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时节我以杂写录记我的心情

2012-05-20 22:36:54  阅读 346 次 评论 0 条
  [编者按]非常的不好意思,现在才将这一篇在网上搜到的小文章分享出来,也就是说,大家可以很快就看到这个散文的。本文章是以节气入题。写出了人生的各种感悟。难得。全文如下——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立冬”,是季节意义上的冬天了吧?可是,北方早已从秋意阑珊进入了寒冷的冬天,南方的汕头却仍“乍凉还热”,不要说寒冷,就是一点点寒意都没有,顶多就是早晚的那点凉意,这种既不像秋天,又不像夏天的季节最是让人讨厌了。
  
  这是个典型的“乱穿衣”的时节,虽然天气再怎么样都在一天天一点点地变凉,但夏装,秋装都有人穿,五花八门的,倒也是这个季节的一道别样另类的风景。不过,穿衣如喝水,冷暖自知,所以我早早的就换下了夏装,穿上了相对比较薄一些的秋装。
  
  好像上次看到路边的紫荆花零零星星开是几天前的事,才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开得轰轰烈烈了起来,满树的嫣红,真的如同天边飘落的彩霞一般美丽。我每次从树下走过,总是仍不住抬起头来看它们,然后深深地吸一口带着些微青草味的紫荆花的花香,“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唉。
  
  我一向最不喜欢的开着一簇簇淡绿色小花的那种树也在这个季节开花了,白天闻不到这种花的刺鼻味道,傍晚时分下班时他们便如“幽灵”一般“倾巢出动”了。每次傍晚下班坐在公共汽车上,车驶过这些树时,闻着这些最能刺激我脆弱的鼻子的花香时,眼前总会浮现出一幅奇异的画面来,仿佛这些花香幻化成了神话《阿拉丁神灯》中的的那个巨人,以一阵烟的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来无影,去无踪,把这些花香发挥到了极致,不深深刺激到每一个人的嗅觉不罢休,真是讨人嫌。我一直还弄不清楚这种树叫什么树,在书上看到一种叫“石楠“的,看着挺像,可人家是仲春开花,秋冬有红果红叶的,所以到头来还是弄不清楚,也就越发的讨厌这种树了。
  
  不过这个季节的芒果树倒在树的顶端长出新的嫰叶子,有些发红,在满树的绿叶中很是显眼,一眼望去倒像是树顶开出来的花。家里的花圃里也有一株芒果树,也算是自己长出来的吧,因为没有专门刻意去种它,只是去年有个当长途车司机的海南的初中同学从海南往汕头的水果市场拉芒果,给了我两大箱,黄澄澄的,散发着浓浓香味,于是一家人吃得不亦乐乎,数量很多的芒果皮和核便被埋到花圃里当肥料,殊不知,一株芒果小树苗就这样长了出来。这个季节它也生长得不亦乐乎,不高的小苗,很多片这一年来努力长出来的绿叶子,然后是花一样美丽的红红的嫩叶,很生机盎然的样子。
  
  最近老有个可能是疯子吧在楼下“吼”,骂天骂地骂政府,还连带不知骂谁人的爹娘,骂得“抑扬顿挫”,“神采飞扬”的,听得让人啼笑皆非且瘆得慌。这个人说像疯子嘛好像又不太像,四十出头的一个男人,衣着整齐的,看上去倒挺有公务员风度的。他开始“吼骂”时围了好多的人在看,他像马路上耍猴的把戏一般看到围观的人多了便越发骂得来劲,后来人就越来越少了,他骂累了就坐在马路边休息,然后接着骂,精力十足。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看热闹,所以总是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看的?
  
  我想起了一首著名诗人邵燕祥写的诗来,叫《中国多看客》,诗是这样写的,“看云。看月。看灯。看雪。看花。看叶。云有数。月有缺。雪有化。灯有来。叶有凋。花有谢。看遛鸟。看游街。看出殡。看出嫁。看车祸。看打架。看杀猪宰羊。看杀人流血。看不尽的风光。看不尽的热闹。中国看客多。看客归去也。”这个季节也让那些精神不怎么好的人生机盎然吧,还便宜了很多的那些看客,唉,那是怎样的一个精神世界,让那些看热闹的看客如此的乐此不疲?
  
  赶快冬天了吧,哪怕是天气冷一点,起码是冬天,有冷的感觉,而不像现在这样,我讨厌这种不像冷不像热也不像凉的天气。看中央台的天气预报说,有个今年的第十九号台风呢,叫“美莎克”,也不知是哪个国家给命名的,听起来真像现在中外合资药厂生产出来的药的名字,如“康泰克”,“美莎芬”什么的,不过这个药名一样的台风好像拐了一个大弯,我弄不清楚方位和路径,反正是越发远离汕头就是了,真是让人失望,所以我更加希望冬天赶快到来了,因为我实在是不喜欢这种不像热也不像凉的中性天气,有点像“和事佬”在和稀泥,做无用功,可以用潮汕的一句很经典的俗话来概括,就是“洗木炭”......(文/790368353)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23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