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藏在美好的十月我要奋发去追求

2012-06-18 09:07:57  阅读 353 次 评论 0 条

   [编者按]十月,是一个很好的月份,很是有积极向上的意味。当然,你可以发散的想象很多事情。比如学习,比如公益,比如文学之类的。哈哈。以下一则文章,是有回忆的意味,不防多看下。对于自己的写作是有帮助的。

  
  十月,像一幅绚丽的水彩画,在岁月这道美丽的风景线上,不知快乐了多少信天游。十月在许多人眼里,树尖尖,风翩翩,天蓝花艳,月弯星灿,仿佛是人生的奖赏似的,白云格外地悠闲,烟花那么地璀璨,有情人左右相伴,朋友们彼此寒喧,因为太多的节日,而充满喜庆的味道,连田野里都会荡漾丰收的微笑,大街小巷也涌动着温暖的热闹。
  
  是呀!十月的金秋,曾让烦恼离场,把幸福收藏,可是我的十月,却这样地背道而驰,汇聚了悲伤的缱绻,掬起了清冷的霜降,剪不断这心上的眼泪,挥不散孤寂里的幽怨,那些郁闷,痛惜和纷杂,点缀在明月下的画面,我驱赶不走的魔魇,在阴霾的一路行走中,化作黯然销魂的凄婉,怎么经得起欢笑的考验?
  
  潺绵的渭河水哦!岂能流尽这一腔难以为继的酸楚,只任那秋风绝决,洗刷可怜的容颜,才不让我坠毁在云端。
  
  “十月里,十月一,麻腐包子送寒衣,走了一里又一里,我的郎君在那里?”孟姜女哭长城时留下这样的歌谣。还有慧娘卖纸,朱元璋“授衣”等传说。况且,清佚名《燕台口号一百首》云:“寒衣好向孟冬烧,门外飞灰到远郊,一串纸钱分送处,九原尚可认封主。”这些都无一揭示了一段伤逝别离的情感,充塞在寂静的窗台,为人遥念。
  
  刚过完父亲的三年之祭,又是一个“寒衣节”,本是女儿为玲烧拜的日子,我又不想让她承受如斯的伤痛,就自己去吧!带一些干果和衣物,将悲伤焚烧在坟头,可怜那孤苦伶仃的命运,断送在这里。一路想来,如何不寒而栗,心苦难捱,把个十月搞得,凄风苦雨吹不断,情丝纠缠理还乱。
  
  不过不幸的事情,总是旧日的情感在作祟,送一送,烧一烧,洒几滴泪,算作是人情世故的念想。这个十月,便慌落水流了,只叫平静中悄悄地渡过。
  
  为了不让给人创伤的故事再留下什么沟壑,我每夜都要女儿同自己一起,盘腿打坐,双手合十,在心里给予彼此祈祷,希望我们每一天都能快乐和幸福,这样相互鼓励,深情支持。一方面,可以平息我无以排遣的苦恼,让人精神凝聚,坚持不渝;另一方面,也能够让女儿懂得珍惜光阴,在学习中减少好动和三心二意的态度。也许这样,幸福才会记得按响门铃,我们也有勇气,微笑着迎接韶光黯淡的这个十月。
  
  不是谁看不到岁月里可爱的模样,不是谁听不到生活中动听的音乐,只是我们的情,曾经遭遇了太多的波折。有些人从此一撅不振地沦丧,有些人落下难以逾越的秋凉。然而,我不能放开手,纵使人生的船风起云涌,浪花拍岸,朝着未来的新生,已经伸出嫩绿的枝条,冰冷的是季节在这里的特色,雪花是掩埋一切苦果的精灵,精神的火焰,将再次支撑柔弱的身躯坎坷向前,因为一路有亲人陪伴,我并没有被抛弃。
  
  母亲一直说,现在虽是日子艰难些,但也是好日子的开头,不管怎么都要挺住,房子会有的,你姐已经在打点;零用会有的,我会努力支持你,豆儿现在很乖巧,吃穿不愁,你只要管好自己,咱们过了这个年,就平顺多了。
  
  姐姐也鼓励我,说咱的条件并不比谁差,烦乱走了,欢喜的事还能远么?以后,咱也穿名牌,打扮的精神抖擞,让他人看了不差钱。的确,姐姐现在当家了,有钱了,说话都硬气许多。这种被扶植的滋味,有时跟做梦似得,我还有些不好意思了。怎么有理由,不重新来过,继续前进。
  
  何必装得跟杨白劳一样,只晓得给女儿卖一根红头绳呢?
  
  当心的天窗打开,云雾如何禁得住阳光明媚的利剑,满腔愁水悠悠而去,小室中又传出女儿的《中国少年》之歌。“向着胜利,为着理想,勇敢前进……”
  
  附记:
  
  今天清晨,我去了玲的坟茔,代替女儿给她烧衣驱寒,希望玲在另一个世界可以祝福我们,生活越来越好。如果没有亲友的帮助,我真的会如说给玲的话一样了。如今时来运转,一切将慢慢发展起来,给我介绍的人也很多。想那一位普通的女子,所提的条件也并不过分,有房,有人品,生活环境平和,有发展前途。我想自己在这里的得分不会落伍,说及其他的事,就附有协商的因素了。
  
  尽管我会开创新生活,也会实现玲给我的三个遗嘱,这已不是玲对我的约束,而是我对人生情感的责任,不论未来如何演变,有些事并不会改变,这也是我个人在岁月里必须拥有的传统美德。(文/651097767)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26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