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谈及工作真想感叹一句妈妈我累了

2012-06-26 13:15:54  阅读 373 次 评论 0 条
  我听到梁下燕子喜悦的叫声,那是多么让人艳羡的归巢呵!我看到蚂蚁有序不紊地返回,他们在树桩上垒起的家园,这是不是风雨要来了,知了躲藏在枝叶稠密的地方,小狗钻进主人架起的柴窝。可是,妈妈呀!我像一个迷途的羔羊,怎么找不到你的怀抱了?雨里,风里,我是这样地不知所措啊!
  
  爱我的人不见了,寂寞的空气像一个可怕的魔鬼,无论我是关上了门扉,紧闭住窗户,还是拉上窗帘,把自己蜷缩在床被里,即使是摒住了呼吸,魔鬼依然轻松地捕捉到我的心跳,他推倒我的书架,他扫荡我的厨房,他烧毁我的衣物,他简直就像一个该死的强盗。为何没有人阻挡住他的疯狂,我挣扎在绳索中,我被折磨的濒临绝望,可是,爱我的人,却迟迟没有来到,仿佛我的声响隔绝在另一个星球。
  
  那个混乱的意识里,岁月中的那么些美好,如同残枝断片,在脑海没有章回地摇晃。妈妈,我就像你的小尾巴,跟着你在田埂上,忙碌着播种希望;跟着你在夜晚的星星下,点了灯纺织着衣布;跟着你在送别爸爸的路上,依依不舍地滴下泪水。我知道,妈妈的辛苦,悄悄地送来温热的杯水,悄悄地递上洗过的毛巾,悄悄地赶走叮人的蚊蝇,可是你从未发觉,我一直在你忙作的背影里,只有吃饭的时候,微笑的妈妈,对着忽然出现的我,呐喊着,‘一整天地疯颠,不知死到哪里去了?’听着好伤心哦!但是我不想告诉你,其实我就在距离你不远的地方。
  
  感觉是这样地奇怪,你所要的,是我打破脑瓜,都无法学会的东西,可是为了你的爱,走在这漫长的征途,我是这样地累,连腰都不能挺拔起来,工作中,亦是难以避免地睡容。是谁无声地夺走了我的快乐,是谁将我推进这混沌的边缘。生,变做庸俗不堪的忆想;死,已成为无力拒绝的访客。停留其中,妈妈呀!谁是我的最后的一线曙光呢?
  
  你没有告诉我,居所中是零乱的,满地的飘发,四处弥漫着腐败的气息,这里,不似我的港湾。可是,我已经走过三天三夜的路,没有吃过一粒食物,想要触摸的那个小小的门铃,身体却如同棉絮一样不听使唤,太累了,我仿佛一枚浸过太多雨露的叶,跌落在清冷的台阶上,沉重地溅起水花。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上天要这样恨之入骨地惩罚,轻轻地浮萍,摇曳的灯芯,不知伤害了谁的眼睛,连纱帐上也长满了指责的嘴巴,无法睡去,在夜里,在梦里,思绪流放,身心交瘁,你的拥抱,是这样地遥不可及,不能追觅。
  
  附记:
  
  看过电影《生死停留》后,我想起冰心的小诗《妈妈》,还有泰戈尔的《金色花》,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疲倦来,不过,我还没有像自己写得如此难堪,只是想解放一种思想,运用那种散文诗的格调,来排遣一下淡淡的忧伤。记得有首歌曲里,有一段“你要的我都学不会……”真是一种很放松的调侃,就以此纪念自己的散漫生活吧!(文/651097767)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27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