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虽然特累但是爱意暖流在我心里

2012-06-14 16:30:58  阅读 383 次 评论 0 条

   伤心事,一幕一幕,像不可阻挡的浪头,沉重地砸在身体上。那个未曾痊愈的疮疤呀!又一次被点破,隐隐地痛,无声的泪水渗入血流,让人还能有什么力量去化解?我以未来赌明天,生命中不知有多少可以来透射?面对苍白的脸,颤抖的一缕情,这些付出,也许就是全部。回首不堪负累,眼睁睁的,苦命的,如何让我挽留,那念念不忘的呼唤,在冥顽不灵的归途中。

  
  最爱我的母亲呀!总是说男人心软一世穷,女人性柔命不行。可那是亲人呀!让我怎么舍得不泣零,这一路刺透心肺的情,偏偏与我同行,说予你听的话,应了你留的嘱,却就间夹在这犄角里,言不由衷,黯然销魂坠落在雾城。
  
  可是,我还不能把虚弱泄露。亲人呵!多想借你一双小手,把这无尽的悲怆深深地埋藏;亲人呵!多想借你的一对大脚,为荆棘的前程踩踏一条平坦的通途;亲人呵!多想借你的一副身板,挡住风雨如晦的侵袭,重开一面湛蓝的港湾。亲人呵!如此淳朴而深情的人,请把希望留给青春的脸庞。
  
  无法回望,阑干处处是冰凉,何从安榻,梦境时时响战鼓,离去的人,总是将厚爱给予了我,匆匆忙忙的时流,这样地催促着我的脚步,不要停歇,不论前方多少曲府,依然要努力地奋勇当先,播种爱,也传递此情。想当年,祖逖击舟,不成功,誓不回江东。如今我,岂敢怠慢了托付,在亲人的脊背上,岂能做倾巢下的软卵。
  
  这一天,上帝赐予我恩惠,疲惫不堪的累,只是弹压下的喷泉,要去的征途漫漫,谁去问过艰难险阻,谁来聆听夜半歌船,唯有不懈地追赶,在有限的人生河川,为此中言辞无书的眷恋,用鲜血谱下不屈服的寄盼。
  
  附记:
  
  曾经是岳父,接着是父亲,后来是玲妻,如今是岳母,后面我不敢说,过去的,和即将过去的,我会让你们知道,你们所深爱的人,将以其坚硬的骨头,和江河一样的思想,用他特有的方式传承下去,这已经不是什么誓言的轻薄,更比生命重要的创造,来点化感恩的人心,努力吧!不要那么庸俗,打拼吧!不要怀疑自己。若是人失去了压力,飘浮的云朵再美,苟且的生命再长,也是一种对灵魂的亵渎。
  
  请尊重自己的方向,让精彩的感动像奔涌的波浪一样,在田野中放开翅膀,在山川里腾起豪迈,相信你行,你就能行,人生只是一次背水之战,何必以娇情当朦胧。所要的并不多,只是让金子发出自己的光芒。那是亲人将最后的目光,都给了你。(文651097767)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26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