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国北方生活的碎片式杂记

2012-05-09 10:09:26  阅读 446 次 评论 1 条

   [编者按]生活类的散文,贵在真实,这是一则很不错的作文。网友表示,类似的文章不多见。不过,在网上有很多才子佳人,能写出灵秀文字。如下:

  
  
  
  我从来没有在北方生活过,但我喜欢北方的四季分明,犹如是非黑白一样,非彼即此,而不像南国的天气一般,特别是到了季节转换的这一个当口,冬天不像冬天,春天不像春天,春寒料峭;而夏天也不像夏天,天清气朗时会有很好的太阳,一晒起来吧好像觉得夏天到了,暖洋洋的,很多人都迫不及待地换上了夏装,可一转眼北方冷空气就又南下了,风起、降温,有时还会下点雨,于是像翻书一般,夏天的感觉很快就被翻过去了,提前穿上的夏装还是得换成薄的冬装。所以,这个季节不像冬天,不像春天,也不像夏天。
  
  不过,不管怎样,这是个万物复苏、花草树木发芽生长的季节,其他的路段我不知道,中山路道路两旁的行道树都在萌发着新的叶子,那些刚长出来的嫩叶子漂亮得如同经过精雕细琢的超薄玉片一般,晶莹剔透,在不像冬天、不像春天、不像夏天的阳光照射下闪着美丽的光芒。可是,这边厢一些行道树满树如同婀娜多姿的美人一般”披珠戴翠“的同时,那边厢另外一些行道树满树枯黄的落叶在这个季节里随着风儿飘落,倒也洋洋洒洒的,于是马路两旁很快就能堆满成堆的落叶。
  
  我总在想,如果本市的马路整洁程度可以跟厦门一样的话,那么让那些枯黄的树叶在马路上堆上那么一天半天也不错,不知道走在落叶上是种什么感觉,一定还可以听到”沙沙沙“的脚步声吧?
  
  我很喜欢中山路上的行道树,每到夏天那些长势越发郁郁葱葱的树都会撑开雨伞一般把大太阳遮住,往来的车辆和行人在树下经过时仿佛穿行在”绿廊“之中,那种舒服的凉快很像是吃了冰淇淋,最终的解渴虽然达不到,但解了一时的渴。
  
  就在行道树有的长新叶子,有的在落旧叶子的时候,不知怎么园林部门一下子修剪掉了不少行道树的树冠,只剩下个光秃秃的大树头立在路旁,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又不是台风的季节,怎么就把行道树修剪成这个样子了呢?咱是外行,不懂,也许这样做有利于树木生长吧?
  
  
  
  这个季节是木棉花的节日,市区各处道路旁或高大或不甚高大的木棉树上都开满了灿烂的花朵,硕大如碗,火红火红的,远远望去,那种生机盎然让人喜欢。
  
  书中介绍说,木棉树是一种很奇特的树,虽然满树红花,却找不到一片绿叶;它总是抓紧在冬天落叶,春天开花,花谢后再长叶。在大自然中,很多开花的植物它们尽管枝叶未能与花儿相守一生,却也有交集,而木棉花却是花朵与绿叶两时相现,极少交集,它们也许未曾映衬,却各有各的美丽。不交集有时更美丽。
  
  我一向都很喜欢那些开满花的树,虽然绝大多数只是从电视里或者图片中看到,但我总觉得很震撼,我时常希望自己能够像一株开满花了的树一样,把自己满怀的心事都绽放在花朵里,“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这是多么美丽的意境,只是,不知道看花人在哪儿?
  
  最近时常刮点小风,道路两旁至今还有一些行道树的树上顽固地“盘踞”着枯黄的叶子,于是当风起时,那些枯黄的落叶飘飘洒洒地飞落,看着还真像一群翩翩起舞的蝴蝶呢。
  
  不过,风儿吹落了树叶,也吹落了那一朵朵红得似火的木棉花,它的坠落看起来异常的坚决,透着一股英雄豪杰的豪气,它从树上落下的时候仍保持原状,然后“啪---”的一声很响亮地落地,花不退色,亦不萎靡,以一种很是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告别尘世。由木棉花的坠落我想起了龙应台一篇散文中对此花的描写来,“抬头一看,鲜红的木棉花,一朵一朵像歌剧里的蝴蝶夫人,盛装坐在苍老的枝头,矜持,艳美,一言不发”,我第一次看到木棉花的这种描写,很别致。
  
  以前只是看花,从未注意到木棉树在开花季节会引来很多的小鸟,这一次去厦门玩,在归来堂外的几株高大的木棉树上我第一次看到了小鸟,它们快乐地在花朵间飞来飞去,快乐地鸣叫着,这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鸟语花香”,虽然木棉花没有很直接的花香。
  
  
  
  听说中山公园里假山旁有一株年代颇久的紫藤,我一直没有见到过,遗憾之极。前些日子的一个下午,上门的顾客很少,闲着无事,升平经营部的主任邀我一起到公园里走走,说是有十几二十年没有进去过了,现在公园进门不收门票,于是就去了。
  
  两人从公园的正门进入,一路走走、看看,因为不是节假日的缘故,公园里的游人不多,花草也不多,几盆好像一直就丢在那里没人管的小花草被很随便、很杂乱地“摆放着”。
  
  不知怎么,也许是年纪渐长吧,还有心情的原因,一点逛公园的情趣也没有,倒是公园里浓浓密密的树荫挺能吸引人的,如果是在大夏天闲逛,一定会凉风习习,两腋生风的。如果三二知己,在夏天公园里的树荫下摆上一小桌,泡上一壶红茶或绿茶,无需高谈阔论,就那么静静地坐一会儿,如同周作人在《知堂谈吃.喝茶》中说的那样,“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喝茶之后,再去继续修各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但偶然的片刻优游乃正亦断不可少”。真好,当是一个梦想吧。
  
  公园中的湖听说被外人承包养鱼,成个大鱼塘了,去的那天正好碰到养鱼人在捕鱼,于是岸上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我一向眼神不好,也没有多少好奇心,所以从来都不喜欢看热闹,无奈同行的人喜欢,只好一起站在岸边看看了。捕上来的鱼看着好像是鲢鱼和福寿鱼,不多,个头也不大,很普通。
  
  我专门去了假山旁看,有个不是很长的长廊旁是有一株藤状植物,但不知是否早就枯死了,干巴巴的,就剩一个根状树头在,我失望极了,我还从未见过真正的紫藤呢。从图片里看到的紫藤花漂亮之极,花紫色或深紫色,开花繁多,成串的花朵悬挂于绿叶藤蔓之间,瘦长的荚果随风摇曳,十分的漂亮。
  
  书里说,紫藤的花可炒作菜食,茎叶供药用,花可开半月不凋;常见的品种有多花紫藤、银藤、白玉藤、红玉藤、南京藤等。紫色的紫藤花我都无缘一见,白色的就更不用说了。
  
  倒是一旁花架上的炮仗花开得洋洋洒洒,很大的大规模,很大的大阵仗,无数朵星星点点金花色的小花成串地覆盖在浓绿的枝叶上,有的成串下垂,漂亮而喜庆,透着一股喜气洋洋。也许,以后在路边“花市”碰到合适的株型较小的炮仗花该买一株回家来种,让家里也能够经常都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气氛。
  
  公园里、道路两旁的芒果树这个季节都在开花,一簇簇的,开得热火朝天,过不了多久就又枝头挂满了果实了,夏天过去,秋天和冬天也就不远了。(文/790368353)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22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红瓷
    红瓷  @回复

    又来了我,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