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是月亮在等你偷偷改变

2011-12-06 20:32:13  阅读 422 次 评论 0 条

   这是一则很有分量的文章。在网上突然看到的。不禁要与大家分享一下。全文很长。这里可以读到全篇:

  
  小桥,一个多动美清纯的名字,就如同她自己一样,娇柔惹人,雪白雅静,那是“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那是“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
  
  是啊!自古江南水乡育美女,想到那一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或许就自然晓得江南青山秀女的绝美了。小桥,就是这样一朵清新淡雅,出淤泥而不染,香怡粉嫩的荷莲,只是,这样的美朵谁能采!
  
  正如我们所熟悉的那样,一个有多愉情雅致的人她应该是来自那些塾里书气的,小桥确亦如此,她喜欢浪漫,浪漫的诗歌,浪漫的故事,浪漫的爱情。她对“浪漫”之所以这般情有独钟或许也正如她的名字那样,她知道自己不是“铜雀春深锁二乔”的乔,她只想做自己的桥——拥有一段浪漫的爱情。
  
  每当月高气爽的时候,小桥总会来到清澈缓缓的小溪流旁,一直这样守着,望着那轮皎洁的盈月,她可以想象那个绅士一般的王子是如何牵起她的手,轻轻吻过,然后向她浪漫表白,直止将她挽入那个童话般的城堡。这样的想法小桥不知道是不是天真,只有荡漾于水中的月儿似乎在偷偷地微笑……要知道,从初中到大学四年,她一直是校花中的金朵,无人能撼动;要知道,有多少才男俊杰、红颜粉丝倾心追随,可落花有意流水却无情;要知道,才貌如此出众的她其实更容易堕入无底深渊,催人憔悴。
  
  徵子,一个眼眉宽厚,长相俊俏,有着音乐天份的钢琴手。因为从小就是一个练弹钢琴的料子,所以徵子可谓是坐在钢琴前长大的,他的梦想,就是希望自己成为第二个朗朗,为此他舍得放下眼前,他要用自己孜孜不倦的努力来证明自己是一曲多么优美动听的琴曲。其实在他弹奏的所有曲子当中,小桥最喜欢的依然是那首柔柔悦耳的《月光曲》。
  
  《月光曲》?小桥怎么会喜欢上徵子的《月光曲》了呢?
  
  是啊!那还得追朔一年前的那个早上,晨光总是那么的妩媚。一个刚迈出校门涉足一个新的起点、对这个社会充满好奇与期待的女孩开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工作日。一身洁白的职业装略带几分白领的气质,总会不时地招人惹眼,尽管每天上下班有公司豪华大巴接送,可路上的交通长龙堵得她的心有些慌,毕竟第一天上班她可不想让迟到沾污了自己的形象呀,眼看就不远了,所以她要求下车。站在喧嚣的马路上,嘀嘀嗒嗒的杂鸣不绝于耳。她伸出手来示意要打个TAXI的,可面对美女的哥竟不买帐,也是,眼看前面已水泄不通了。小桥有几分按奈不住了,但毕竟一个清柔淡雅惯了的女子怎么个生起气来都不是个“气儿”呀,注定今天要扫颜,也只好罢了。当她转身欲走时,一辆莲花小轿已轻轻地停在了她的跟前,车窗打开的瞬间,只看到一个简短头发,眼眉有几分宽厚,脸形略长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上车吧,前面过不去了。”男子说话了,语气不快不慢,这声音却让她听着舒适,之前那一点的不平已荡然无存。
  
  “我……”小桥有些紧张,两手抓得紧紧的,心不觉已扑嗵起来,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怎么上车的。
  
  “我叫徵子,说吧,没有到不了的地方。”
  
  “呃……东方国际。”
  
  可以听得出来,小桥的话音里是夹着几分羞涩与颤意的。车箱内安静得似乎有点沉闷了,她顶住呼吸,莫名的扑嗵心跳怎么也平静不下,她从来没这样坐过陌生人的车,哪怕是只有这一次却也毫无任何的抵防。面对旁边的这个人,她想看却又只是偷偷地看。他身上是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只是她说不出这个所谓徵子的人哪一点让她此刻觉得有那么一些神秘内含了。一切还未来得及多想,小桥的目的地到了——这座城市的尊贵地标——东方国际。
  
  “到了,是这儿吗?”
  
  “啊……喔……”
  
  小桥忽愣了一下,下车欲走的那一瞬,她似乎忘记了要说什么的。
  
  “谢谢你,我叫……小桥。”
  
  “小桥?嗯,很温和的名字,我记住了。”他望着她,一个玲珑阳光、面颊红润的女孩,微微一笑。那时,小桥似乎察觉当他听到自己名字时有那么一怔的。她示了一下手,莲花瞬间远去了,仅留下淡淡的一道薄荷清香。
  
  “徵子。”她暗自细语,甜甜一笑。
  
  自此,小桥的天空就慢慢地多了一片云彩。每当下班的钟声响起时,楼下的某个地方总会有一个人在默默地等候,且每一次又总是一朵浪漫幽香的红玫瑰。一切或许也正预示着即将发生的后来,若说这是日久生情,倒不如说是两相一见钟情——是啊!(小桥)一个喜欢浪漫情调,爱上浪漫的人,邂逅(徵子)一个懂得浪漫情调,陶冶情操的人,难道仅释为不谋而合吗?可是爱的甜蜜早已决堤,风声水起了。
  
  小桥知道,徵子是个天生的音乐胞子,满身子都是,也许他的那些情怀也就源于此罢。然而,小桥真正读懂徵子的,却是在一个她意想不到的属地——小桥流水音乐俱乐部。没错,还记得当初徵子听到小桥名字时的那一怔了吧,兴许这只是一种巧合罢了。要知道,小桥流水音乐俱乐部那可是只有上层名人雅士经常光顾、休闲、消遣的天堂啊,而徵子,却是这里欢娱氛围的缔造者,他每一次的演奏总会吸引众目,赢得一片赞许。小桥也许永远也不会忘记坐在钢琴前的他倾情一般的融入,是那样的如痴如醉,仿佛他自己已经成为了那一首乐曲,这可能就是人与音乐的合一吧。
  
  弹者疯,听者也狂。《月光曲》——那柔美而亲和的旋律,那浓郁而丰富的层次,那清心而动人的弦韵,都是一种无尽的感动与享受,小桥知道,那是他内心最深处的音符。她喜欢这一曲,是深深地喜欢,就如同喜欢他一样。明月曾经是那样给予了她不尽的遐想,今天,她实现了。同样,也是在皎白月下,徵子搂住小桥:“你是我心中盛开的玫瑰,我愿以此生将你守候。”那话音刚落,小桥已两眼汪汪,无以言表,直到献出了自己的初吻,乃至是全部,那一刻,她只觉得自己浑身麻酥,炽热无比。月儿——美不胜收。
  
  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可再幸福的爱情也只是爱之征程中的片刻,哪里受得起时光高温的无情煎熬呢。也许就如同歌子一样,再美好终究是会曲终人散。
  
  当小桥正沉浸于甜蜜中时,徵子,那个曾经誓言要成为第二个朗朗的男人要选择出国深造。而小桥,还未来得及去好好点缀自己的爱情,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浇得心慌意堵,委屈穷词。
  
  “小桥……希望你明白,也请你相信我,这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我定会回来把你接到那个美丽而浪漫的国度的,那时候我们永不分开,好么?”
  
  面对这个满脸恳切的男人,小桥欲泣无声,说什么好呢?有谁又会明白她自己呢?毕竟她已深爱着这个人,毕竟自私地埋没这样有着如此抱负的人对她而言又是何等罪过,毕竟谁让自己偏爱上这样的人呢。
  
  “没关系,我……我等你回来。”尽管有着万般的不舍,万般的委屈,万般的无奈,小桥也只好自己咽了,无疑这一刀对她一个弱女子而言该有多痛、多痛。
  
  尔后,小桥和徵子开始了一年漫长的“国际马拉松式的爱情长跑”,于千山万水间传递。可毕竟远水是解不了近渴的,慢慢地,小桥开始发觉他们之间的话语日渐少了,甚至是后来的断断续续。小桥不敢多想,也不愿去想,她总是告诫自己也许是他确实太忙了,她一次次地寄信,却一次次地空等。然而,事实似乎并不容她一次次地欺骗自己,在他们认识刚好一年半的那一天,她终于收到了一封长长的函件,没错,是徵子寄的,她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可她此刻却又感到很零乱,很害怕。打开信件时,她几乎失魂了,呆住了,要发生的始终无法逃脱,那些久久沉住埋藏的伤痕和一年来的沉甸甸相思之苦于倾刻间蜂涌心头,化成一滴滴的泪珠不断地滑过那早已忧伤遍布的脸庞。风儿,已不知何时夺过了她手中的信子飘呀飘,飞得很高、很远。信中写了什么,她或许已经忘记了,她只知道,那个曾经说过要带她去那个浪漫国度的徵子即将与一个叫LySa(他导师的女儿)结婚。此刻,小桥只想好好地下一场瓢泼大雨,将她失魂落魄的躯体浇浸。
  
  不知不觉,她来到了那个阔别已久的地方——小桥流水音乐俱乐部,看着这里的一切依旧如故,人去物已,只是那幽幽的《月光曲》已远不及当初,但她却听了一天一夜,听得她几度潸然泪下,撕心裂肺,又满挂创伤。她捂住心口,捂住哭泣用力地往外奔,她需要发泄,或许当最痛的时候过去时,这里以及那个将她深深击碎的人从此不再留恋。
  
  月光洒下,溪边流水依旧,水中荡月依旧,溪边的人也依旧,只是面对此时的盈月,蠢蠢的遐想已不再。她望着月儿,如此的美丽,她知道她将以自己的淑静去抚慰、守候着心灵的春天,月亮只是给了她一场刻骨铭心的梦,她需要找回一个真实的春天,她相信,那一甜美的爱情不会只是稍候片刻的。是啊,其实月亮一直在等你偷偷地改变。2011-09-14(文/NonVang)源自网上空间。
本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107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