,在我前面挤来挤去的人,在晒谷场边大呼小叫找位置的人,以及把瓜子壳吐在我后脑勺上的人。有时候,电影设置悬念,把好人弄得像坏人,坏人又弄得像好人,晒谷场上就嗡嗡的一片,有说这个人是好人的,有说这个人是坏人的,议论纷纷。这时候,大喇叭里就会传出三明的声音:“喂!喂!XXX是好人!YYY是坏人!”场上马上就安静了,大家又都专心地看。如果是现在,一定会有人嗔怪三明提前把悬念戳破了,那时候可没有人会这么做。      我记得各家电影制片厂的片头。长春电影制片厂是一座工农兵的雕像,峨嵋电影制片厂是一座黑黢黢的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图案。最难忘的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片头——在一阵阵雄壮有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中,一颗庄严的五角星放射万道光芒,正好符合我当时的心情——心花怒放。      我猜当时的男孩子一定最喜欢八一制片厂的电影。几个月前的一天,家里客厅的电视里正在播放老电影,一阵阵雄壮有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响起,老方突然连蹦带跳地从卧室里冲出来,高喊:“地道战!地雷战!闪闪的红星!”他一把拉过女儿抱在膝上,开始滔滔不绝地给她讲述当年看电影的情景……      30年过去了,我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喜欢看电影。我不喜欢看电视,但是喜欢看电影。现在不像小时候那样无牵无挂了,有很多拉拉杂杂的事情,但是要找一块完整的时间留给电影,还是找得到的。      在某个宁静的夜晚,或某个周日下午,找一张碟片,或在电脑上找一部片子也行,关上门,拉上窗帘,静静地,我开始看电影了……      我看的电影不多,最喜欢的是《阿甘正传》和《肖申克的救赎》,各看了两遍,以后还会再看。宫崎骏的动画片也是我所喜欢的,已经看了5部,打算把余下的都找来看完。我看电影还是像小时候那样专心,常常边看边流泪,所以我喜欢独自看电影,可以痛快地流泪,如果有旁人在的话,会觉得难为情,哪怕是女儿也不行。有一次,电视里放《梁山伯与祝英台》,我独自在家看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刚好被下班回来的老方看见。他惊异地说:      “喂……你做什么啊?不要吓人啊。”我喜欢看电影,电影让人忘却一切,全身心地投入,那是一种奇妙的经历。(文/228726808)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30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